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大树

作者:崔向珍 (来稿,中国东营)

 

小区的路边种满了高大的白蜡树,烈日当头的夏天铺满一地的阴凉,让路人免受蒸晒暑热之苦。每天经过这些阴凉的时候,我是那么深刻地感受着它们的无私和美好,也非常真诚地希望它们的生命力能够永远这样蓬蓬勃勃。

 

希望终归是希望,但是生命的轮回却不可抗拒。秋风乍起的时候,那些曾经为我铺一地阴凉的树叶一片片变黄了,随着风的方向跌落下来,覆盖了那些难忘的阴凉。清洁工人打扫卫生的时候,在沙沙的扫帚声里,它们被聚成泥土掺杂的一堆,接着就被无情地倾倒进了垃圾箱里。

 

金黄的树叶从大树上飘然而落的时候,我不会有太多感伤,毕竟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大自然的必然规律,可是面对寒风中光秃秃的大树和垃圾箱里粘了泥土的树叶时,我怀旧的心底往往生出一些带着疼痛的恋恋不舍的情愫,这种近乎痴傻的疼痛和眷恋不单单是源自于它们在夏天为我铺开的那一地阴凉,更重要的是它们在我童年的冬天为我带来的那些厚厚的温暖。

 

我童年的乡村,烧柴极其缺乏。每当秋风萧瑟黄叶满天飞起的时候,我的心里便忙乱起来,拖着搂草用的竹耙子,把一堆堆的树叶收起装进麻袋里,运回家当柴烧。树叶烧出来的烟如它平凡的一生,轻轻的飘飞,淡淡的味道,不急不躁,无怨无悔地消失在通红的火焰里,即使化为灰烬也要努力保持它滚烫的热情。

 

记得有一年的暮春,青黄不接的日子,父亲狠心锯掉了院子里的几棵老榆树,用独轮车推到集市上打算卖掉换钱家用。那天父亲和我蹲在热闹的集市上,一上午的时间只卖掉了一棵树。快到中午的时候,天突然刮起了狂风,衣衫单薄的我冷得直打哆嗦。同样冷得直打哆嗦的父亲看看我,又看看手里卖树换来的六元钱,最后他一咬牙,拖着我径直去了卖衣服的摊子前,用已经攥得皱巴巴的五元钱为我买了一件厚实的蓝布外套。穿上那件崭新的蓝布外套,我身上迅速暖和起来,而我的父亲依旧在冷风里打着无法抗拒的哆嗦。

 

用一棵大树和一个父亲的疼爱换来的这件蓝布外套,珍藏在我清贫而幸福的童年记忆里,从不曾失去过。在我漂泊异乡的日子里,高高的大树和高高的父亲,还有这件蓝布外套的形象一直形影不离的陪伴着我,与我说话,与我一起抗击人生旅途中不可避免的风霜雨雪。

 

无数个酷热的季节,站在大树铺满的阴凉里,面对着那些苍翠而茂盛的平凡之极的生命,我的眼前总会幻化出无数父亲高大而温暖的形象,倔强地站在酷热的风里,永恒。(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