從麥家廉奉命辭職看過來:談加拿大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醜聞

作者:馮志強

曾幾何時,麥家廉在加拿大駐中國大使的任職上奉命辭職。特魯多總理叱責麥先生身為政府高級外交官員,不合時宜地,不合場合地,發表不合身份的評論,表現出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不當行爲。因爲麥先生在一場經篩選的華人媒體見面會上侈談孟晚舟引渡案的法庭走向。其實,他的論調屬於拾人牙慧的一種,人云亦云而已。麥先生在衆多的經篩選的華人媒體人士面前,就記得自己被暱稱為“中國女婿”,恰恰忘掉自己是加拿大政府官員的身份。他的説法是否會被認爲經政府授權的表態呢?故有此一出戯文。真是扼腕嘆惜了。這樣一位三朝閣老,為社會為國家,即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可頌,怏怏地,就如此黯然退場了。這是一件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劣跡。事到如今,孰不知,這僅僅是開場鑼鼓。正劇就要開幕。

特魯多總理叱責麥先生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言論猶在耳旁,繞梁不去。他心不甘,決意自己粉墨登場,親自作一番演釋:何謂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精緻醜聞。

SNC藍礬林公司是魁省建築行業的大公司,作風也霸氣,因涉嫌刑事犯罪遭檢控,就展開游說,為自己開脫。於是,涉及總理辦公室高級幕僚,甚至包括特魯多總理本人,都牽連進去了。目前,公開名單上歷歷在目的受牽連的人名達到11人。

從2018年9月開始,關於給予SNC藍礬林公司免去刑事檢控而處以罰款的辦案方向是否走得下去,徑向那時的司法部長兼檢察縂長以及她的辦公室去説話的人,就有總理本人,有樞密院秘書長,有財政部長幕僚長,有總理辦公室的至少三位高級幕僚;來來回囘,面談,電話,電郵,記錄在檔的有十一通。説辭是:SNC是魁省大公司,雇員達到7000人之多,它的資金鏈,產業鏈,都是非同小可。還傳達該公司的威脅。若不撤下對其刑事撿控,該公司就搬去英國倫敦,或者宣佈破產。

若王洲迪,那時的司法部長兼檢察縂長,在國會作證的證詞可信的話,王洲迪這樣說了。總理在2018年9月17日同她面談時,告訴她,他是從魁省選出的議員,他關心魁省的經濟,甚至選情。魁省面臨政府選舉。總之一句話,出於對政府經濟業績的考量,出於對自由黨在魁省的政治影響考量,王洲迪女士,即那時的司法部長兼檢察縂長,被暗示應該為自由黨的政治利益著想,撤銷對SNC藍礬林公司的刑事檢控,改變為處以罰款。當然,王洲迪女士不爲所動,堅持走正當的司法程序,通過法庭審理來決定SNC藍礬林公司是否被判有罪。

目前,SNC藍礬力公司刑事檢控一案在法庭程序中進行下去。有一種說法認爲,既然案子在法庭程序中進行了,那就説明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事實不成立。這是糊塗的説法。如果王洲迪提供的證詞成立,所提出的事實,説明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做法沒有得逞,不是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事實不成立。案子在走下去,得益于公正公義的政府公僕們秉持司法獨立的價值觀念行事。

2019年2月28日,卸任的或退休的5位曾經的聯邦或省級的司法部/廳長以及檢察縂長聯名上書皇家騎警縂長,要求立案調查這項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醜聞中是否包含刑事犯罪成分。他們是司法界的名宿。他們的姓名如下: 2013年至2015年擔任聯邦司法部長的Peter MacKay,1989年至1990年擔任聯邦司法部長兼檢察縂長的 Douglas Grinslade Lewis, 2012年至2015年擔任阿爾伯達省司法廳長兼檢察縂長的Jonathan Denis, 2007年至2009年擔任新斯科沙省檢察縂長的 Cecil Clarke, 和1991年至1995年擔任BC 省檢察縂長的 Colin Gabelmann。

大戲正在緊鼓密鑼地進行中,我們華人社區是加拿大社會的組成部分,我們不能只當觀衆,我們也要在舞臺上亮個相,即便跑個龍套也好,我們也要參與。既然政府是選民選出來的政府,選民當然有權利罷免不稱責的政府,甚至醜聞纏身的政府。

還得說一句,這次抵制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醜聞,可以有那麽大的底氣和膽氣,還得歸功哈珀政府立法《公共檢察長辦公室主任法》。這項法案在抵制這場政治醜聞過程中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