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冰枝当总督对华人有什么用?

作者:林达敏

1867年,加拿大脱离英国独立,但语言、文化、政治、情感都没完全脱离,所以英皇仍是加拿大的元首。总督是英皇在加拿大的代表。伍冰枝的祖籍是广东台山四九镇玄潭村,香港出生,三岁随父母移居渥太华。她于1999年10月7日—2005年9月27日任职加拿大第26任总督。

华人常批评伍冰枝与华人社会没有接触,当总督对华人没有用。她与华人有距离,有其家庭历史的原因。她祖父早年移民澳洲,当时华人女子极少。很多华人都与澳洲女子结婚。伍冰枝祖母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澳洲人。祖母不会说中文,所以伍冰枝祖父家中已不说中文。但还是世代吃中国饭菜。她爸爸只懂得两百个字的广东话。爸爸十一岁时,在悉尼唐人街一间蔬果店工作,就发誓不让自己葬身在唐人街,所以很希望子女能融入加拿大社会。他们一家到了加拿大后,有人对伍爸爸说:“你们到子女那一代,就会融入加拿大社会了。”伍爸爸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不是下一代,是现在!”

伍冰枝还在幼儿园的时候,爸爸对她说,“你想不想学法语?”她很兴奋地说,“要!” 其实,她那时不知道什么是法语,也不知道自己正在讲英语。由于父亲的缘故,她从小就学英语和法语,但没有学中文。她自认是中国人,并引以为荣。有人曾问她,一生中最大的憾事是什么。她回答说,“不会讲中文”。但她喜欢中国的字画和饭菜。小时她不会收拾地方,总是一塌糊涂,妈妈把她赶到厨房去,说,“你以后就打理膳食吧!”因此她从小就会烧中国菜,并以此为终身嗜好。她对儿时所吃之味,无法遗忘, 还把中国菜带进了总督府。 她在总督府的第一顿中国饭是:卤水牛肉,水果明虾色拉,芥兰鸡柳,四川凉面和米饭。

当她初出道时,曾主持过一个饮食电视节目。有一次她自己示范做中国式烤鸭,用料是姜、蒜、马蹄、冬菇、酸梅酱、豆豉、生抽、烧酒,还示范用中国的大菜刀拍蒜。她说中国菜的配料最完美。这一集Chinese Home Cooking  with Adrienne Clarkson还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

1979年,中国作家协会邀请她访华。她到了北京、上海、杭州,顺道回乡寻根。根据神马文学网“伍冰枝:华人女总督的传奇之路”,她的堂姐伍美兰居广州。伍美兰说战前他们都住在香港,见过伍冰枝。战时他们回了中国,伍冰枝一家去了加拿大。但他们还经常有联系。伍美兰的姐姐和弟弟曾多次来加拿大探亲。当伍冰枝写自传的时候,曾要他们提供伍氏家族的资料。伍冰枝退位后,曾与丈夫索尔到中国参观白求恩纪念馆,写了一本《白求恩传》。她妈妈在医院病危时,她把妈妈接了出去看尊龙(John Long)主演的《末代皇帝》。妈妈的评语是: “爸长得比尊龙还漂亮!” 当她爸爸90岁时,她带爸爸去看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

登陆加拿大对所有移民都是一个挑战:语言、文化、环境的差异,让一些人苦不堪言,然而他们勇敢面对一切,积极地去学习,去适应,很快就融入了加拿大社会。退位后,伍冰枝写成了《我们都有藏身之地》(Room for Us All),内容收集了10个移民跻身加拿大主流社会的经历,把他们的故事分享、交流。其中一位是她的朋友陈胜(译音:Tran Thang) 。陈是越南华侨,坐船逃出越南,在香港的难民营被挑选到加拿大。他是电视、电影摄影师,曾经一度与伍冰枝一起共事。当老杜鲁多宣布要接收10万越南难民时,有民间右翼游说组织 “全国公民同盟” (National Citizens Coalition),说这些难民大多是华人,不要让十万华人来加拿大,而且每个华人会再担保15个人移民。他们在全国刊登广告,反对政府的 “印度支那难民特定方案” 。伍冰枝在介绍陈胜一文前写了很长的序,指出有助人精神,伸出同情之手是应该的。她驳斥了反越南难民的论调。

伍冰枝又与丈夫成立了加拿大公民研究所 (Institute for Canadian Citizenship),协助移民融入加拿大和宣扬加拿大人接受移民。总部就设在多伦多唐人街士巴丹拿道(Spadina Ave) 260号五楼。伍冰枝并不是“去了那边的人”,她是心怀华人的。她曾经有过这样的自白:

“我认识到,身为一个对西方事务有不能改变, 投入而又事业有成的华人,我使他们感到自豪。他们懂得,所有那些苦力和洗衣工人,以及只身经营餐馆的老一辈华人,倘享有同等机会,他们有可能像我一样事业有成。我了解他们视自己与我息息相关的心情。他们明白,虽然我不能够回乡定居,却为他们感到骄傲。我尽管感情上深被中国激动,迷恋故国, 可是,自己的一生和居住地,早被命运和际遇牵制,除去最亲密和最热情的友人,并没有任何事物注定我与中国扯得上关系。可是,如今这些友情,像所有友情一样,已经起作用,并且改变了我的人生。我体会到,虽然已经回到过中国,今后将会再回去。”

名义上,总督享有全国最高的行政权力,而实际上只是形式上的职位,实权操纵在总理手上。伍冰枝到什么地方,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都由政府安排。她自己要做什么事,都得由政府批准,毫无个人自由。而她的服务对象不是华人社区,而是整个加拿大。她的活动舞台,不是华人社区,而是整个加拿大和全世界。我们不必强求她参与华人社区。杀鸡焉用牛刀?剥花生焉用大铁锤?

伍冰枝退位后,有了广大的社会影响力,在大众文化中,她的影响力比任何政治家、教授或宗教领袖都要大。她才华横溢,说话有技巧。她现在有了个人自由,到处写文章,发表谈话,组织会议,利用报纸、杂志、电视、电台、网络做有系统的分析和报道,宣扬自由主义、多元文化,反对右翼民粹主义,使社会人人了解。自由主义,就是给每个人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容忍别人,尊重少数。多元文化就是海纳百川,包容及尊重政治、宗教、种族、地域及文化的差异而从四面八方受惠。伍冰枝的努力,传递并强化这样的价值观,促进了各阶层及各族裔的团结,这就是她对华人的意义。华人社区,以小商人和医生为领袖,大家也宣扬自由思想和多元文化,但没有伍冰枝的影响力。

伍冰枝成为总督,并不表示加拿大没有种族歧视。加拿大人对中国认识肤浅,往往以偏概全,为某一独立事件所主宰。伍氏的成功,充分体现了华人的勤奋和智慧,正越来越得到加拿大社会的认可。也表明了加拿大更加成熟,世界大同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皮尔逊 (Lester Pearson)总理打算提名乔治 . 叶礼庭(George Ignatieff) 为总督,但考虑到加拿大尚未能接受一俄裔人,最后只好作罢。 35年后,加拿大出了华裔的女总督。乔治. 叶礼庭是前自由党魁迈克尔. 叶礼庭(Michael Ignatieff)的父亲。乔治的父亲是沙皇最后的教育部长。俄国革命后被抓,但释放了,和家人逃到巴黎,又再逃到满地可。乔治九岁时到加拿大,在多伦多大学毕业后,获奖学金到牛津读硕士,学成后参加加拿大军队,后进入外交部,与皮尔逊在加拿大驻英专员公署(即大使馆)共事。皮尔逊成为总理,乔治成为驻联合国首席代表。

加拿大人不承认有种族歧视,常说“没有种族歧视。一个人不被别人好好对待,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做好!” 什么叫没有做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伍冰枝成了总督,白种人可以更振振有词讲这句话。但她的经历,已显示出种族歧视有办法可以对付,并且也显示出华裔青年就业,无需把自己局限于医生、理工科教授、工程师、电脑员、会计和小商业。行行出状元,只要努力,任何行业,职位皆可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1979年9月,加拿大电视台(CTV)播出了纪录片 “校园大平卖” ,说中国学生占了加拿大大学的便宜,而镜头所对的 “中国学生” ,全是加拿大公民。此事在加拿大的华人社区引起强烈的反应。有人张冠李戴,说伍冰枝是该片的监制。她那时在加拿大广播公司 (CBC)主持一新闻节目叫 “第五阶级” (Fifth Estate) ,并不在CTV工作。 “校园大平卖”和她扯不上任何关系。

华人在加拿大越来越受到重视,无论学界、商界、医界、法律界、金融界或服务界等各行各业,皆出了不少人才和成功人士。近年更冒出不少成就不菲的政治家。伍冰枝一步一个脚印地,从一个传媒工作者成为出类拔萃的,令人敬仰的总督,可说是枫叶国的一个奇妙经典。

图片1:年轻时的伍冰枝

图片2: “全国公民同盟”反越南难民漫画(图片来源“ Portraits of A Challenge”)

图片3: 伍冰枝著“白求恩传”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