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有答(9)

本报专栏作者:张佩珊

 

今日主题:上课乐趣, 超级棒

 

问 (1): 上课乐趣有多夫? 大家分享一下。

 

答 (1): 上课时,学生突然说: 我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

 

我笑说,啥意思?我中文不好。她解释后了,我领悟了。我每一分每一秒,身体都给不合作的同学掏空了。

 

又一句,更精采,更贴切。有些同学能够让我的“一口老血喷出来。”

 

平常,我是长备一条红色手帕在口袋,给学生气得要命时,随时拿出来给他们看。(一笑)

 

问 (2): 吐血啊,琴童的妈妈也吐血啊。妈妈是24小时,到子女80岁都是紧张的。

 

答 (2):是的,是我妈妈常跟我说的。我这个“孩子”,常嫌老妈对我叼嚕。

 

问 (3) : 学生家长对上课乐趣的感想。

 

答 (3): 真佩服老师能有那么多有趣的办法,课堂气氛活跃得不得了。

 

张老师引导式的教学让孩子在自信、开心及超高的兴趣点上接受新曲目。这样的学习成效不大才怪. 怪不得这么多的孩子进步快。

 

老师最费脑筋,每天要想一段段故事,引领小朋友感受每段音乐需要表达出的感觉,没有老师的到位指导怎么会有小朋友们的成绩。

 

(张佩珊导师是皇家音乐学院华人钢琴考官。读者有学习上有任何问趣, 欢迎致电 (604) 377-3118 或浏览www.easypiano.ca。请关注微信jc0728)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