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過時光,卻可以優雅老去

作者:段代洪(来稿,美国)

看了壹本紀事圖書,《熟年優雅》,德國攝影師卡斯滕的心血之作。圖書分享了來自世界各地52位百歲老人的肖像。每個老人的臉上,都呈現出歷經滄桑的燦爛。特別喜歡壹位法國奶奶,銀色的平頭短發,脖子上掛著古樸的項鏈。還記住了壹位日本老人,記住了她歲月靜好的笑容,和她白晃晃的牙齒。

老去,卻在皺紋裏開出了花。那些涉過百年風雨的堅定平和的笑容,讓我對老去有了壹些詩意的想象。在之前,我以為,老去,就意味著暗淡、衰萎、木然,甚至是骯臟、邋遢。我還是少年的時候,家族裏有壹位年近九十的老者,久病,壹直臥床,形容枯槁,大小便失禁。老人怪異的呻吟、身體散發的惡臭和他光影混沌的房間裏彌散的死亡氣息,讓我心生恐懼。那時我就想,我不要老去,我不要那種絕望的茍延殘喘,不要那種毫無生機和尊嚴的痛苦彌留。

然而,每個人都躲不開老之將至,不管妳有多麽的不情願。面對壹日又壹日不可逆轉的自然衰老,很多人會惶恐、焦躁,甚至抑郁,面對那條越走越窄的路,迷茫而不知所措。可是,慢慢的,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熱愛生命的人,無懼光陰磨礪,縱是白發蒼顏,亦活得從容明凈,優雅端莊,就算與時光妥協,亦要溫柔以待。

David是我在旅行時認識的,壹個風趣、和善的老頭兒。壹生勤勉、樂觀的David,熱愛工作,熱愛生活,他用數十年的心血,打造了屬於自己和家族的葡萄莊園。去年秋天,我有幸參加了他的80歲party。正是葡萄豐收時,金色夕陽下,家族的人們挽著手,赤足在釀酒池裏跳起歡快的舞蹈,腳下,是剛剛采摘的汁液飽滿的葡萄。80歲的David,戴著波希米亞風格的漂亮圍巾,拉起他心愛的手風琴。那壹刻,David溫柔的眼神、從心底漾出的笑容、歲月在他臉上雕刻出的銅色肌理,都是那樣雋美,像壹首抒情詩。

我應邀主持過壹場”最美太太“選秀活動,數十名進入決賽的佳麗在唯美舞臺上爭妍鬥艷。而那壹晚,臺下壹位親友團的老太,卻成為眾人目光和眾多攝像頭的焦點。老太如雪的白發、青花點綴的旗袍、玲瓏古典的小折扇,安靜端坐壹隅,白玉蘭壹般的微笑著。她的優雅,她眼神裏歲月磨礪的光芒,她自然散發的魅力,像磁石壹樣,吸引了我們。原來,老去,也可以如此美麗。

高齡老奶奶塔莎·杜朵,在美國佛蒙特州深山的自然天籟裏,樸素而節儉、緩慢而耐心地生活,壹切自給自足。她寫作、繪畫、織毛衣、紡棉布、親手裁剪復古的碎花長裙。她赤腳在田間栽種蔬菜、挖掘土豆。她用園中的蘋果自榨果汁。她甚至還會養雞、養狗、擠羊奶、制作蠟燭、用老式的木薪竈臺做飯。塔莎·杜朵每天、每分、每秒都在與大自然和諧相處,享受壹耕壹鋤勞作的甜蜜,品嘗壹點壹滴生活的美妙。她把自己的余生,都浪費在了最美好的事物上。

看過壹段話:“光陰早就把最美妙的東西加在了修煉它的人身上,那個美妙的東西,是清淡,是安穩,是從容不迫,也是壹顆最自然的心。”

若有美好藏於心,歲月從不敗美人。藝術大師黃永玉50歲學考駕照、70歲跑去意大利遊學寫生、80歲給《時尚雜誌》做封面模特、91歲約到女神林青霞,教她做野孩子、93歲還開著紅色法拉利去飆車。奧利菲斯84歲仍是T臺女王和頂級品牌的愛寵,頂著“優雅”和“無瑕”的盛譽,壹走就是近70年的絕代風華。四個孩子的祖母莎爾菲,86歲做模特,依然擁有“魔鬼”身材。楊絳先生96歲高齡時還創作了《走在人生邊上》壹書。

壹個優雅暮年的秘決不是別的,是與孤寂簽訂壹個體面的協定。盡管時光爬上了額頭,皺紋卻不長進心裏。縱然皓首如雪,靈魂卻沒有壹絲白發。保持對人生的熱愛,永遠讓自己可以笑出來。如水流年,心安即歸處。優雅老去,便是對余生最好的回報。哪怕壹人壹城,也要讓內心繁華。哪怕殘燈孤影,也要讓深情滿溢。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