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6)

作者: 俞明德

 

第九场 分离

[布景接上—场,

[不周山下共工住所。

[共工一人在屋外:平地上饮酒解闷。

共工:昨夜奉太子之令于遗恨楼刺杀炎帝,不料,炎帝被狱卒救走,不知逃向何方,适才,我忽然想起,既然炎帝犯上作乱,应该当众问罪,倘若证据不足,也不可胡乱断案,秘密刺杀。这……恐内中有蹊跷呀!(又想)哎呀,更奇怪了,太子不命他人,而为何命我去执行这一“美差”,这又是怎样解释?当初,我曾垂涎并逗弄太子的未婚妻,他并不信任我,却为何……,嗨!真叫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呀!……

[太子赶到共工住处,圆睁双目。

太子:好大胆的共工!汝敢借我之手令,于昨夜闯入遗恨楼刺杀千岁爷!你是何阴谋,快快招来!

共工:(大惊)这?明明是你亲口下令的。

太子:可恶小人,岂容狡辩!

共工:(哭笑不得)啊,原来你出尔反尔,脸朝过来就是屁股!

太子:你不要骂人,快招出是何阴谋?

共工:(冷笑)我有何阴谋可招?搞阴谋的不是我而是你,

太子:(大怒)来啊!与我拿下这贼……

虎、豹、象、兔冲出,与共工斗。

共工唤出蟹将虾兵与四将斗。

[蟹被太子打败。

[象被共工打败。

[共工与太子对打。

[太子带伤,愈打愈顽强。

[共工节节败退。

[共工退至不周山下。

共工:(招头惊呼)啊,不周山!前面已无退路了!难道我共工要束手待毙,死于非命?(得意地)到了这地步,我共工只好使出最后一条计策,就是头触不周山,让天塌地陷,漫天的风浪助我一臂之力!(又想,窃喜)对了,那孔雀公主现在在不周山之东南方,而你雉鸡小子则在不周山之西北方,我的头这么一触,风浪一起,一则可救我共工自己性命,二则,哼,还可叫你夫妻永世分开,不得往来!……[太子追上,与共工又较量几个回合,共工大败。

[共工一咬牙、闭目用力,头触不周山,天破地倾,从天上倒下倾盆大雨,顷刻之间,形成一条大海,飓风大作,浊浪滔滔……

[海水涌向太子队伍,蟹将虾兵趁势反攻,太子败退。

[海水侵向东南方公主故乡,虾兵蟹将趁势骚扰,公主从梦中惊醒,逃出。

[太子与公主遥望一眼,两人对视,各带着既怨恨又不忍心离去的复杂心情,退下。

——幕落

第四幕 悔

[天幕,美丽的神州大地,被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海分成两块,一块如啼鸣之雉鸡,—块形如开屏之孔雀;雉鸡大地和孔雀大地各有一座半片山。

 

第十场 打闹

[上一幕第九场,半个月后。

[在通往西边天上的一座很高很高的山路上。

[姜水小姐手持石刀,英姿飒爽地上。

小姐:跨深涧,穿村庄,过集镇,我昼夜兼程,腾云驾雾,眼看就要到离开最近的山上了,(指前面)那里有块古石,让我在那里休息片刻,然后再登攀上去。(去古石上坐着又不安地坐起)不行!我母亲被我那可恶的父亲刺伤了大腿,在家里怎么调治都不见效,不仅溃烂还感染到身上,如今生命垂危,听说西天有灵芝草,能使人药到病除、恢复安康,我便来也。我不能歇,得赶快去西天获得灵芝草!(欲下,猛见另一边有个人急上,便躲在古石后面。)

[姬云公子全副武装上。

公子:半个月前,我父亲被我那可恶的母亲刺伤了左臂,如今调治无效并危及生命,听说西天有起死回生的灵芝草能治伤,我便来也。(看前面有古石)那里有块古石,待我稍休息片刻,再往那山飞去。

[公子去古石,发现一女。

公子:谁?

[小姐从古石后转出。

[俩人相见,震惊。

小姐:(旁白)他是何人,为何相貌和我如此相像?

公子:(旁白)她是何人,为何相貌和我如此相像?

[俩人对视,有敌意。

小姐:呔!你是何人,欲去何处,干嘛装成我的模样?

公子:我叫姬云公子,乃西北方人氏,要往西天取灵芝草治伤。呔!你又是何人,欲去何处?干嘛装成我的模样?

小姐:(旁白)怎么,他也是去西天取灵芝草治伤?(走近公子)我叫姜水小姐,乃东南方人氏,要住西天取灵芝草治伤。哎,怎么你也是去西天取灵芝草治伤,莫非你是妖怪,扮我模样,想赚我?

公子:我不是妖怪,你才是妖怪!

小姐:你是妖怪!

[两人吵嘴,进而又打起来,打了几个回合。

小姐:(停住)且住!我有话问你!

公子:(也停住)你不打,我也不打,你问吧!

小姐:你往西天取灵芝草给谁治伤?

公子:给我父亲。

小姐: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公子:雉鸡太子。

小姐:(惊讶地)啊!

公子:现时你轮到我问你,你去西天取灵芝草又是给谁治伤?

小姐:给我母亲。

公子: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小姐:孔雀公主。

公子:(惊讶地)啊!

小姐:(旁白)听我母亲说,我的父亲叫雉鸡太子,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姬云公子,莫非他就是我弟弟?

公子:(旁白)听我父亲说,我的母亲叫孔雀公主,有个双胞胎姐姐叫姜水小姐,莫非她就是我姐姐?

[两人又上前对视。

小姐:我再问你,你父亲是怎么受伤的,伤在何处?

公子:我父亲于半个月前和我母亲打架,被她刺伤左臂,

小姐:(大惊,旁白)他正是姬云弟弟!

公子:(继续)那你也说说,你母亲是怎么受伤的,伤在何处?

小姐:我母亲半个月前被我父亲剌中大腿。

公子:(大惊,旁白)她正是姜永姐姐!

小姐:(继续)哼,也罢,“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打地洞”,想必是父亲孬种、其儿子也不是好货!弟弟,且看今日我先打你这杂种!(举刀来战)

公子:你也不是好种!(举刀应战)

[两人又战了几个回合)

[山神上。

山神:是何人在这里打架,惹老夫烦恼不安!

小姐

(闻声,打架止,同时跪倒)叩见山神爷。

公子

山神:哦,原来是你们姐弟俩!起来,对爷爷说,你俩为何打架?

小姐

(都跑过来,嘟哝着)爷爷,你听我说,听我说……

公子

山神:好,爷爷听你们说。

小姐

(又嚷着)我先说,我先说……

公子

[两人各扒在山神耳边细语一阵。

山神:(哈哈大笑)傻孩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爷爷晓得啦!晓得啦!你俩先别吵,听爷爷说好吗?

小姐

(异口同声地)好!

公子

山神:当初我和你们的父母——雉鸡太子和孔雀公主都在一个地方居住,我天天听他们唱歌,看他们跳舞,他们俩的心地可都是善良至诚的,不会干坏事丑事,一定是有坏人从中挑拔捣蛋,才使他们发生误会、对立,以致开打,致伤。

小姐

有坏人吗?

公子

山神:一定有坏人捣鬼!孩子,时候不早了,你们别吵别斗了,赶快从那山飞向西天取回灵芝草,给你们父母治伤要紧呀!

小姐

(跪拜)谢爷爷!

公子:

山神:(挥手)去吧!去吧!

[俩人相视一眼,怒气未消地,然后各腾空飞下。

[片刻,姜水小姐手拿灵芝草,飞上。

小姐:(喜)我母亲得救了,得救了!(看天色)我这时赶回家,还没天黑!(飞下)

 

[蚩尤十分得意地上。

蚩尤:(哈哈大笑了一阵)叫共工那么一头撞倒不周山,一条大海把他们夫妻永远分离。如今,这几路诸侯力量都削弱了,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又都被打伤了,奄奄一息,正是我蚩尤分而治之、谋天子王位的好时机……(走几步,忽心有余悸地)哎呀,那黄帝、女娲二人厉害,非我所能战败之敌,要是他们回来了,我蚩尤定要人头落地,这……(忍了忍)五年又六个月不见他们归来,也许早死在半路上啦!无毒不丈夫,干!(抬头看前面)前面不正是孔雀公主的地界?待我去骚扰她,降服她!(圆场,到孔雀公主之屋前,见门没关,径直冲进去。)

公主:(惊)啊,是蚩尤大叔!

蚩尤:是我,听说你受了伤,特来看你。(从怀里取出一小包糕点之类食品)喏,这一些糕点给你滋补身体。

公主:哎,谢谢,我这里有,不要。

蚩尤:侄女,你客气什么,拿吧!

[盛情难却,公主伸手接,蚩尤趁机欲抱住,行无礼,却被公主推开。

公主:大叔,你休得无礼!

蚩尤:(淫笑地)啊哈!怎么,你不愿意做我的小老婆?

公主:(气愤地)住口!

蚩尤:(冷笑)嘿嘿!我坦白告诉你:如今我蚩尤要做天子了,你们都是我的臣属,如果你愿意,就做我的妃子,怎么样?

公主:你这个伪君子、两面派,我和你拼了!

[公主挣扎着虚弱的身子,与蚩尤搏斗。

[这时,姜水小姐闻声赶到。

小姐:(大喝一声)谁欺侮我母亲(见蚩尤抱住母亲,取出石刀,直战蚩尤)老贼,看刀!

[蚩尤放下公主,与小姐斗。

蚩尤:(战斗间歇,旁白)这姜水小姐是个神童,如今我赤手空拳,如何敌得过她!快逃也!(逃下)

[小姐扶起公主。

小姐:妈,您受惊了!

[公主痛苦地抱住女儿恸哭。

小姐:(亲呢地深情地)妈!

公主:孩子,妈好命苦呀!

小姐:(愤然地)妈,待孩儿去取老贼的头来,替妈报仇!

(取石刀欲走,被公主拉住。)

公主:孩子,你年纪还小,一个人是打不过他的。

小姐:妈,那我不去了。(忽然触到自己身上,从怀里取出灵芝草)妈,我把西天的灵芝草取回来了,你看!

公主:(接过手,看)啊,真的是灵芝草!孩子,你怎么去的我怎么不知道?

小姐:我看你痛得昏昏然的,没告诉你,我就去西天取药。

公主:(爱怜地抚摸女儿的金丝头发)孩子,这路上千里迢迢,一定受饥挨饿,劳累了!

小姐:妈,我不累,我扶你到里里屋敷药去。

公主:孩子!(小姐搀扶母亲下)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