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党又“不反大麻”了,机会主义还是缺乏有效政纲?

作者:汇泽

据报道,联邦保守党党魁谢尔在大麻方面又再次180度大转弯,“此前反对大麻合法化,现在他说,如果一旦执政,保守党政府不仅同意保持大麻合法化,而且还会支持赦免仅因为拥有大麻而被定罪的加拿大人”。

714日,谢尔在接受中文媒体的采访时表示“无力回天”,似乎显得很无奈。

然而,谢尔在627日接受加拿大英文电视采访时表示:我们将保持大麻合法化,我们不会改变这一点,我们也会支持赦免这些刑事记录的想法。

71日,谢尔在BC省的基隆拿度过了加拿大国庆节这样一个特别的夜晚。也许这个地方对谢尔的特别之处,在于这里是多家大麻企业集中的地方。在国庆节的当天,谢尔对“大麻业界人士”发表谈话别具特色,谈论大麻经济为当地创造了就业,然后向大麻业界人士表示,确保这个新兴产业的成功还“需要做很多工作”,如果保守党执政,还将通过资助研究,帮助大麻产业进一步增长……。

——很显然,谢尔714日在华人社区面前,讲的是领一套:只会讲“无力回天”,而不会讲这些鼓励大麻经济增长之类的话语。

事实上,保守党早就对大麻的立场早就松动,时而又遮遮掩掩。在华人社区,一位保守党华裔候选人坚持称:“保守党讲到明是反对大麻咯”。2017年,保守党副党魁Lisa Raitt分析:“我很诚实的与在座各位分享,如果我们在2019年使用大麻非法化的战略,我们将面临与2015年一样的结果。”另一位资深保守党议员、后来摇身一变自立门户成立人民党的Maxime Bernier则表示,“我支持对大麻实行无罪化,我对合法化的辩论持开放态度”。

保守党明确、干脆彻底的大麻大转弯,显示在投票上。针对一项豁免以往拥有大麻控罪的法案,保守党议员清一色投了赞成票(包括谢尔本人)或缺席弃权,没有人像以前那样投反对票。这一投票结果很难用被动的“无力回天”来解释。

也许,谢尔没有忘记,他曾在电视面前证实自己在年轻时吸食过大麻,并对电视主持人说“我希望我父亲不会看这个节目”。

保守党谢尔关于大麻的最新表态,是对保守党华裔候选人宣称的“保守党讲到明是反对大麻”的破产。

机会主义的两面派,拿不出有效解决方案

保守党一时宣称“反对大麻”,一时又表态“不反对大麻”,自我矛盾显示到了极致。其实反映出来的是保守党的机会主义倾向——在不同的场合,针对不同的群体,表现出不同的立场,出尔反尔。当保守党认为族裔社区中煽动对大麻的概念化议题有利时,就不遗余力地以编造议题,以“支持大麻”或“反对大麻”来制造恐惧,投机取巧。

但是,问题不在于“支持”或“反对”大麻,而在于如何应对实质:加拿大的社会现实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使用大麻,并且还在呈选增多的趋势;加拿大未成年的少年使用大麻的比率,位居西方国家第一,并且远远高于使用香烟的比率;而非法集团和犯罪分子恰恰利用大麻黑市的机会,从中获利。

近期公布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黑市大麻的价格在降低,而正规市场的大麻价格则比黑市高出57%,有的甚至高出80%有言论认为,此数据显示规管大麻没有起到效果,而笔者认为正好相反:由于受规管的市场逐渐普及并获得认可,黑市已经不可能像以往那样垄断整个市场,从中获取暴利,而不得不以廉价方式试图保持市场。从香烟市场可以看到,黑市香烟价格同样低于规管市场,规管香烟要比黑市价格高出300%-400%,但是黑市香烟并不能够占主体。以综合手段挤走黑市大麻经济,斩断黑市家族集团的经济来源,是个长期的过程。

面对大麻的问题,有人做鸵鸟对此置若罔闻,有人则提出将大麻“无罪化”,亦即单纯将大麻“合法化”。而自由党从一开始就提出要对大麻“法治化和严格规管”,通过有效的管控,防止大麻落入青少年手中,斩断黑帮从大麻黑市中获利,这才是把社区与民众的安全放在首位,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问题。

令人担忧的,是安省保守党福特政府的“大麻自由市场化”以及“两步走”的政策,变相纵容黑市大麻经济的继续繁荣。上届自由党省府坚持要管控大麻销售渠道和使用范围,禁止私营店铺销售大麻,禁止在公共场所、机动车内和工作场所使用大麻。而福特保守党的财政部长则宣称大麻市场“对小生意者来说是个机会。省府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允许私营店铺参与“自由市场化”,开放在公共场所吸大麻,允许大麻店铺距离学校500/150米,允许大麻店铺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开张……。

而谢尔的最新表态,声称要做很多工作确保大麻产业的成功,则显示他和福特政府的“繁荣经济”的思路是一样的。

谢尔在评论加中关系时,也是类似的机会主义手段,一方面批评执政党,鼓吹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力图推动进一步升级和对立,一方面又对华社称希望推进与中国关系。两副面孔,只是炒作口号和争议,拿不出任何实际的解决方案,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