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多倫多的公關活動

作者:馮志強

4曰9日,網上版《南華早報》刊載一篇報道,《受僱于中國的加拿大公關人士如何遊走在公關業務,新聞報道和政治活動之間》。報道中提及一家多倫多公關公司,; 一位華裔女士,Karen Wen Lin Woods。

該報提供的聯邦政府記載顯示:2018年8月13日,Solstice公關公司開始接受多倫多中國領事館委託,在農業,文藝領域,和旅遊服務業等範圍内,針對國會議員和參議員展開游說活動。2019年3月19日,在Solstice公司的網站上登載了一篇回顧展望的文章。篇名是《Solstice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文章裡提到Karen Wen Lin Woods女士。它這樣寫道:去年,我們團隊增添了Karen Woods, Jean-Guy Frechette 以及新近加入的Greg Seniuk。Karen Woods提供了一條更開闊的通道,走近不同族裔背景的客戶,打開接受政策多樣化的公關業務。她為公司引來我們在建筑和教育等傳統業務以外的客戶,譬如媒體界和受理支付的行業。同時,她已經很熟練地為客戶辦理申請政府撥款的業務。

那麽,《南華早報》如何談論Karen女士的呢?

Karen女士是加拿大中國政治事務委員會(CCPAC)的聯合創辦人,也是加拿大中國相關事務的著名評論員。她的文章和採訪經常出現在加拿大廣播公司,CBC, 和其他傳媒公司的版面和節目中。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捕後,她多次在加拿大報紙刊登冗長的評論。

2018年12月18日,她的一篇750字的導讀文章在多倫多星報的讀者觀點欄目中說道:“華為案已經如同一片烏雲籠罩在許多華裔加拿大人的心中。”文章警告讀者“社會將面臨‘新一輪中國恐懼症’浪潮,”文章嚴峻地得出結論:“在西方重建冷戰思想和麥卡錫主義的過程中, 華裔加拿大人將無立身之地。“

但是,她當時沒有向她的讀者透露,她的雇主,Solstice 公司,在2018 年8月被聘為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的公關說客。

2019年2月,另一篇以華為案為主題的專欄文章出現在國家郵報等相關出版物上,題目為《致習大叔的公開信》,由Karen與CCPAC三位代表聯名撰寫。

公開信認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孟晚舟被捕而發火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找錯發火的對象。中國應該釋放被被拘留的加拿大公民, Michael Spavor和Michael Kovrig, 如果中國要爭取西方社會的民心。

然而,就發表在國家郵政的這篇公開信而言,受僱于Solstice公司的高級助理,Karen提供了一份免責聲明,稱她“受僱於一家為中國提供政府關係工作的公司”。免責聲明繼續說道,“她從來沒有,現在也沒有同該個案的工作有份,並且她不會從為中國政府的公關服務中獲取任何利益,也不會以任何其他個人方式受益”。

但她的情況並非如此簡單,她的私人政治活動,CCPAC的活動和她的雇主,Solstice的利益,方方面面都已經交叉了。

2019年1月, 布羅克威爾先生,Solstice合夥人和Karen的上司在接受《南華早報》的採訪時談論道,Karen的私人政治活動和她在Solstice的工作之間存在“灰色地帶”,她之所以被錄用,就因爲看中她在CCPAC的政治活動能力。“在更廣泛的政府關係領域,你總是想挑選一個有政治經驗或者有一份政治履歷的人,”他說。

在Solstice被中國領事館聘用後,Karen 的活動界限就分不清了。布羅克威爾說,作爲她的上司,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看到她出席中國領事館的活動。他閙不清Karen女士究竟作爲Solstice 員工,還是以CCPAC代表,或者以華裔加拿大人的身份被邀請參加活動的。

Solstice和CCPAC之間的交叉點也超出了Karen的活動界限。2018年10月,CCPAC志願者參加了前總理哈珀在加拿大多倫多俱樂部舉行的籌款午餐演講。事後,在CCPAC 的推特上出現這樣一條信息:“感謝Solstice公共事務@Stewart Kiff的慷慨”。配圖是一盤烤雞以及哈珀為CCPAC成員持有的他的書籍,“Right Here,Right Now”簽名。這是一場籌款活動,禁止記者進入的。

Karen拒絕認同CCPAC與她在Solstice工作有關的說法。 她說她在加入公司之前很久就聯合創立了這個組織。  CCPAC到去年8月才正式註冊為非政府組織 跟Solstice也在去年8月同中國領事館確立公關合同關係,其中沒有聯係。

她否認她在CCPAC的活動與她被錄用有關係。 “絕對不是。 因為從來沒有討論過這件事。“

作者認爲,在加拿大,從事政府關係的公關服務有法律管控,是合法行爲。在媒體發表言論,是享受民主權利。中國大使沙葉新多次在加拿大報章發表言論。即便他的言論不被加拿大價值觀念所接納,依然享有發表的地位。公關人士的工作是安排客戶同政府或政客交流意見的機會,沒有必要代表客戶發表他們的政治見解。如果非得如此做,完全有必要交待清楚所發表的政治見解的來龍去脈。

莫納什大學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Carrico 在評論這種現象時指出, “當她撰寫時政評論時,就像她在12月份發表的那篇内容,Karen連篇累牘重復中國政府的談話要點,卻將其打扮成只是一個感興趣的公民講出來的話語”。

作爲CPPAC的社團領袖,有義務宣傳其倡導的政治理念,必須保持自己的政治立場。作爲新聞媒體人,有責任完整地傳遞社會信息,必須堅守自己的專業道德。作爲服務客戶的公關人士,有覺悟約束個人利益,必須維護自己的職業操守。請教Karen女士,如何才能中懇中庸地行走在這三者之間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