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尼:他在忙什麽?

作者:馮志強

從阿爾伯塔省傳來的消息稱,該省政府宣佈省選日期的時機就在當下。阿省的省選將在今年5月某一天舉行。將近四年前,2016年,傑森康尼,Jason Kenney,宣佈從聯邦議席上退下來,心裏就是衝著這件事來的。他正在緊鼓密鑼地部署這場選戰,從NDP手中奪回保守主義大本營的主政地位。他在忙什麽?他正忙著實現他精心策劃的 一部25頁行動綱領的最後目標。

回顧2015年10月的那個晚上,就在卡爾加利會議中心,哈珀宣佈祝賀賈斯汀特魯多組織新政府之際,相距一個街區之遙,康尼卻靜心退居在一家愛爾蘭酒吧的辟室内,同他的股肱心腹運籌奪回阿爾伯達政局的大計劃。康尼的政治人格/人品深得人心,保守派陣營勸進的聲浪,一浪高一浪。哈珀退下來,有人勸他接棒。他沒有應允。在黨領競選過程中,有人擁載他參與。他也是不允。康尼鉄了心,要在他政治發祥地,為他政治啓蒙導師, Ralph Klein以及他的同僚,Jim Prentice報一箭之仇,從NDP奪回保守派前後經營達40年的保守派大本營。

1968年,傑森康尼出生在安大略省奧克維爾。父親,Martin Kenney 是一所私立學校的教師。祖父,Mart Kenney 是當地頗有名聲的大樂隊帶頭人。他8嵗那年,父親受聘前往沙省威爾考克斯鎮一所住宿學校擔任校長,家庭就遷居西部。他青少年期,可是年輕的自由黨門徒。他在28嵗那年,投奔在曼寧的改革黨旗下,一蹴而就,成爲聯邦政壇新秀。

康尼坦言,自己受到保守主義的啓發,緣自他在舊金山大學上學時讀到了一本雜誌上的文章。那是他室友的雜誌,《國家觀望》National Review。那上面刊登新保守主義的文章。

傑森康尼的個人生活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談資。他身旁從來沒有出現過談情説愛的伴侶。據説,他一天可以工作20個小時,一個周末可以奔20場招待會。這樣的工作狂態讓周圍的朋友為他健康耽心,還怕這種生活會影響到他的領導能力。“我們常常同他開玩笑,勸他找時間結婚,要有自己的家庭。而他聼過后便一笑了之,”康尼的前助手,Agop Evereklian介紹說。“我們知道,他的笑是對我們說,他明白我們的好意。”

克利斯亞歷山大在2013年接替傑森康尼擔任移民部長。他在評論康尼的工作作風時,如是説:“他心裡裝著一種宗教獻身精神,something of the monk …… 他身上有一股力量能夠排斥其它東西,單單關注在對他的呼召上面。他的那個呼召就是政治。”康尼承認勞逸結合是他的弱項。“我真的沒有很多時間花在我猜想許多人認爲的正規生活上。我不會靜下心考慮這件事。我現在干得很開心。”

按照他的路綫圖,康尼進入阿爾伯達政壇,首先整合保守派陣營的分裂局面,清理進步保守黨門戶,同野玫瑰黨談判聯合之擧。這就產生了聯合保守黨。

康尼是正式反對黨的黨魁。針對NDP政府執行並繼續調高碳排放稅,他明確反對,保證當政后一定撤除。針對輸油管道東進西出,毫無出路,他承諾當政后一定落實省際談判,同聯邦談判,為阿省的石油資源謀出路,振興經濟。在社會題目和移民安置方面,都有施政綱要出臺。從聯邦政壇退下來,康尼正按著他25頁的路綫圖,一步一步走出來,現在就是到了該他收官的時候了。

目前,据民調,兩黨之間的落差達到兩位數的距離,聯合保守黨遙遙領先。5月份是加拿大的春天。阿爾伯達省的春天歸屬何方?我們翹首觀望。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