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8)

作者: 俞明德

 

第十二场 捎书

[一个星期后即农历八月中秋节,晨。

在太子家中,太子正与少昊、瑶己商议什么。

[姬云公子蹦蹦跳跳上。

公子:早晨,不知怎地,我忽然做了个梦,梦得很怪,我要告诉我爹去。(圆场。见父与少昊爷爷、瑶己姐姐交谈,喊)爸爸!

太子:孩子,这么早你来做什么?

公子:爸爸,我刚才做了个梦,奇怪的梦!

太子:梦?

少昊:孩子过来,爷爷抱你!

瑶己:贤侄,过来让爷爷抱。

[少昊抱公子。

太子:孩子,你都梦见什么?

公子:我梦见大爷爷和大奶奶出巡归来了,

太子:哦!(吃惊地看了看少昊与瑶己)

瑶己:贤侄,你快说来!

公子:好,我说,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大爷爷驾着一辆八匹马拉的指南车,载着大奶奶从远方响铃铃地回来啦!同行的还有炎帝大爷爷,炎帝大爷爷已后悔,和大爷爷重归于好。爸爸和我都去路边迎接。大爷爷和大奶奶听见爸爸说了什么,大发脾气,率领虎、豹、象、兔四位大将去讨伐蚩尤大伯,蚩尤大伯坦胸露乳,胸前纹着一条大毒蛇,呼唤着跳蚤、苍蝇、老鼠、蚊子等将兵,和大爷爷大打一场。蚩尤大伯打输招认了,说大爷爷出巡后,他从中捣鬼,害得咱一家骨内分离,神州大地不得安宁。审问毕,大爷爷把蚩尤大伯关押起来。不久,大奶奶取五色石把天补上,大奶奶的坐骑–(金凤凰)精卫将海填平……终于,海水平静了,天空又圆了,妈妈回来了,姐姐回来了,咱们一家团圆了,神州大地安宁了。

[众惊讶地听公子讲述。

公子:我正梦到这里,忽然醒了,一看,枕头巾都湿了,原来我哭了,是梦见我抱住我妈哭了。哎,爸爸我干嘛会做这样的梦呀?

太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昨日晚上,爸爸和你说了蚩尤那坏蛋的事,盼望你在大爷爷和大奶奶快快回来,所以你早上才做了这样的梦。

公子:(高兴地)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太子:(对少昊,瑶己)大伯、妹妹,你听我孩儿刚才说的,和我做的是同一个梦!

少昊:贤侄,这就说明大家都急切盼望陛下和皇后早早回来,杀了蚩尤那老贼,为民除害,你一家也好团聚呀!

瑶己:是呀!大哥,其实,要我说,如今真相大白,你们一家就该团聚呀!

[太子摇头苦笑。

瑶己:事实不是明摆着,都是蚩尤作怪,你和我姐姐都没有罪过,大哥,你现在觉悟了,后悔了,只要把真相告诉姐姐,她也会觉悟后悔的。

太子:(仍摇头)妹妹,公主她对我积怨甚深,恐难相信我的话。

少昊:哎,这话就不对了,只要你有诚意,侄女她迟早会觉悟过来的。哎,贤侄,我这里倒有一个办法,不妨试试看……

太子:什么办法,大伯?

少昊:给侄女捎个书信,讲明事实真相呀!

瑶己:对,信里给姐姐讲,大哥你后悔了,怀念她,期望她谅解、回来。

太子:这?也好,试试看。

少昊:(对瑶己)侄女,你刻甲骨–你最近不是从侄子这儿学会刻了吗?由侄子讲,你刻。

[太子拿出甲骨与骨刀,递与瑶己。瑶己准备刻。

公子:爸爸,是给妈妈、姐姐写信吗?(见爸爸点头)爸爸,也给孩儿说几句,说我想念妈妈和姐姐。

太子:好孩子,爸爸会让你姑姑刻上的。(凝视沉思,然后讲)(瑶己刻-)

亲爱的夫人和女儿:

今天是中秋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们想念你们呀!我们不幸分别已有一个月有余。这一个多月来,我们之间音讯不通,来往断绝,家庭不能和睦,骨肉不能团聚,这是谁的罪过?不是夫人,也不是我,乃是蚩尤那奸贼!是他策划你义父千岁爷谋反,是他变作我的模样派共工刺杀你义父,又是他挑拨我们之间不和,使共工头触不周山迫使我们分离。后来,我们用计识破了奸贼的阴谋,真相大自。亲爱的夫人,让我们都清醒过来吧,认清我们的对头冤家不是别人,而是蚩尤那奸贼!我们都是黄帝陛下、炎帝千岁爷的勋臣,对统一天下、发展文明而作出了贡献,我们不该这样分离下去,我们应该早日结束这种不正常、难堪的局面!不然,我们何以告慰于列祖列宗?何以谋福于子孙后代?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是我们也相信是你和孩子的共同愿望。凡属黄帝陛下、炎帝千岁的子孙,谁愿成为不肖之徒?谁愿成为千古罪人?过去,我对夫人猜疑、责怪和不信任,这有我的过错,请夫人谅解我,批评我。我希望你和我一样,尽快觉悟过来,消除误会,团结一致,共同对敌。我相信,你是不会使我们失望的,咱们一家团团圆圆这一天不会很远,神州大地安宁的日子不会很远。热切期盼着你的回音!(念毕)

少昊:贤侄,你讲得好呀

太子:可是,谁去把信捎给她呢?

瑶己:大哥,我去!

太子:这路遥远,海面宽,又有大风大浪……

瑶己:不怕,你让我去吧!

太子:好!

公子:(见瑶己姑要走,嚷着)爸爸,我也要去妈妈和姐姐那儿!

太子:(哄)孩儿,你年纪还小……

瑶己:(见公子仍吵着要去,便过来安慰)贤侄,别淘气,好好在家,你妈妈那儿盛产香蕉、菠萝,姑姑去你妈妈那儿拿回香蕉菠萝给你吃。

公子:香蕉、菠萝?你要拿多多的回来!

瑶己:嘿,你放心。(收藏好书信,对太子、少吴昊大哥,大伯我去也!

太子:妹妹,早去早回!

瑶己:大哥,请放心!

[瑶己飞下。

[太子等同送瑶己下。

少昊:贤侄,今早你累了,吃早饭去吧!

太子:嗯。大伯你也累了,咱们一起吃吧!

[太子抱公子与少昊,下。

 

[当晚,星稀月朗,海彼岸孔雀公主住处。

公主:(抱着女儿姜水小姐坐在房外空地一块石板条上,遥望天空)星稀月朗,多好的夜晚!(叹气)可是我孔雀公主母女二人却独坐房前,寂寞孤单,好不凄凉!

[瑶己上。

瑶己:不知不觉,我已到这里——海的彼岸!(看前面)那里坐着的不是姐姐和侄女吗?待我上前拜见姐姐!

公主:(大惊,站起)你、你是谁?

瑶己:姐姐,别怕,我是你妹妹–瑶己公主!

公主:(认得)啊,妹妹,你远涉大海,来我这里做什么?

瑶己:姐姐,你且坐着,容妹妹细细说来。

公主:不,我不坐,你且先说,来此干什么?

瑶己:姐姐,你和大哥是误会啦!

公主:什么?

瑶己:姐姐,都不是你和大哥的罪过,而是蚩尤那奸贼从中作乱!

公主:蚩尤?

瑶己:对!是蚩尤作乱!

公主:妹妹,这怎讲?

瑶己:姐姐,你坐着,我细细说给你听。

[公主抱女儿坐下,并让瑶己也坐下。

[瑶己细说一阵。

瑶己:(递上甲骨书信)姐姐,大哥盼望你消除误会,和解归来。

公主:(看一眼,半信半疑,遂把书信退回)妹妹,你把书信拿回去吧!

瑶己:怎么,姐姐,你不相信?

公主:不是我不相信,而是人心莫测呀!

瑶己:姐姐,你过去可不是这种性格呀!

公主:(慨叹)这些日子来,我受苦多了,又怕上坏人的当。也许我的性格真的变了,我现在谁都不相信,除了两个人。

瑶巳:哦?

公主:就是伯父黄帝陛下和伯母女娲皇后。

瑶己:黄帝陛下和女娲皇后?

公主:对,只有黄帝陛下和女娲皇后,才能弄明真相!(对苍天)啊,黄帝陛下和女娲皇后,您们早早回来吧!您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瑶己:(安慰地)姐姐,你放心,陛下和皇后会回来的,会早早回来的。

[转。

–幕落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