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3)

作者: 俞明德

 

第三场 成亲

[黄帝部落联盟议事大厅:晚上,金碧辉煌,歌乐大作,黄帝、炎帝、少昊、蚩尤、共工等众部落首领正在议事。

黄帝:朕在位近五十年,如今华夏大地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各路诸侯和睦相处,四方百姓安居乐业,但我们这里也有不足之处,朕等不能坐井观天,骄傲自大。这便是朕与皇后决定周游各地,向他邦学习取经之缘由所在。(停片刻)前些日子,命太子先走一趟,果然收获不小,回来后经他不倦传授,如今,各诸侯和百姓纷纷掌握燧人氏的“钻木取火”、有巢氏的析木筑巢、神农氏的制犁耕作,还有打渔、织布等技艺也得心应手,融会贯通,总而言之(对身边炎帝),朕与皇后此次非是去见见世面不可!

炎帝:兄长陛下所言极是,只是陛下认不得路,恐周游不便。

蚩尤:千岁爷言之有理。依卿看来,须经太子陪伴方好。

共工:小辈亦是此意。

少昊:不然。方才吾等议定,陛下走后,推举太子代天子位,他如何走得?

炎帝:这……

黄帝:吾弟不必担忧,何况已有太子前回去过,一些路皆有联络。何惧认不得路了,只是朕与皇后明日走后,尚望卿等匡抚太子,共同治理天下大事,

蚩尤:(献媚地)请陛下放心,吾等将竭尽全力,辅佐太子。

[兔上。

:启奏陛下,太子、公主已在外面候旨,

黄帝:宣太子、公主进来。

:(向后呼喊)太子、公主请上殿!

[大子、公主盛装上。

太子

(齐跪奏)叩拜陛下,圣安!

公主

黄帝:卿等起来,入席就坐。

太子

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公主

[二人起来,入席,喝酒。

黄帝:(对太子)方才经联盟长老会议议定,朕同皇后明日出巡友邦,由汝代天子位,汝叔父、少昊大伯和蚩尤贤侄等扶持、辅佐汝。

太子:(惊)孩子才学疏浅,恐难胜任!

黄帝:怕什么?凡事多与诸位文武百官商议。

蚩尤:陛下所言极是,吾等愿为太子出谋策,竭尽全力!

太子:谢父皇陛下!父皇陛下万岁!

黄帝:拿酒来

[兔等诸将军捧上酒……

黄帝:来,为神州天下大平、幸福,干杯!

[众干杯。

黄帝:(问太子)孩子,汝这几天到千岁爷处教习劳累了,早些休息吧,我也累了。还有事吗?

太子:(看了公主—眼,两人使眼色,但终不敢开口,见黄帝问,连忙答)没有了,父皇陛下。

黄帝:传旨下去,散……

[瑶己扶女娲上。

女娲:慢,启禀陛下,妾尚有一奏。

黄帝:哦?请讲!

女娲:吾儿和孔雀公主互相爱慕,陛下此次出巡,一去几年才能回来,可否今日赐他俩完婚,陛下和吾也了却这做父母的心愿?

瑶己:启奏伯父陛下,伯母说的好,这样,陛下出巡回来,便可抱孙子呀!

黄帝:(放声大笑)丫头尽说笑话!也罢,(对太子、公主)朕这就赐你俩完婚!

太子

(离坐跪拜)永世不忘圣恩!

公主

黄帝:传旨下去,摆上婚宴……

[炎帝不悦。

[蚩尤察言观色,阴笑。

[鼓乐齐鸣,宫女翩翩起舞。

[太子、公主换上新郎、新娘服装,一拜天地、二拜堂上老祖宗,三拜陛下、皇后。

[太子—人跳雉鸡舞。

[公主率众孔雀跳孔雀舞。

[炎帝、共工中途分别离席。

[太子与公主跳双人舞。

第二幕 怨

第四场 策划

[五年六个月后。

[蚩尤上。

蚩尤: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地过了五年又六个月,唉!五年多啦,我蚩尤的帝王霸业又谋算得如何呢?毫无进展!雉鸡小子代位,文有少昊,武有虎、豹、象、兔四将,如何敌得过他!再者,那孔雀公主本来武艺高强,又带来一些女兵女将,和丈夫一唱一和,配合默契。如此这般,这天子位焉能得手?(沉思)也罢!小不忍而乱大谋,今日,我羽毛未丰,不可轻举妄动!(走圆场,指前后)那不是千岁爷的住处吗?(忽然狡黠地)有计了!何不怂恿他谋反,你看不出来,千岁爷对雉鸡小子代天子位,早不满啦!他是黄帝的义兄弟,而雉鸡小子不过是黄帝半路收养的义子,如今反倒听那小子发号施令,心里能服吗?再则,他先前与黄帝对立,阪泉之战,雉鸡小子做了黄帝先锋将,三次战役,他被打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他能不怀恨吗?对了,对了,待我找他鼓唇摇舌去!(得意地下)

[炎帝上。

炎帝:不知怎地,天气竟是这般闷热!(走过去开窗户)一阵凉风吹来,方觉得头脑清醒些。(回坐,见桌面上一片甲骨文,拿起看念)诏书,启千岁爷:明日于议事厅设宴庆贺陛下登基五十周年,请准时出席,钦此!

[蚩尤上,躲门外听。

炎帝:(生气地把诏书扔桌面)他妈的鬼!难道我老子又要听他小子摆布?(拿起诏书欲扔地,忽又住手)哎,你敢谋反?那阪泉之战,你全军复灭、身败名裂,难道你好了伤疤忘了痛?(摇头叹息)

[蚩尤叩门。

炎帝:(开门,见是蚩尤)啊,是你,你今日有空来鄙舍?

蚩尤:听说岁爷龙体欠安,特来问侯!

炎帝:近日好些,谢谢贤侄,请坐!

蚩尤:(试探地)哎,千岁爷,您脸上似有愁色?

炎帝:(遮掩)没有,那是身体未痊愈,脸色不好。

蚩尤:千岁爷,平素您是我最崇敬的人,有话总对小侄说,今日……

炎帝:(沉思片刻,终于)不瞒贤侄,我是生雉鸡太子的气。

蚩尤:(趁机)是呀,太子近来越发骄横了,昨日宣我进殿,无端地,又训我一顿。

炎帝:哦?

蚩尤;他不但蔑视吾辈,连千岁爷也不放在眼里,就是昨日他还说您……(故意欲言又止)

炎帝:他说我什么?

蚩尤:(故意迟疑片刻)说千岁爷您有谋反之意,不但如此,他还骂您……

炎帝:(忿恨地)骂我什么?

蚩尤:骂千岁爷健忘症,忘了阪泉之战的耻辱。

炎帝:啊,阪泉之战!(暴跳如雷地)雉鸡小子,你好大胆!

蚩尤:(暗喜,但又装出劝说样子)哎,千岁爷,忍一忍不就过去了,何必与他动恼呢?

炎帝:不,我要争这一口气!

蚩尤:争一口气?如今您无一兵一卒,如何争得?

炎帝:这?

蚩尤:(假装思索)千岁爷,小侄这里倒有一着棋,不知你敢不敢下?

炎帝:如此,不妨请说来。

[蚩尤扒炎帝耳边,细语一阵。

[炎帝吃惊地摇头。

蚩尤:明日不是进殿庆贺吗?只要见机行事,小侄保您万无一失。(炎帝点头)不过,话得说回来,万一要是出了岔,可只能—人做事—人当啰!

炎帝:贤侄放心,绝不牵累别人!

蚩尤:时候不早,小侄告辞了!

炎帝:请!

蚩尤:明日朝上见(下)

[炎帝走进屋里,取出一包剧毒物。

炎帝:(对剧毒物)你抵得上老夫的千军万马!

[瑶己提篮子上,从窗口外面瞥见父亲在屋里自言自语,神色异常,使扒在窗外偷听。

炎帝:(对剧毒物继续白言自语地)明日你就要跟老夫进殿立新功去了,哈哈哈……

[瑶己上前叩门。

[炎帝大惊失色,急忙把毒物压在诏书下面。

瑶己:爹爹,开门!

炎帝:噢,是孩儿呀,来了!(开门让瑶己进来,孩儿,你来这里干什么?

瑶己:(指篮子)爹爹,您忘了,那(指桌面上)乱七八糟的,还得收拾收拾!(上前欲收拾)

炎帝:哎,不啦,我自己来。(上前,把诏书连同这个毒物一起收走,下。)

瑶己:(走过去见父已进里屋,一边沉思,一边说)看爹他今日神色不对,内中必有文章,那一包是何物,要带它进殿干嘛?对,一定要弄清那是何物!(收拾完毕,下。)

[暗转。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