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他就是华裔美国总统竞选人 竟然是网红

如果你访问押注网站PredictIt的话,你会看到一份长长的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民主党候选人名单,排名的次序是该网站用户决定的候选人赢得民主党提名的概率。

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位居榜首。然后是其他知名的民主党人: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前众议员贝托·欧洛克(Beto O’Rourke)、安德鲁·杨(Andrew Yang)、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等会儿,等一下。安德鲁·杨是谁?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网站的一个算法错误。现年44岁的安德鲁·杨(中文名杨安泽)是企业家,也是个政治新手,他的竞选理念是,美国应该为全民提供基本收入,他正在民主党竞争中异军突起。

他从不为人知到一跃成名的部分原因是,他在互联网上拥有一大群自称为“杨帮”的忠诚粉丝。粉丝们把杨安泽的头像贴到各种米姆(meme)上,并制作了有关他候选人身份的歌曲和音乐视频。他们还造了一个可作为话题标签的竞选口号#securethebag,口号来自他标志性的的竞选纲领,他建议给美国每个成年人每年发1.2万美元现金(约合8万元人民币),不附带任何条件,作为应对大规模失业的缓冲。他认为,由于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大规模失业正在到来。

按传统标准来看,杨安泽仍是个外围竞选者。全国民调显示,他在民主党人中的支持率在0到1%之间。但他在社交媒体上的走红让人想起了帮助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获胜的“米姆大军”。本身就是互联网政治软肋之一的维基解密,最近注意到杨安泽在网上的势头,问道:“特朗普是不是刚输掉了2020年的米姆战?”

“成为互联网候选人非常……有意思,”杨安泽上周在去旧金山参加一个集会的途中接受采访时说。“我得到了未曾料到的群体的支持。”

自从一年前我写了一篇介绍他的文章以来,杨安泽的情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那时,他最为人知的身份是生意人,他把自己的备考公司卖给了卡普兰(Kaplan)之后,创办了面向大学毕业生的非营利创业组织“为美国创业”(Venture for America)。他宣布参加竞选时,几乎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竞选专款,却有一个古怪的竞选政纲,其核心是他宣称的即将到来的机器人末日。

为了减轻这个末日带来的痛苦,他提出了其所谓“自由红利”的建议,即给每个美国成年人每月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不管他们是否有其他收入或就业状况如何。

“我得到了未曾料到的群体的支持,”杨安泽说。

“我得到了未曾料到的群体的支持,”杨安泽说。 GUERIN BLAS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杨安泽没有在有线电视上露面,也没有举行大型集会,而是在播客圈子里开始了自己初出茅庐的竞选活动。他与新闻网站Vox的艾兹拉·克莱因(Ezra Klein),以及流行播客Making Sense的主持人、作者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同台登场。上个月,他接受了乔·罗根(Joe Rogan)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罗根是单人喜剧演员兼综合格斗评论员,他的播客拥有数百万听众。

杨安泽上了罗根的节目后,他的竞选活动收到大量捐款,个体捐款者的数量很快达到了6.5万人,满足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对候选人参加首次电视辩论的要求。自那个采访播出以来,他已筹集到了100多万美元。

“我一直在等着事情平静下来,”他对我说。“但打那以后从未发生。”

其他候选人以前也有过成为网络现象的历史。2016年,桑德斯的竞选活动最初是在Reddit和Facebook等网站上的年轻进步人士中流行起来的,这些人让他在互联网上出了名。(其中一个叫“伯尼·桑德斯的夸张米姆仓”[Bernie Sanders’ Dank Meme Stash]的群目前仍有40多万名成员。)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之初,也曾得益于在精通互联网的年轻支持者中人气急升,他后来一直留心互联网上最右翼的外围。

不过,杨安泽的竞选活动给人的感觉不同,因为它反映了现代互联网的分裂特征。他的竞选活动吸引了经济学究、对技术持怀疑态度的进步人士、右翼偏执狂、所谓的“智士暗网”(intellectual dark web)成员,以及发各种各样挑衅帖子的不完全认真的人。(有时,看着忙于工作的“杨帮”给人的感觉像是“小舟·麦克船脸”[Boaty McBoatface]的政治翻版,那是一群无聊的网上恶作剧者想看看他们能把一个玩笑搞多大而制造的闹剧。)

“有那么一群在网上聚集的人,他们把政治视为一种几乎毫无意义的活动,”一个关注加密货币的非营利组织的通讯联络主管尼拉杰·K·阿格拉瓦尔(Neeraj K. Agrawal)在被要求解释杨安泽的吸引力时说。“我认为,在这些人眼里,选举和竞选活动只不过是搞笑而已。”

杨安泽的一些网上支持是他不想要的。他参加竞选一事已成为4Chan政治论坛上的一个热门话题。留言板网站4Chan以其用户的极端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观点而闻名,该网站的用户把杨安泽的基本收入提案称为“杨钱儿”(YangBux)。

包括理查德·斯宾塞(Richard Spencer)和新纳粹网站“每日风暴”(Daily Stormer)创始人安德鲁·安格林(Andrew Anglin)在内的几个知名白人民族主义者也表达了对杨安泽的支持,他们认为,杨安泽和他们一样担心白人的命运。斯宾塞发推称杨安泽是“我有生以来最接地气的总统候选人”。

“这让人尴尬,”移民的儿子杨安泽在提到自己的竞选活动受到互联网上极右分子的欢迎时说。“他们与我所代表的一切对立。”

当然,没有人能控制互联网。但杨安泽也许能够通过强调自己的进步政策立场,赶走一些最令人反感的右翼支持者。他已扩大了自己的竞选政纲,把大麻合法化和波多黎各加入美国的议题(这两项他支持),以及如机器人电话广告和包皮环切术(这两项他反对)等没有多少人关心的议题包括进来。

他也在热切地与自己的那些更省心的网上粉丝们互动,转发他们制造的米姆,用诸如“狗狗红利”之类的搞笑政策建议来鼓动他们,该建议是给每个美国家庭每月发1000只狗。

杨安泽在网上获得的大量支持为他赢得了各大媒体的关注,这已让他出现在一系列电视节目中。(“我需要化妆的天数比例与日俱增,”他最近在Twitter上写道。)但主流民主党人似乎还没有被他吓倒。

“我们很快就忘记,网上的支持中,顽固分子的声音最大,并不反映有代表性的选民,”安德鲁·布里克(Andrew Bleeker)说,他是民主党通讯联络事务所Bully Pulpit Interactive的总裁,曾为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和希里拉·克林顿担任数字战略顾问。

尽管如此,一些注意到杨安泽在社交媒体上走红的人把他的热情粉丝群——以及没有人预见到特朗普能赢的事实——作为现在就认定何人会失败还为时过早的证据。

“左派阵营中缺少像杨安泽这样的人,他们把互联网视为吸引大众的主要媒体,而不是次要媒体,”民主党政治顾问、Gawker前编辑伊丽莎白·斯皮尔斯(Elizabeth Spiers)说。

但是,建立一个在线受众群与成功竞选总统之间是有区别的。

“他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把社交媒体和其他平台上人们对他的热情和为他所花的精力转化为行动,”全国民主党人培训委员会(National Democratic Training Committee)创始人凯利·迪特里希(Kelly Dietrich)说,她的机构帮助培训候选人竞选政治职位。

杨安泽并不满足于在互联网上的成功。他已经制定了在今年6月前得到来自20万名个人捐款的新目标,还计划在春天晚些时候在芝加哥、纽约和其他城市举行一系列的集会。

他说,他也在探索为自己制作一个逼真的三维全息像的可能性,这样就可以把这个全息人像用平板卡车送到艾奥瓦等关键州,在本人不到场的情况下发表录制好的竞选演说。

“这是一个让我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的办法,”他说。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