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射鵰處

我出生於加美邊境,加拿大東岸的一個小城鎮,平凡的家庭,父母親中學學歴,中等收入藍領。

幼年時,當母親每個週末翻看派送來的flyers,收集coupons的時候,天真無邪的孩子會在旁嘀咕: 有無便宜?

童年時,如同一般加拿大小孩,哥哥妹妹和我的花費很大: 游泳、鋼琴、滑冰,三項自費課外活動都不缺。三兄妹熱愛運動,都是游泳健將,我更曾經是雙人花式滑冰的省際少年組代表,得過不少獎項。直到進入大學因功課繁忙才選擇放棄。

志學之年,母親才給我們購置減價的名牌服飾。

對於名校,我們沒有特別情結,都是在居住城市的公立大學完成生化本科學士課程。哥哥還進修了工商管理碩士 (MBA)。之後妹妹和哥哥進入毗鄰城市的美國大學,分別進修牙醫和法律。兩人四年共繳交五十多萬美元的學費雜費,真不知道爸媽是如何擠壓出來的?  還好我獲國家政府頒發了十五萬元的博士研究生奬學金(加拿大凡尼爾奬學金,是加拿大最强的奬學金),因此可以支助妹妹部份學費。

畢業後她隨同班男友同學移居到西岸美麗的維多利亞市結婚,兩人成為執業牙醫。哥哥以全班第一名榮譽生的成績完成法學博士,在美國當律師。我進入加州大學醫學院作博士後癌細胞研究,同時獲得加拿大衛生研究院的科研經費資助,我志願成為腫瘤科研専家教授。

我們的成長不貧乏,全賴父母的勤儉。他們從不追求豪宅,一所老房子,就住下數十年。不開寶馬或奔馳,一部Dodge Caravan駛足十多二十年。我們從沒有上過補習班,也不嚮往名校。當妹妹到美國大學讀牙醫,每一學期母親都要頻撲(奔波)去籌錢找換美元,真的很不容易!

聖誕新年回家省親,一家團聚,我凝望着那高掛在家中大廳牆上的七紙文憑,「回看射雕處,千里暮雲平」,原來是我們兄妺以無比努力,加上父母親的偉大愛心支持,以及高昂的學費所成就回來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