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主党领袖辛格:第一个领导加拿大联邦政党的有色少数族裔

2017年10月1 日,贾格米特.辛格(Jagmeet Singh)当选为加拿大新民主党领袖,成为加拿大有史以来第一个领导联邦政党的有色少数族裔。在不久前的党领袖电视辩论中,他的表现让许多过去不熟悉他的观众刮目相看。长期关注新民主党事务的资深记者蒂博多( Hannah Thibedeau)不久前在CBC的党领袖系列节目里介绍了辛格。

现场应变能力为人称道

辛格出任新民主党领袖后,最先引起注意的是他的现场应变能力和交流能力。他在主持集会或演讲时遇到闹场挑衅的人,总是能保持冷静,不失风度,而且能很快重新控制场面。在不久前的一次蒙特利尔竞选活动中,一个闹场的人不停地大喊大叫。辛格忽然对他说:“来,兄弟,让我们拥抱一下吧。”然后真的上前抱了他一下。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一下子瓦解了对方的斗志。特鲁多的“黑脸妆”照片曝出时,辛格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回应被普遍认为是几位党领袖中最真诚和最得体的。

当时在场的蒂博多说,辛格在与人面对面的交流时散发出魅力,而且很上镜。一些评论人士甚至认为他在这方面可以和自由党领袖特鲁多争锋。他的另一个特点是非常注意穿着,永远以三件套西服示人。这是因为他父亲从小教导他:要得到别人的重视,穿着一定不能马虎。他在接受采访时则把穿着称为他的“社交盔甲”,并认为一身西装有助于打破人们对锡克族的偏见。

小时候饱尝艰辛

辛格的父亲给几个孩子都取了英语名字,辛格出生证上登记的名字是“吉米”。这个名字让他在学校里比较容易被同学接受。但是他在8岁那年忽然生出了寻根的热情,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贾格米特”,并且开始留长发。他的改变很快为他招来了霸凌。辛格后来在采访中说,他那时很迷惑,他上三年级时和前一年上二年级时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因为改了名字和装束,他的肤色就成了一个欺负他的理由。

辛格的父亲原是医生,但后来开始酗酒,不仅摧毁了自己的健康,也给家人带来极大痛苦。辛格上大学时成了弟弟的监护人,同时还要照看父母。他父亲后来的戒酒和康复得益于一个由公共医疗保险支付的家庭护理项目。这使他成为一个公共医疗系统的维护者,坚信每一个加拿大人,无论其职业和收入,都应该获得所需的医疗服务。

他在回忆录中也披露了十岁时曾被一个跆拳道教练性侵的往事。

争议和批评

在当选新民主党领袖不久后的一次采访中,辛格被问到1985年的印航空难。这次空难造成329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印裔加拿大公民。根据两个加拿大调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策划这起空难的是锡克族分离运动激进分子帕玛(Talwinder Parmar)。辛格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没有明确表示接受这个结论,只是说找到真凶很重要。他的模棱两可引起了批评,几乎酿成丑闻。他在几个月后改变了立场,宣布他接受调查结论。

但是辛格受到的最主要的批评是他没有为领导新民主党“做好准备”。刚刚当选时,他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有几次被发现并不熟悉该党在一些议题上的立场,或是不了解有关情况。蒂博多说,那时他显然是真的没准备好,还处于学习阶段。他在这次竞选中再也没有犯过同样的错误。

他的族裔是否会成为障碍?

在加拿大,一个政党的筹款能力直接关系到它的生存。这段时间新民主党获得的捐款不多,竞选开始后颇有些捉襟见肘。蒂博多说,出现这种状况有新民主党自身的原因,也有辛格的原因。有些人私下里告诉她,他们喜欢辛格的主张,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但还是不想把票投给一个棕色皮肤并缠头的人。

辛格对特鲁多“黑脸妆”照片的回应改变了许多人对他的印象。蒂博多说,她在竞选集会现场能够感受到比以往更高的热情。但是这种热情是不是会转化为更多的选票,现在我们还无法下结论。

来源:RCI with CBC,Front Burner; 作者 吴薇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