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放水未来可期

过去数月,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贸易问题主导了全球股市,黄金价格走向,中东地区,尤其海湾地区伊朗,沙特冲突加剧,两河核心区地带土耳其—库尔德武装局部军事冲突正在重新改造中东格局,对油价的影响则是立竿见影的。货币政策方面,各国央妈还是走出了货币竞相贬值趋势,最大央行美联储也正式开始重新扩表。政治层面,目前全球高度关注美国即将开启的总统大选年,作为局外人,美国总统大选似乎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作为投资者,美国总统大选进程和结果以及对外政策等系列政治风险的外溢,将不可避免对全球政治格局,金融市场带来巨大冲击。因此,在金融市场中纯粹的交易行为,单一的守着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而忽略地缘政治研究,对于趋势的把控从长远看是片面的。

虽然美联储还处于中期降息周期,且已经进行了购债,扩表操作,尽管美联储不承认开始量化宽松,但是其他央妈的货币政策更宽松,多数也都跟进降息,这样导致了美元指数总体上还徘徊在高位强势震荡,后市不排除将继续上攻阶段新高的可能;而随着贸易问题逐步进入缓和周期,另外还需要顾及新兴国家合作伙伴的长期稳定协作,加之人民币国际化要如期推进,故而人民币汇率将维持总体稳定,重新涨回7以内只是时间问题,进而维持宽幅区间整理;美股在进入大选年之后的数月,由于反川集团的围剿,必然会出现崩跌的情形,实际上现在美国各大主流媒体几乎清一色在唱衰经济衰退,事实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还是有政治因素,资本操控下的媒体时不时的唱衰经济并夸张化,为的还是打击川普集团。

如果按照目前的态势发展,川普大概率将连任,但正由于受困于反川集团的强势围剿,他需要的美联储全面QE在短期内不会得逞,除非到了连任成功,进一步改造共和党,且美联储彼时地位会比较尴尬,独立性必然受更大挑战,如果连任成功,QE4必然如期推出,甚至不排除明年下半年提早推出的可能,这就要看两大集团届时的博弈状况。再次,外部地缘扩张是共和党的传统,只不过基于大选需求,目前川普政府暂时采取战略收缩,一旦连任成功,共和党的屠刀将首先落在中东。目前土耳其的行动正在重新改造中东格局,尤其是幼发拉底河以及底格里斯河两河所在的核心区,随着IS未来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四国的库尔德人将来势力不断削弱,政治和解协商进程推进,过程会比较复杂缓慢但未来的终局将是美军退出叙利亚、伊拉克核心区,这恐怕也是历史的进程。退而回守地中海–红海–波斯湾一带,为了维护石油–美元,这条海权线必然会严防死守,这样的话免不了会有一场各大国间或多或少都参与其中的中型战争,这将彻底改变中东几十年来的乱局。何况,如果最终2020大选被民主党意外拿下,那将会一切照旧,长期牛市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因此,黄金如果真正进入牛市,并创下历史新高,最早得是2020-2021以后的事,中期来说,将逐步的进入数月的回调周期,但由于贸易问题后面仍存在反复风险,故而这个回调周期也不会是直线式的,将伴随剧烈震荡,回调周期中也可能出现时而大涨的情况。对于投资者来说,需要时时警惕的是即将开启压爆多头态势,投资方针则是尽可能的先采取防御性的高空策略。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