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7)

作者: 俞明德

 

第十—场 释疑

[三天后。

[在雉鸡太子屋中,姬云公子正给父亲左臂上药。

公子:爹,还痛吗?

太子:(笑)不痛了。孩子,爹要谢你,是你前几天不怕辛苦去西天取回灵芝草。

公子:爹,只要能把你的伤治好,这药就是长在再远的地方,我也要去取回来!

太子:(含泪花,感动地抱住儿的头)孩子,我的好孩子。

[瑶己披头散发地上。

太子:(见是瑶己)是瑶己妹妹,为何这等慌张?

瑶己:大哥,快来救我!

太子:怎么,又是蚩尤那老贼欺侮你?

瑶己:刚才他又跑到我那里喝酒,不知是真的酒醉还是装假的,意将我当成瑶姬姐姐,调戏我,并说他要代你做天子,要我做他的妃子,还说了其他一大串胡话,

太子:他都说些什么?

瑶己:他说,千岁爷谋反,是他策划的,你们夫妻不和,是他挑动的,共工也是他变作你的模样下令叫他去刺杀千岁爷,后来才发生共工头触不周山、叫你们夫妻永远分离。

太子:(大吃一惊)啊!……那他,人呢?

瑶己:我趁他酒醉,才跑脱出来告诉你,

太子(沉思,对儿)孩儿:你在家等着,我去你姑姑家,一会儿就回来,(对瑶己)妹妹,走,去找这老贼去!

[瑶己带太子到她家(暗场)进屋一看,桌面上杯酒狼藉,蚩尤走了。

瑶己:他跑了!

太子:妹妹,你在家,我去也!(欲下,被叫住)

瑶己:大哥,您伤未痊愈,为预防不测,我埋伏在房后接应你。

太子:好!(下)

[瑶己进去整装。

[太子变作瑶己,上,下。

[蚩尤在自己家中闷酒慨叹。

蚩尤:嗨,刚才去瑶己家中喝酒,人醉了,美人儿却不见了,只得扫兴而归。

[假瑶己上,叩门。

假瑶己:(即太子)(娇滴滴地喊)大叔,开门。

蚩尤:(惊喜)啊,是女子声音!谁呀?

假瑶己:我,瑶己。

蚩尤:(大喜)莫不是主动送上门来,嘻嘻!(开门)

假瑶己:大叔,我敲了半天,您怎么不开门?

蚩尤:嗬!哈哈哈!(打量着,神魂颠倒地)哟,长得像一朵花呀!哈哈哈,屋里坐,屋里坐。

[蚩尤拿凳子给瑶己坐,假瑶己坐下。

蚩尤:侄女,天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

假瑶己:(故意低着头)没有,随便来串门。

蚩尤: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刚才在你家,我醉了,你跑了,让你大叔白等,过意不去,来道歉的!

假瑶己:(装羞涩地)听你大叔说的!

蚩尤:(按捺不住,站起来,拉住假瑶己手)侄女,你……今晚就别走了!

假瑶己:大叔,你说什么?

蚩尤:美人儿,你今晚和你大叔……(扑上前)

假瑶己:(闪开)大叔,你别这样,我要喊人哪!

蚩尤:哈哈哈,我这里是单家独院的,你喊吧!(又扑过来)

假瑶己:(又闪开)你再这样,我就撞死这里。(欲撞墙)

蚩尤:(拉住,不让撞墙)你别寻死,有话好说。

假瑶己:只要你规规矩矩,不许动手动脚。

蚩尤:(看见桌上酒坛)那我们喝酒好吗?

假瑶己:好!

[二人相互倒酒喝。

(假瑶己—杯又一杯给蚩尤灌,添酒。

[蚩尤渐醉。

假瑶己:(试探地)大叔,听说我爹谋反,是你策划的,是真的吗?

蚩尤:嘻。

假瑶己:那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不和与分离也是你挑拨的?(给蚩尤倒酒)

蚩尤:(又喝了一杯)这还用说。当初,是我变作太子叫共工去刺杀千岁爷的。

假瑶己:(旁白)这老贼!(又对蚩尤)哦,原来是这样!(又倒一杯)

蚩尤:(又喝一杯)后来,太子要抓共工,共工便头触不周山,流出—条大海,把他们夫妻永远分开,永远分开。

(酒已醉,扑向假瑶己)

假瑶己:(大喝一声,现出原形,拿出刀)蚩尤老贼,看刀!

蚩尤:(吓一跳,酒醒大半)啊!……(与假瑶己扭打)

[瑶己闻声,进屋帮太子与蚩尤搏斗。

[从屋里打到屋外。

[蚩尤敌不过,化作—阵黑烟逃了。

太子:(对瑶己)追!

[两人追下。

[暗转。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