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要推翻性教育,福特为何不换汤不换药?

作者:汇泽

上周的文章曾说到,福特政府在地铁修建问题上变来变去,为了政治需要频繁「改线更张」:一时是声称要「全部地下」的「Subway, Subway, Subway!!!」,一时又要改变线路,一时又宣称可以「部分地面」。有关地铁的「宏伟靓丽」修建计划是一个接一个地不断提出,承诺是推翻一个再接另一个,但结果是拖延了建设进度,多伦多的快速公共交通建设很少有真正开工,也很少有竣工投入使用(只有士巴丹拿地铁延长线修建完成,Eglinton轻轨正在施工,而这些都与福特无关);同时白白增加了很多金钱损失。

然而在821日,福特政府再次展现了它多变的性格,新的性教育出台,也可能让很多原先福特的支持者大失所望。在经过一年多的信誓旦旦竖立新的承诺,推翻前任,所得到的结果是「汤没有换,药也没有换」,只是其中几个的顺序替换了一下,而且有的内容比以往更为坚持,而且花费了多花了一百多万元资金。

福特的立场变来变去,再次得到重复验证。在选举之前,福特曾经表示2015版的「健康与体育(HPE)」课程中的性教育内容「完全不可以接受」,誓言要取消这些内容;上台之后,有关的课程回到了1998年的内容,福特还曾强硬宣称,任何教师如果胆敢继续教授其中的内容,将「绳之以法」。但是人们对「历史在循环中前进」这句古话也许有新的体验:有关课程中的性教育内容反反复复转了一圈,最终出台的性教育内容摆在安省人民眼前时,发现等于重新回到2015版的原点,和原版相差无几。

「极端」内容不仅没删,有的新规更「极端」

2019版的性教育内容,与2015版到底有哪些变化?第1年级让学生知道各个身体器官的名字,包括「性器官」的名字,继续保留没有变化;关爱自己的身体和身心健康,没有变化。6年级,「手淫」内容继续作为教师的补充选项,继续保留没有变化。当年反对2015版性教育运动组织者宣称所反对的所谓「极端」的内容,都没有被删除,而是继续保留。有的只不过是调换了一下位置,有退后,也有提前。

有关「性取向类别Gender identity」的内容,从2015版的6年级推迟到8年级。而有的内容还有所提前,「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的内容则从2015班的6年级提前到5年级。「认可Consent」的内容也被提前到多个年级,2019年新版内容还进一步与时俱进,加强了网络凌霸、远离电子烟及大麻、防止脑震荡等内容,这些都是在2015版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对所有学生的保护。

此次新闻发布的时候,省府特别宣称允许家长可以拒绝让孩子参与性教育课程的学习,有权让学生不学习某些内容。其实这也不是新的规定,而是上届韦恩政府时期已经有的权利。不同的地方在于,韦恩政府允许学生拒绝参与任何一堂性教育的课,没有限制;但此次则不然,规定有的性教育课内容学生不得缺课。这实际上是比以往更「极端」。

福特出尔反尔改变立场,但是有人没有改变立场。一直反对性教育的谭雅(Tanya Granic Allen)认为这是福特的「背叛」,福特是个「撒谎者」。她说韦恩的性教育「不仅依旧在教,而且还在所有年级中教授,没有一样被取消。福特向安省父母们说谎了!」

目前的问题是:当年和谭雅站在一条示威线上的人,包括部分省议员,是否也跟着转变了立场。如果他们现在站在了谭雅的对立面,转而支持福特政府的2019教育大纲,那么他们应该面对和自己心灵的矛盾,他们应该向支持者交代:或者当年反对这些性教育内容是错了,或者现在支持这些同样的性教育内容是错了。他们需要解释,为何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诚信,出尔反尔。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