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4)

作者: 俞明德

 

第五场 放毒

[第二天晚上。

[议事大厅里载歌载舞,充满着节日气氛。

[太子与炎帝、少昊,蚩尤、共工等痛饮。

[一只狗在他们脚下啃叨骨头。

[虎、豹、象、兔等将军也在喝、闹、猜拳行令。

[瑶己抱着太子与公主的五岁男婴,一边逗着,一边暗暗观察自己父亲的动静。

炎帝:贤侄,今晚庆贺陛下登基五十大典,更要多吃一些。贤侄和你大叔一样,平亲喜欢吃面食,何不如命厨子煮些面食来?

太子:叔父所言极是。兔子将军,传令下去,命厨房煮些面食送来!

[兔子应声“遵旨”,下。

[众人又继续喝酒,闲聊。

炎帝:(暗暗思忖,忽然站起,对太子)贤侄,为何许久了,面食尚未送来,待老夫进去看看?

太子:也好,劳驾叔父进去看看,来,诸位,咱们再饮!(举杯)

蚩尤:对!再饮几小杯,侍会要吃面食啦!

[众饮。

[瑶己注视着父亲。

[片刻,厨子们端着一碗碗面食上殿,送至各前。

[炎帝端一碗面食上。

炎帝:(走台角,指指碗里)剧毒已下,待我亲自送与他吃!

[瑶己看见炎帝端面上,欲起身,但坐下。

[蚩尤见炎帝端面食,暗暗心里得意。

共工:(喝得酩酊大醉)千岁爷,是不是拿给我吃的?(伸手欲接过碗)

炎帝:(吓了一跳),这……哎,你已经有了,这是端给太子吃的。

共工:(顺势)是吗?那我端给他,请他吃!(冷不防把面食接过去)行吗?

炎帝:(无奈)那要劳驾贤侄了。

共工:(带几分醉意)哎,自家人嘛,还客气什么?

(走了几步,拿动筷子)好香甜的面条呀!

[蚩尤见此愕然,正要站起走过来阻挡,却见炎帝过去应变。

共工:(自我解嘲地打自己的嘴巴)你该死,你偷食,不象话!(便一边说,一边端着面食,向太子酒桌走去)

(瑶己抱男婴离坐,向太子酒桌走来,

共工:(边走边呼)殿下殿下,共工送面条来啦!

[太子起身,欲接。

[瑶己一步上前,装着急忙之状,碰了共工,共工没提防,趔趄一步,人差点摔倒,手里的碗却掉落地上。

[狗冲过来舔面食。

[蚩尤大惊失色。

[炎帝目瞪口呆。

[共工笑指瑶己,被人扶走。

瑶己:(对共工离去身影)啊,对不起哥哥,(对太子)是姬云公子嚷着要到你这儿玩,一时走得匆忙,误把碗碰翻了。

太子:(爽朗地)没什么,没什么,你大哥也不想吃。来,把小宝宝给我。(从瑶己怀里抱过公子逗着)。

[狗中毒倒地,挣扎而死。

[众大惊,骚动。

[炎帝欲溜,但挪不动脚步。

[蚩尤坐立不安。

瑶己:(指狗尸对太子)大哥,你看——

太子:(看了看狗尸,吃了一惊)这?

少昊:太子,一定是有人在面食里放毒,得搜查!

太子:兔子将军,传令下去,进厨房搜查!

兔子得令!(下)

太子:罢宴!

[众退席。

[蚩尤内心慌张但却作无事,下。

[炎帝面带土色,欲下。

太子:(大声地)叔父,请留步’!

[炎帝颤栗,暗转。

 

第六场 责难

[几天后。

[公主风尘扑扑,上。

公主:这趟回故乡探视姐妹,不觉已一个月光景。“久别重逢精神爽”,姐妹们见我回来了,都非常高兴。她们都羡慕我,说我找到了一个好丈夫,生了一对龙凤双胞胎。我那宝贝女儿又逗人喜欢,姐妹们不让我带回来,硬被留在那里,还说下次回故乡时把我那宝贝儿子带出来瞧瞧。(停片刻)不过,就是那位大姐却说人间未必都好,原来她下凡人间后,找了个丈夫,起先恋爱时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可是一结了婚,又是打又是骂,百般虐待她,一气之下,她便回了故乡。(自我安慰地)想我那丈夫,该不会象那个男人吧!和他相处五年多,日子不算长,也不算短,我知道,他待我好。(整装,喜悦地急切地)快走吧!好早点见我丈夫和儿子的面!(腾云驾雾,下,)

[公主降落在自己宫前。

[凤、鹊二女将和莺、燕二女兵,蜂拥而上。

(跪接)迎侯公主回宫。

公主:(扶)快起来,宫中好吗?

:启奏公圭,大事不好啦!

公主:(惊讶地)啊?

:太子说千岁爷放毒物害他,把千岁爷给关起来了。

公主:啊!(镇静片刻)现在我义父被关在何处?

:遗恨楼。

公主:(皱眉凝思)你等在家待令,不得随意离开,待我速去遗恨楼问个究竟!(摇身一变,化作小鸟,飞下。)

[凤等无奈何,下。

[“遗恨楼”匾额,小鸟飞进楼里,见义父果然被关在房里,便飞到楼前摇身变回公主模样,上前叩门。

[老看守,上,开了锁,忽又关上。

老看守:哦,是公主!

公主:老看守,快开门,我要见千岁爷。

[老看守向公主伸手。

公主:(迷惑不解)你要什么?

老看守:太子的手令呀!

公主:(转动大眼睛)太子说甭了,所以我就空手来了。

(欲进)

[老看守阻拦。

[公主猛推开老看守,径直走进去。

[老持守叹气,关门。

[公主来到一囚房前。

[年轻看守开了锁。

[公主进房。

炎帝:(龟缩墙角,见公主,惊喜地站起)儿呀,是你呀!

公主:爹,你怎么啦?

炎帝:冤枉啊!

公主:(惊异地)冤枉?

炎帝:孩儿汝不知,那天于议事厅庆贺汝伯父登基五十大典,不知怎地,面食里有毒,太子硬说是我下的。孩儿,你想想,你爹为何要毒害他呢?儿呀,你爹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呀!

公主:这?

炎帝:(见公主心动,转亲昵地)儿呀!平素你爹待你比亲女还亲,如今蒙受这不白之冤,难道儿你?(作哭泣状)

公主:(被感动)爹,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之一,要是爹你冤枉,孩儿哪会袖手旁观,不来搭救?只是……

炎帝:(见公主动摇,又使心计,便装忏悔的样子)儿呀,你也知道,阪泉一战,爹身败名裂,成了有罪之人,倘若不是你伯父宽宏大量,爹早理于九泉之下,如今爹无一兵一卒,知恩不报,焉有再反之理!望儿明鉴,替爹辩明!

公主:(走台前,旁白)听爹之言,象无此事。莫非真的是我丈夫捕风捉影,道听途说,乱断案情?(走过去对炎帝)爹,你您放心吧,容我找太子问问去!

炎帝:儿呀,爹爹的性命就托付与你了!

公主:爹,儿去也!(变作小鸟,飞,下。)

[暗转

[太子,上。

太子:那天庆典,面食是共工从炎帝手里接过,共工原先垂涎我妻子,会不会……少昊大伯劝我冷静,要三思而行,言之有理,待我到共工家中走一趟!

[公主,上。

[两人相遇。

太子:(喜)啊,是夫人回来了!

[公主怒视,不予理睬。

太子:(惊诧地)夫人,你怎么啦?

公主:请你把千岁爷放了!

太子:为什么?

公主:他是冤枉的!

太子:冤枉?难道他要谋害我,是冤枉吗?夫人,你刚回家,情况不了解。

公主:有事实根据吗?

太子:当然有,剧毒之物是他从家里带到宴席上去的。

公主:有人看见吗?

太子:是你妹妹瑶己。

公主:她?

太子:案发的前一天,她见你爹拿着一包毒物压在诏书下面,后来,她趁你爹不在里屋时翻看了。

公主:(忽然大笑)她懂得什么!你竟相信她一个女孩。

太子:还有……

公主:(打断太子的话)我不听,你先放了他!

太子:夫人,你听我细说!

公主:你把人放了,再说!

太子:夫人,事情没弄明白,怎么放人呢?

公主:(转气愤)怎么,你真的不放?

太子:(态度转坚决)不放就是不放!

公主:哼!原来你也是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愤然地下。)

太子:夫人,你且慢!……(追,望公主离去的身影,摊双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何是好?……(沉思,忽然记起什么似的)罢!罢!罢!我还是先去找共工要紧!(下)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