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大三罢”启动:抗争之火蔓延全城

8月5 日,香港民间发起“全港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并在下午1时开始于全港7区举行集会。“全港大三罢”获得广泛响应。航空界罢工导致过百班航班取消,由负责空管的民航处到本港多家航空公司都有人响应,其中香港航空超过200名员工参与公开信联署。医护界则是发起“罢工不罢医”,以佩戴黑色口罩边上班边声援罢工。近800名金融界人士展示员工证表达诉求,又有逾700位演艺圈人士实名连署支持罢工。

 

在30几度烈日当空之下,黑压压的人群午后涌到各区参与露天集会,所有会场都迫满响应“三罢”的市民。金钟添马公园、旺角麦花臣球场、黄大仙广场、大埔风水广场、沙田百步梯、屯门文娱广场等6个区都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唯一的例外荃湾区,虽不会举行正式集会,但有网民号召民众下午1点到荃湾公园“赏花赏树,思考香港前路”。

 

除了7区三罢集会以外,有民众发起在同一时间包围天水围警署,抗议日前有女示威者被警员抬走时露出内裤,但警员拒绝让她整理衣物。下午2点,天水围率先出动防暴警察,并施放催泪弹,但是还未能驱散民众。及后,在各区陆续出现示威者堵路的情况,警方迅速和大规模地在港岛、九龙和新界最少7区频频施发催泪弹,无论民居旁边或核心商业区无一幸免。到傍晚,北角出现白衣人持棍袭击示威者,双方一度互打,其后白衣人离去。

 

为何而罢?

 

就读放射治疗系大学三年级的Wesley,正在医院进行暑期实习,他与班上过半同学一同罢课。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其实在决定是否罢课时非常挣扎,因为实习是毕业的必要条件。我们都不知学校和医院会否处分,也可能影响未来的事业。但我决定要做正确的事,因为在这个关键时刻,更重要的是要履行作为香港公民的责任,这比作为学生更重要。”这一天,他和响应罢工的父母一起到离家最近的黄大仙参与集会。广场内,“香港人加油”“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等口号不绝于耳。纵然挤到外围的人潮已经听不到舞台上的演讲,众人还是顶住太阳,没有离开。

 

Wesley的父亲Eric在外资公司任职中层管理人员,他也响应罢工。他告诉德国之声:“年轻人已经做了很多东西,逃犯条例是因为他们才能暂缓,也很多人被捕和受伤,我们大人都应该做点事响应。”Eric说公司气氛开放,没有向员工施压,所幸同事也不会因为政治立场互相標簽。他也希望社会上的人能够理解罢工的理念:“三罢是要令林郑管治困难,令她回应诉求,否则大家都会一直僵持。但凡做每件事都需要付出,短期内会令大家不方便,但我们争取的东西,将来所有香港人都会得益。”

 

现在正值暑假,许多学生利用暑假投身运动,Wesley希望罢工能让更多不同阶层的人加入运动。“最近警方禁止了许多游行,上街抗议的风险也愈来愈大。我们希望透过罢工,令更多劳动阶层和一般市民以和平的方式抗议逃犯条例和警察暴力。”

 

经济影响作为谈判筹码

 

而在政府总部旁的添马公园,29岁的Alan正和朋友参与金钟区的集会。相比起来,在中资银行工作的他,决定罢工或许要承受更大压力。他向德国之声透露:“多数同事其实都是支持的,但我今天早上请假时,主管要求我自拍给他看,他说今天非常敏感,如果一整天都不现身公司会有‘极大的concern’。我相信公司会数人数的”

 

虽然如此,他仍然决定要站出来,除了因为五大诉求未获回应,他也认为要在经济上向当局施压。“金融业是香港经济支柱,如果有一定人数参与罢工,影响到香港运作而且有经济冲击,希望能以有影响力的方法,作为与政府谈判的筹码。我相信大家做了第一次,就有能力和决心做第二次,即使政府今天不回应,对未来的运动来说也多了一个选择。”

 

在三罢的同一天,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率领所有问责官员举行新闻会,这是她在半个月以来首次面对传媒。但对于民间提出的五大诉求,林郑月娥的立场没有丝毫动摇,反之把矛头指向她口中的“极端分子”,并多次谴责示威挑战国家主权。

 

几位罢课和罢工的受访者都异口同声表示,林郑月娥的表态不单对争议没有帮助,更有反效果。Alan向德国之声表示,林郑的发言只是为中共和警察护航,已经没有期望。Eric则认为:“她是火上加油的人肉录音机。其实我觉得她并不是不理解(诉求),她这番话的对象不是香港人,而要是向大陆说,合理化将来叫大陆介入的要求。”大学生Wesley反驳:“她完全没有回应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抗议的原因。我们学生很想每天抗议吗?其实是很累人的。

 

大众运输瘫痪

 

而在8月5日早上七点,正当人们从睡梦中悠悠醒转,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已经在号召港铁钻石山站、荔景站、炮台山站不合作运动,以期同时影响绿线、红线、蓝线的三条路线通车。除了这三个站点之外,在其他站点也陆续传出阻碍列车行进,示威者与乘客爆发冲突的零星消息。稍后,港铁宣布西铁线、荃湾线、东铁线、港岛线、观塘线与东涌线等6条路线受阻。另外,屯门站因有冲突,车站关闭。在下午1点左右,港铁宣布全线服务陆续恢复运作。

 

之前曾经爆发过白衣人无差别袭击事件的元朗站,在早上7点时出现数名黑衣人手持“只有暴政、没有暴徒”等标语走过站台。稍晚又有事民批评警员未在元朗黑夜时执法,被其他市民劝阻,之后又有多人大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5日凌晨开始,多名示威者在路边就地取得水马、铁栏、冰棍筒(交通锥)等杂物,在美孚、黄大仙等地设置路障。昨晚也有一些人剪断电缆或是用黑漆毁损交通信号灯灯。运输署在清晨宣布,有至少60条日间巴士路线需要改道,也有路线被迫暂停。

 

香港的班机也受到影响。截至早上7点,香港机场官网显示,有170个离港及抵港航班遭到取消,其中大部份是以香港为基地的航空,如国泰航空、港龙航空与香港航空。

 

前夜集会演变成游击战

 

8月4日周日,示威者分别在将军澳与西环举行集会游行。在将军澳,示威者向警署丢掷砖块打破窗玻璃,警察出警局后示威者就散去。稍晚在西环举行的集会,正当示威者逐渐往中联办走去,还有几百米的距离时,警察就施放催泪弹驱赶示威者。示威者见状随即离开西环前往铜锣湾。

 

示威者用“快闪”方式阻塞交通: 他们在铜锣湾主要道路上设置路障就离开,等到警察抵达路障地点时,就已经找不到示威者。根据德国之声记者直击情况,警察一度在轩尼诗道与示威者对峙,并且突然往前冲想要逮捕示威者,但是却没有成功。

 

接著整个晚上,示威者都呈现多区游击的形式: 铜锣湾、观塘、天水围、黄大仙等地都有示威者聚集。有的是在路上设路障,有的是在警署外聚集,有的朝警署丢砖头。之后,防暴警察出动,举旗、射催泪弹,甚至还被看见未举旗就发射海绵弹和胡椒弹。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凌晨4点45分在牛头角分区警署会晤传媒。现场记者问,观塘署警员从高处发射海绵弹,不但没有警告,室内没有开灯也看不到警员编号,余铠均回答,警方使用武力的大原则没有改变,会用最低武力驱赶示威者,在现场可行情况下会警告,需要瞭解现场同事在什么情况下开枪。

 

新闻来源:德国之声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