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大楼被示威者围堵

《逃犯条例》修正案争议未息,数以千计香港示威者先后围堵数座特区政府主要部门之总部大楼,抗议港府拒绝宣布全面撤回修法草案。

示威者星期五(6月21日)早上在金钟政府总部聚集,其后有人号召堵塞总部南侧之夏悫道马路,但让被堵车辆离去。在场BBC记者观察到,这些行动都显得突如其来。

他们随后涌至200米外之香港警察总部抗议。至下午,一些示威者转移至不远处之入境事务大楼与税务大楼,堵塞地面大堂。大楼门外干道告士打道也出现疑似示威者架设的路障。

此前,多个网上团体向港府定出星期四傍晚的最后期限,要求撤销《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释放并撤销起诉此前被捕之示威者、收回港府对6月12日警民冲突之“暴动”定性,并追究冲突期间警员涉嫌滥用暴力与滥权行为。

香港警方在警察总部被围堵后公开呼吁示威者和平散去,强调这将“严重影响”应急服务。警方随后再发书面声明称,警察总部所在之湾仔区接警出警受阻。

来自现场的报道称,总部门前警员一度举起带有“警察封锁线不得越过”字样的“黄旗”警告标语。警民双方都未采取进一步行动,但有在游行集会中常见之警方搜证摄影师在场摄像。

警方至傍晚于官方社交媒体平台发布视频,指控示威者“有组织,有预谋”,“妨碍市民紧急求助”。

BBC记者张英华(Helier Cheung)对示威者转移过程的观察:

1. 群众绝大多数为年轻人,许多人都不知道具体行动计划——在立法会大楼(示威区檐蓬)有人在读书、小睡,显得有点无所事事。

2. 将近11:00(03:00 GMT),现场有突发行动,学生们开始走动,当中有些人似乎早就想好,但大多数人都不像知道计划。问他们要去哪,他们只知道跟着大队走。

3. 局势确实变得绷紧。虽然大致上还是和平的,但有人提示大家戴起口罩,也有人开始堵路。一些人呼吁群众腾空一条车道,让被困车辆开走。

4. 在警察总部后方,有几个人朝着警员骂脏话(其中有几个人较年长),但大多数人在喊着“放人”等口号。警员除了架起铁马之外,也没多作反应。后来警员奉命关上大闸(群众报以嘘声)。

5. 虽然静坐规模庞大,但对抗性不算特别强。立法会方面看不见警察;警察总部只看见常规警员,而非防暴警察。

6. 警察似乎在尽力保持克制,避免挑起示威群众情绪。示威者都在喊口号,有人扔鸡蛋,但仅此而已。您大可以解读为双方都不想酿成暴力冲突,双方都不想输掉公关战。

7. 示威者和警察今天似乎都对记者彬彬有礼(无线电视的记者除外,示威者明显不喜欢他们),感觉跟我从前报道过的抗议活动差不多,也跟6月12日记者投诉警方暴力对待的局面不一样。

《逃犯条例》修订停止至今都发生了什么事?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6月15日宣布暂缓是次修法,但未能遏止民众不满。民间人权阵线隔天举行的第四次游行据称有200万人参与,比之前一周翻了一番。林郑月娥继而在18日召开记者会当众“至诚道歉”,但并未直接回应群众提出“撤回”修订的要求。

与修法工作直接相关的律政司司长郑若骅21日发表网志,加入书面道歉行列。她写道:“对於过去几个月的争议而引起社会的矛盾和纷争,作为政府团队的一份子,我在此向大家作出真诚的致歉。我们会以最有诚意丶最谦卑的态度接受批评,并会加以改进,继续为广大市民服务。”

林郑月娥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原本把12日之警民冲突形容为“暴动”,但两人其后均改变用词,林郑月娥更说:“我们从来都没有认为、亦没有说过参与6月12日在金钟一带的公众集会的大量人士──特别是学生──是暴徒,我们没有说过。”

但这反而引起基层警员不满。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于冲突当天称“不容许暴徒以暴力要挟政府和国家”,于20日又称有人“恶意制作大量虚假消息及负面言论”,“意图借此分化及抹黑警队,居心叵测”;香港警队四个工会会晤卢伟聪,“强烈反对”独立调查6月12日冲突。

香港记者协会与国际特赦组织等则先后发表声明,称已搜集到一些视频等,证明当天执勤警员涉嫌滥权。

林郑月娥于18日的记者会上并未提出辞职,示威者似乎认为要求其下台已不现实,继而透过网络发布消息,称对政府定下20日17:00(09:00 GMT)限期,要求香港特区政府:

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

追究警察滥权与滥用暴力

全面收回6月12日事故“暴动”定性

释放被捕示威者并撤销控罪

港府至该时限过后并无回应,提出限期之网民与加入声援之学生组织继而发动于21日早上包围立法会与政府总部。后来人群从政府总部转移至警察总部,再有分支先后到湾仔税务大楼和比邻之入境事务大楼围堵进出口。香港区域法院(地方法院)所在之湾仔政府大楼则已预先关上进出口。

后来,部分示威者折返金钟,到位于政府总部南面约300米,与高等法院相邻之金钟政府合署集结,但该大楼早已关上闸门。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20日没有如期回应示威民众有关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例及释放被逮捕的示威者等几项要求之后,香港学界宣布的包围政府总部行动6月21日早上逐步启动,以学生为主的数以百计的抗议者聚集在香港立法会外,包围了警察署。香港政府则宣布当天关闭。

悬挂的、地上的、人们带来的标语有:“这是香港,不是中国……撤回送中抗恶法”“撤回恶法 追究暴行责任” “不要开枪 我们是香港市民”“林郑,不要杀害年轻人”。有人的帽盔上写着“自由”。

示威者在立法会外主要街道设置路障,而在警察总部现场抗议者要求见警察署长卢伟聪对话。

抗议者2019年6月21日占据了香港政府总部外的一条主要道路。数百名黑衣人士封锁了香港议会外的一条高速公路,要求亲北京的香港特首辞职。

美国之音驻香港记者在现场见到了群众团体“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民阵副召集人黄亦武、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这似乎表明学生抗争行动得到其它团体关注和支持。

胡志伟告诉美国之音,支持学生抗争热情,只要学生一直保持和平态度,就能保持这场运动巨大的张力。

特首办公室己処高度戒备状态,不过没有特警,院内有警车。为应对安全问题,特区政府己宣布今日关闭。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说,今后将与学生多沟通。

现场有大批媒体报道这次行动。

此前,香港的六家大专院校的学生会表示,如果香港政府在周四下午五时前不做出任何答复的话,将会有连串升级行动,包括包围政府总部、香港特首的官邸礼宾府、警察总部,又将会发动“三罢”(罢工、罢市、罢课),发动民间不合作运动和堵塞道路。

这些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6.12暴动定性、撤销被捕市民检控、追究警察滥用暴力等。

另外,民间人权阵线表示,在6月23日(星期天)将不会发起大型示威游行,改为呼吁公众参加今年的“七一大游行”。

不满港府未回应诉求 示威者包围警署抗议

虽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已公开向香港民众道歉,但不少示威者仍因她没有具体回应诉求,而要求她在6月20日下午五点前回应。眼看她依旧保持沉默,21日早上,示威者开始集结于政府总部外。

由于港府没有在周四 (6月20日) 下午五点前回应示威者的五点诉求,逾千名示威者隔天(21日)一早便集结在香港政府总部及立法会外,准备执行计划中的“行动升级”。 到了中午时间,警察总部已经遭完全包围。刚出狱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要求取消6月12日暴动定性、追究警察滥用暴力,却未见政府正面回应,人潮越加集结。

香港独立媒体网报导,下午,警方派出谈判专家期盼民众离开,澄清没有要清场,但是站在警总入口的高处,遭到黄之锋批评“好似皇帝出巡望住班蚁民”。

下午两点,大批示威者包围湾仔税务大楼,又转移到入境事务大楼。然而仍然有示威者聚集在湾仔警察总部后门。

稍早情况

根据香港01报导,在周四下午5点的回应诉求期限过后,数个由家长组成的团体在民主派议员的陪同下,在香港特首办公室外,要求林郑月娥出来跟民众对话,并强调他们会持续留守,并守护年轻人。

此外,香港的大专学界也在周四傍晚重申完全撤回修订条例草案、收回六一二之“暴动”定性、撤销对所有抗争者的控罪及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警察滥权暴行等四项诉求,并预告将于周五上午7点后发动和平包围政府总部的全面升级行动。大专学界没有采纳民阵的第五项“林郑下台”的诉求。

周四入夜后,陆续有零星的示威者在立法会外的示威区献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而香港政府也在周四晚间九点半左右宣布,基于安全考虑,政府总部周五将暂停开放,除了职员不必到政总上班外,所有访客活动都延期或取消。 特首办公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港府在6月18日的记者会上已回应了不少疑问,但他们昨晚的回应,依旧没有呼应民众的诉求。

示威者逐渐集结

在一夜的等待后,周五早上示威者逐渐在政府总部及立法会外的示威区集结。 除了警方在重要政府机关的入口处设置防护外,路上交通尚未受到太大影响。 但早上七点后,身着黑衣的示威者开始在立法会外集结,而立法会议员们分别告诉香港01,他们希望示威者在周五的行动中以不流血、不被捕及不受伤为原则。

除了一般示威者外,周一出狱的雨伞运动领袖黄之锋也现身立法会外的示威区。 早上八点过后,逾千名示威者已抵达立法会外的示威区,而政府总部附近的添马公园也有数十名示威者集结。 不少大学的学生会也在立法会附近设置物资站,而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苏浚锋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目前维持住民意及催促当局退回暴动定性是首要目标。 他强调香港市民不会无故暴力冲击,而若有行动升级的话,他认为在场示威者会视现场情况决定是否参与。

中国应防范外布势力的威胁

不少学生团体与家长团体预计将投入周五在香港政府总部及立法会外和平抗争的行列。

根据南华早报报导,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本周警告,中国官员应该认知到外部恶势力侵略中国的风险越来越高。 他说: “随着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境外输入性风险日益增多,已成为影响我国安全稳定的最大外生变量。 敌对势力渗透颠覆破坏活动更趋公开化、常态化,呈现出”源头在境外、行动在境内”的特点。 ”

此外陈一新在文章中也提到,为了抵御被网络强化的威胁,中国必须加强网上巡查管控措施,坚决打击网络政治谣言和有害信息。 他写道: “我们防范的重点要放在防范化解网上意识形态风险上。 要做强做大做响政法网络新媒体,创新政法网宣铁军建制机制体制,建设强大政法网宣铁军,不断改善网络政法舆论生态。 ”

南华早报认为,虽然该文章并未直接提到香港的反逃犯条例示威,但分析师认为这样的角度与中国长期防范香港公民社会影响中国内地的公民社会之立场有关。

 

新闻来源: BBC/美国之音/德国之声/南华早报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