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聪

 

作者:殷贤华(来稿,中国重庆)

 

张小聪放学回家,在山腰上跑呀跑,跳呀跳,唱呀唱,忽然看见一胖子一瘦子,牵着一头牛优哉游哉迎面走来。

 

那头牛向着张小聪“哞”了一声,又“哞”了一声,再“哞”了一声。

 

咦,重要的事情“哞”三遍?张小聪嘟哝着,不由得停住脚步,仔细打量起这头牛。

 

这一打量,倒真看出问题来了。张小聪惊叫道:“咦,这不是大花斑吗?”

 

胖子瘦子对望一眼,笑呵呵问:“小毛头,你认得这牛?”

 

“当然认得,”张小聪狠狠甩了甩鼻涕,指着牛屁股大大咧咧说,“你们看,这边上有四块大花斑!”

 

胖子瘦子看了看,连连点头。

 

“所以说,这肯定是二蛋家的牛啦!”张小聪很得意。

 

“这小毛头还真厉害,”瘦子竖了竖大拇指,“这牛我们买得可贵了!”

 

“可不是,二蛋家的牛在我们全村是最好的,当然贵啦!”顿了顿,张小聪又问:“你们跟二蛋爷爷谈的价吧?”

 

胖子微笑道:“那老头太会讲价啦!哎呀,不跟你这小毛头吹牛了,再见!”

 

“叔叔再见!”张小聪扮了个鬼脸,又跑呀跑,跳呀跳,唱呀唱的……

 

胖子瘦子刚下山,就被警察抓住了。警察身后,站着又在甩鼻涕的张小聪。

 

瘦子恶狠狠地说:“原来是你这小毛头管闲事!”

 

张小聪挺起胸口:“这不是闲事,这是我自家的事!大花斑是我家的宝贝,二蛋家根本没养牛,你们没想到吧!我要是说自家的,你们能放过我吗?你们能不跑掉吗?”

 

胖子回过神来,惊讶地张大嘴:“那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买的?”

 

张小聪鼻子哼了一声:“你不是说,那老头太会讲价啦……哼,我爷爷、二蛋爷爷都早过世啦!”

 

胖子瘦子对望一眼,耷拉着脑袋:“唉,真没想到栽在这小毛头手里!”

 

张小聪再次骄傲地挺起胸口:“你们两个坏蛋给我听着,我不是小毛头,我叫张小聪,聪明的聪!”

 

殷贤华,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已在《北京文学》《四川文学》《短篇小说》《小说月刊》《故事会》以及新加坡作协《新华文学》《越南华文文学》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3200余件,有200余篇作品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读者》等文摘类纸媒转载,中国作协《小说选刊》转载其作品4次。自2011年起连续8年入选全国微型小说年度权威选本及排行榜,部分作品入选全国各地中高考试题及教辅读物。获《小说选刊》全国微小说精品奖等奖项,出版小说集《天壤之别》《梦中窥人》等。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