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5)

作者: 俞明德

 

第三幕

第七场 刺杀

[第二幕第六场的第二天。

[蚩尤慌张地上。

蚩尤: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策划炎帝谋反事漏,炎帝被囚,共工又被怀疑,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搓手)这几天炎帝一再鸣冤叫屈,不肯招认,倒叫我心里略为安慰,共工那儿幸好我没策划他。(走了几步,忽然的)哎呀,如若炎帝招认供出我是策划者,我岂不完蛋?(越想越沉不住气)炎帝老朽,生性脆弱,如何敌得过雉鸡小子左攻右打,怕他是靠不住了!我得再谋算一计以应付局面才好,(思索)啊,有了!何不用“金蝉脱壳,嫁祸于人”之计?对,让我扮作雉鸡小子,矫诏,令共工去刺杀炎帝,杀人灭口!(急下)

[共工在家惶恐坐着。站起,又坐下。

共工:无风不起浪,这一阵风浪,竟刮到吾共工头上!昨晚,雉鸡太子到我家找我,我晓得他怀疑我,便故意借故躲开他。可是,躲得了今日,躲不过明天呀!这,叫我怎么办才好?……

[蚩尤变作太子,上,叩门。

共工:(慌张地)谁?……

蚩尤:我,雉鸡太子,

共工:啊,是他,躲不过啦!也罢,待我与他周旋周旋!

(上前开门。)

[假太子进屋。

假太子(蚩尤):啊,共工兄弟,你今天在家!

共工:听说大哥昨晚来找我,不巧,我出去了。

假太子:哦?那不要紧的。共工兄弟,我问你—件事。

共工:只要我知道的。

假太子:那—天庆典席上,面食是千岁爷交与你送的?

共工:(急忙申辩)哎呀,那时我喝得酩酊大醉,记不清啦!好象不是我向他讨的。

假太子:这么说,面食里放毒,你……

共工:我当然不知道,碗翻地上,我就被人搀走了,事后才知道狗误食中毒而死。

假太子:这……

共工:打开窗户说亮话,我共工句句是实话,绝无谋害大哥之意,请大哥明鉴!

假太子:这么说,共工兄弟,你是一片忠心对我了?

共工:不敢说,不敢说……

假太子:(走过去,拍拍共工肩膀)兄弟!其实,我是相信你的,你不是那种搞阴谋诡计之人,你不必多疑,刚才我是顺便聊聊。

共工:(放心地)啊……(转崇敬地)大哥,我也晓得你为人心胸坦然,光明磊落。

假太子:(沉思片刻,突然地)这么说,那毒物定是千岁爷暗下无疑了?

共工:这?

假太子:啊,这老贼,竟敢再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怒从内拿出一块甲骨)共工贤弟听令!

[共工跪接。

假太子:命汝在遗恨楼就地处决炎帝老贼!此令!

[共工迟疑不敢接按旨。

假太子:怎么啦,难道你……

共工:得令!(起接令)什么时候行动?

假太子:今天夜里,就是现在!

共工:好!我去也!(进屋拿—把骨制匕首出场亮相,飞下。)

[蚩尤得意地下。

[共工飞至遗恨楼,亮太子手令,老看守开锁,又至囚房,年轻看守开门。

[炎帝见共工来,惊异地从墙角站起。

炎帝:共工贤侄,你来干什么?

共工:(冷笑)千岁爷,你干得好事!

炎帝:你说什么?……

共工:你想毒死太子,以篡夺王位,还要把我拉下水,哼!

炎帝:贤侄,我冤枉啊!

共工:冤枉?你休想抵赖!啊,你这再次谋反之老贼,现在,我遵大子手令,结果你的性命于此!(拿出骨制匕首)老贼,看刀!

[共工刺去,炎帝躲闪,肉搏,炎帝夺过共工之匕首,共工把匕首踢飞,扭打,炎帝虽无脚镣手铐,但年老体衰,终敌不过共工,被共工(复得匕首)刺伤,扑倒地上。

[暗转。

 

第八场 敌对

[太子率虎、豹、象、兔四将,怒气冲冲上。

太子:狱使来报,共工居然假借我的手令,去遗恨楼秘密刺杀千岁爷!这……,这还了得!(看前面,忽然地)前面走的像是蚩尤大叔,少昊大伯说了,凡事多商议商议,蚩尤大叔又是有功与愚忠之人,此事,何不请教于他?(呼喊)蚩尤大叔,大叔你回转来!

[蚩尤上。

蚩尤:啊,是太子,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太子:不瞒大叔,昨夜,千岁爷在遗恨楼被人杀伤,捉去。

蚩尤:(故意地,惊讶)啊!千岁爷是被谁杀伤捉去?

太子:据狱吏报告,乃是共工!他说什么,是奉我之手令!这是用计赚我!

蚩尤:啊,共工?……(转动眼珠)那天庆典席上是他把面食送给炎帝的,如今,他又冒充你的手令,莫非他与炎帝同谋,借以杀人灭口,使自己逃之夭夭?

太子:这……大叔所言极是也!(对四将)来吁,快跟我速去捉拿共工是问!

四将得令!

[太子与四将,下。

蚩尤:(得意洋洋,啊哈,又成功地下了一着棋!(欲下,忽见前面)那急急赶来的不是孔雀公主吗?(阴险地)对,容我再施毒计!

[公主率凤、鹊女将与莺、燕女兵,赶上。

公主:(见蚩尤)大叔,您有没有见我那对头冤家走过?

蚩尤:(佯装不解地)谁,对头冤家?……

公主:就是我那个可恶可恨的丈夫!昨夜,是他下令派共工去刺杀我义父,我现在要找他算帐去!

蚩尤:这……(故意地)公主,你们是恩爱夫妻,有话好说,我劝你别动怒……

公主:如今,他竟乱断案情,残杀无辜,又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哪里还有夫妻恩爱!大叔,这杀父之仇,不可不报!

蚩尤:这……嗯,有,有,听说他往共工住处去了。

公主:不管他是走到天涯,还是跑到海角,我都要找到他!大叔小女告辞了!(率女将女兵。追,下。)

蚩尤:(仰天大笑)妙,妙,让他们夫妻去互相残杀吧!

[太子率四将士,上。

太子:赶了一程又一程,(指前面)离不周山共工小子所在部落的住所巳不远了!诸位听令:快马加鞭,继续赶路!

:启太子,后面追来一支队伍,

太子:一支队伍?莫非……(摇头)不会是共工的队伍,那是谁的队伍呢?

[公主率女将女兵,追上。

太子:啊,是夫人!

公主:无耻之徒,谁是你的夫人?

太子:夫人……

公主:我问你,你为何下令刺杀我义父?

太子:这?夫人,一言难尽,容请我们回家细说。

公主:又是什么回家细说!如今,我有杀父之仇,你我之间巳无夫妻缘份!你这可恶可恨之人,看枪!(举骨枪直战太子。)

[太子被迫应战。

[虎、豹、象、兔与风,鹊、莺、燕对打。

[太子被公主一抢朝中左臂。

[太子火起,真打。

[公主大腿被太子的戟刺仿。

[公主招架不住,率女将女兵败回东南方故乡。

[暗转。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