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詹森总统怎样工作

作者:林达敏

        华人社会中,不时听到这样的论调:

—- 谋人钱财,害人性命,淫人妻女,都是搞政治的人做的。”

—- 搞政治就是一百人饮九十九杯毒酒,不死的那个就是政治家。

—- 台湾政治大学的学生,都是准备将来做官的,都不读书。

—- 渥太华有很多酒吧、赌馆、舞厅,凡是政客多的地方就有很多这样的场

          所。

—- 政府里面的人,都是白拿薪水不做事。我宁死都不打政府工。

—-印度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他装成一个圣人,完全是假的。后来他给人杀

        了。该死!但愿所有搞政治的人互相残杀,死尽了才好。”

—- 我最讨厌搞政治的人。

—-我要立下遗嘱,叫子子孙孙世世代代不参与政治。

—- 加拿大最不喜欢那些印巴人,他们一天到晚在搞政治。还是我们中国人      

         好,我们安分守己。

—- 中国人在加拿大不能搞政治。只是讲讲还好。一有行动,皇家骑警马上    

         就对付你

—- 那些搞华人参政的人,会对华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论调呢?中国的文言文,是全世界口语与书写距离最大的文字, 而且中国的方块字,书写极难,以致教育无法普及,唯有地主、官僚、商人,有资产的人的子弟才能受教育。他们接受教育之后,不农、不工、不商,以做官为专业,他们的天职,就是统治这个国家。他们自认为有异于平民。一切政策靠强力执行,发号施令,为所欲为。平民则迫于强力,不得不奉命。如有平民敢向官府提意见,官府认为多管闲事,就将其砍头甚至杀他全家,更而灭族。结果是中国人对政治恶感丛生,猜忌、仇视、怨恨,远之为上。

       尼克松当美国总统时,有高中生在报纸上以这样的论调发表了文章, 真是后生可畏,可畏之极。事为尼克松知悉,就邀请那学生到白宫来跟随他一星期,说道:“事后你再看看情况如何。”一个星期过去了。那学生说,“做美国总统真是很辛苦,而且每一个决定,都要下很大的赌注。”从此,他不再执着于以前的偏见。

        美国总统每天要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时间长而且不规律。肯尼迪总统的弟弟罗伯特(Robert Kennedy) 提起他哥哥曾说: 他每天都要与疲劳、疾病搏斗,也不能正式休假。我曾经也想当美国总统,但看到他要这样地工作,我不想当了。

       美国总统过的是艰苦辛劳的生活。他们怎样工作,我们要学习。假如中国人全都每天工作16小时,锲而不舍,国内无坐食之人,海外华人无坐食之人,尚未脱贫的人口,必可于短期内解决温饱问题,达到小康,而中国对世界文化也可以迅速一如既往再有重大贡献。中国自清末以来,曾有不同的救国主张: 三民主义救国,共产主义救国,全盘西化救国, 实业救国,科技救国,教育救国,学英文救国等等。现在我们就提出十六小时救国。

        美国总统日常的生活是怎样的呢?我们就以美国第36任总统詹森(Lyndon Johnson) 为例。他每天七时起床,吃很简单的早餐,八时就和助理们早餐会议。他自称每日工作三班:第一班是上午。午餐经常吃一个汉堡包,餐后“午睡”一小时。他的“午睡”,就是躺在床上打电话。下午工作到晚餐,餐后再工作到十二时,特别繁忙时到凌晨二、三时。他从不休息,也不疲倦,没有娱乐, 除了喝短衬衣牌(Cutty Sark)威士忌,没有任何嗜好。他工作时间长,节奏快,走路时两腿飞跑,不浪费一分钟时间。白宫中人称之为“詹森步”(Johnson Trot)。

        他每天这样工作,也期望周围的人这样工作。有的人崇拜他,有的痛恨他,有的又爱又恨。他的弟弟山姆(Sam Johnson) 退休后写了自传,说道:“一个人替他工作三天,就应该得到金牌。可怜的山姆,已经工作了三十五年。”詹森不悦,两兄弟因此不和。

        一个人愿意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每星期工作七天,自然就有一种原动力。詹森的原动力来自他的家庭环境和华盛顿的社会环境。

        詹森是德萨斯州人, 生长 于德州的山地(Hill Country)这是德州最偏僻、贫穷的地方,州尾国角。那儿有一连串的山脉,山脉下面是平原,平原尽头又是山脉,这样连绵几百里,没水没电,终日不见过路人。詹森的先人赶牛到此垦荒,建了詹森城(Johnson City),其实是一条村落。詹森的祖父和父亲皆是州议员, 他的曾外祖父是浸信会贝勒大学 (Baylor  University)的校长。外祖父是律师、牧师和德州州议员。父亲在他十一岁时,买了农庄种棉花,没料到棉花大跌价,父亲破产,由受尊重的人变成失败让人看不起。父亲和母亲经常在孩子面前吵架。他们住在詹森城,经常害怕交不起房贷,给银行收回房子。虽然这样,詹森妈妈经常说:“我的两个男孩,将来必定出人头地。”詹森小时,父亲就常带他到州议会,所以他见过,也听过很多居上位的人,使他形成了强烈的上进心,相信虽然贫穷,但不会永远这样下去。

         他还有一个心结,认为不为父母所爱,所以拼命工作,希望有成就,为人所爱。他是老大,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妈妈在他五岁时生了大妹妹,以后就没有理他。他说:“我妈妈在我五岁时就抛弃了我。” 太太安慰他说:“你妈妈没有抛弃你,只是家中弟妹众多,她没法照顾你。” 他成为总统后,对追随他25年的男助理路透(Walter  Reuther)说:“人家都以为我追求权力,其实不是,我是希望人家爱我。”

        他中学毕业后,在油站做工人。表舅在加州做律师,他去律师楼做文员,怎知表舅是酒鬼,他做了一年就回乡做筑路工人。他长得高大,6呎3吋,250磅。工作时把自己和两匹驴子绑在一起,拖着犁耙,把后面的地面挖開,真是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中学毕业后四年,他进了德萨斯州西南师范大学(今德州州立大学)读文学及社会学。一年后就没钱读下去。他去了墨西哥边境的Cotulla只有一个教室的贫民小学教书。他做了总统之后回忆这段经历:“我学的比我教的还多。那些学生都是墨西哥移民的子女,他们很努力读书,但每天都没有吃早餐,因为没钱。我希望为他们做点事,没想到后来我真的有了这样的力量!”

         过了一年,他又回大学完成学业,并取得教师文凭。他在著名的山姆休斯顿中学(Sam Houston High School)任演讲及辩论教师,只做了一年半。有众议员选举,他去助选,那议员把他介绍给另一众议员,后者把他带到华盛顿做助理。

        华盛顿的高官和他们的助理,多为哈佛毕业,认为詹森是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乡下人。他毕生给他们看不起。他也自认没法融入华盛顿的社会。他希望有成就,能使他们接受他。他成为美国总统后,接收了肯尼迪的一批助理,都是哈佛生。有一次他们小叙,他也去了,竟然没有人跟他讲话。他很难过,提前离开,说道:“归根结底,我还是美国的总统呀!”

        他的冲天干劲,使他在选区内很快就成了名。有些选民有事情直接找他,他也直接回信。众议员上司得知大怒,众议员的太太把他推出办公室外,骂他是白垃圾(white trash)。詹森失业了,那时刚有众议员的位子出缺。詹森太太向她父亲预支了遗产去帮詹森参选,胜了!

         詹森在众议院12年,参议院12年。他对两院的运作,各议员的利害关系,个人喜好,都了如指掌,所以能促成1964年民权法案通过。有众议员本来反对民权法案,但选区需要水坝,詹森就给了他一个水坝。有参议员的太太很喜欢巴西,就派他做驻巴西大使,如此来获取支持。该法案规定不得以种族、宗教、来源地、性别而歧视,而且不得歧视与他们有交往的人。1964年以前,美国有过一系列的民权法案,以后也有,但没有这次的广泛。这法案的理念,于几十年间传遍全球,举世的种族歧视因而大幅减少,人道主义,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这是詹森作为总统最伟大的贡献。

        很多人以为美国总统有很多助理,什么事情都可以交给助理去做,所以很清闲。其实不然。助理们的意见,经常分歧,最后都要由总统来决定。人各有其难,詹森说最难不是做事,而是断事。就举越战为例。当时国防部长麦纳马拉(Robert McNamara)主和,国务卿鲁斯克(Dean Rusk)主战。詹森决定继续再打。他的决定是受到美国牛仔文化的影响。

        在詹森成长的时候,德州山地还是垦荒的地方。他喜欢看尊荣(John Wayne)的电影,尤其是搜索者(The Searchers)。尊荣是美国牛仔文化的代表。很多人提起美国牛仔文化,就说:“差极啦!”牛仔文化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贬低它呢?

         所有牛仔电影,主题都是千篇一律:有孤儿寡妇或是贫穷村落受到恶人欺凌,叫天不应,叫地不应,叫祖宗也不应,忽有牛仔出现,把恶人制服,大家从此过着平安幸福的生活。何等仁勇!何等悲壮!牛仔,就是中国的大侠。大侠走天下,打不平,扶人之危,济人之急。不向专横无义的人卑躬屈膝,有为公众服务的崇高理想,是弱小的良朋,被压迫者的忠仆,是献身于社会的勇士。

        詹森认为打越战就是打不平。美国自建国以来,还未曾打过败仗。他们战胜了英国、印第安人、墨西哥、西班牙。韩战打和。詹森希望越战打胜,美国人会爱他。那时美国已经家家户户有电视。电视上天天播放越战的片段。美军全副武装,去打穿着非常简单军服的北越军,美国人称之为“黑色睡衣”(black pyjama),认为这是不平等的战争。当时美国实行征兵制。大城市的子弟死了,埋了就没事了。但在小村镇,大家互相认识,知道某人的儿子在越南死了,大家都会问这样的死有没有价值?结果全国大学生反战。他们日夜围着白宫,叫嚣“喂!喂!詹森,你今天杀了多少孩子?”他在办公室天天听到。他因越战,不知蒙了多少怨谤,披了多少恶名。他自豪先人曾参与美墨战争。反战的人就说:“那是在墨西哥那边!”他终于在1968年宣布不争取,也不接受那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他在离开白宫之前,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发表做总统的感想,说道:“每个坐这把椅子的人,都有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我也不例外。” 当这种感觉强烈的时候,就是抑郁症。詹森患有狂躁症,是抑郁症的一种。他每天故意很忙碌,工作步伐急促,抑制着狂躁症不发作。当他在公众场合露面时,自制得很好,没有人看得出来,但私下有时也控制不住。病发时,他就大发脾气,有时一天五次。1964年民主党在大西洋城 ( Atlantic City)提名他为总统候选人。他必须到场接受,他不想去,对太太说:“做总统很辛苦,吃力不讨好。我做的事情,没有人谢我!” 最后还是太太说服他去了。

        因为越战,詹森的民间形象不佳。但真理终能昭著于人间。除了“民权法案”,他也推动了“选举权法案” (Voting Rights Act)的制定,使更多的黑人可以投票,他认为投票是弱势族群争取权益的最犀利武器。那时要投票的人必须每年交人头税 (poll tax)很多黑人交不起。他把人头税取消了。还有要登记投票,必须通过常识口试。白人考官经常刁难黑人,例如问“亚拉巴马州有多少地方法官?“ (67人)“列举他们的名字”。詹森把口试取消了。在任内,他提出了伟大社会(The Great Society)的纲领,号召民众向贫困开战。他推动公共广播,联邦医保,医疗补助,教育援助,使数百万美国人脱贫。历史会承认他与华盛顿,林肯,罗斯福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

      搞政治的人有政客、政棍,也有如詹森般真正为国为民的伟大政治家。故此,不可一概而论。认为“政治”是肮脏的,搞政治的人最令人讨厌的人,看问题应宏观一点。

图片1: 美国德萨斯州山地

图片2:詹森寒微时曾做过贫民小学老师

图片3:詹森做了美国总统后回到昔日任教时的贫民小学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