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身退的奥运金牌得主陈伟群 

作者:林达敏

陈伟群 (Patrick Lewis Wai-Kuan Chan) 是加拿大著名华裔花式溜冰运动员,在索契 (Sochi) 冬奥独得男单银牌,在平昌冬奥获得团体金牌。

他出生于渥太华,是家中独子。父亲陈灿赐(Lewis Chan)四岁时移民满地可,能说流利法语,出身律师,曾任安省移民厅长高尔(Mike Colle)的秘书长(Chief of Staff)。妈妈二十多岁从香港来加留学,说流利广东话。在家中爸爸对他讲法语,妈妈对他讲广东话,在学校讲英语,所以他是三语小孩。他在多伦多法语学校(Ecole Secondaire Etienne Brule) 毕业,曾在多伦多大学读过社会科学。

陈伟群五岁时开始打冰球,妈妈说还是先把溜冰的基本功学好吧。因他的教练发现他有花式溜冰天赋,鼓励他,使他走上花式溜冰运动员之路。他曾得过三次世界冠军,十次加拿大冠军,并获选加拿大最佳运动员。大多市中华文化中心于2008年授他「风云青年」荣衔。

他每年的训练经费需要大约25万元,政府的资助不足,他必须自己筹款。为了资助他准备2010年的温哥华冬奥,世界华商大会在温哥华替他筹得三万元。多伦多Downtown Subaru(富士汽车,俗称扫把佬) 的东主梁巨祥曾向他提供奖学金。大多市中华文化中心和加拿大华人专业人员协会都为他筹过款。

在西方国家,花式滑冰融体育、商业于一身。运动员的技能被标上价码而成为商品,推上市场。陈伟群因此有很多机会参加受薪的演出,有时化妆。他最受欢迎的是「歌剧院幽灵」的化妆表演。

有一次他在美国胜了比赛,得到奖金,跟着要去记者招待会。他拖着大行李,坐上了公共汽车。迟到! 记者问他「你刚刚拿到奖金,为什么不坐计程车呢?」他说:「都给了妈妈,她为我付出了很大的牺牲!」 每个成功的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妈妈。

他在平昌冬奥的团体赛场跌了一交,他处变不惊,霎那跃起,如浪涌至,如涛而去,潮水一般,才奔向这一角,刹那又已到另一角,故此大受评判欣赏,总分没受影响,替加拿大取得金牌的荣耀。在平昌冬奥获得金牌之后,陈伟群在观众的掌声中引退,实行了中国道家的「功成身退,天之道也」。道家对人世间利害转化的关系,有深刻的洞察,认为「水满则盈,月满将亏。」个人所得将要满盈,不如停止追求,全身而退。为人处事,应当适可而止,不可过度追求以至于直奔穷途「号哭而归」。那时悔之晚矣。

法谚有言:「归根结底,人都是可悲的!」人生而软弱,成长期很长。因此自卑是人的天性,因自卑而生妒忌和争权,人性有恶。曾经立下大功的人,往往给人误认为居功自傲,忘乎所以; 声望卓著的人,给人指摘恃才傲物,为自己招来祸患而不自知。因此功成名就之后,便要离去,这样才合乎天道,合乎人生。我们都要学一点黄老。这里隐藏着盛衰存亡的道理,得失成败的奥秘,可以借鉴的智慧。正如陈伟群在光环映照的荣耀中,喝彩和掌声中急流勇退,鞠躬下台,开展自己的第二人生,这是值得成功人士学习的。

平昌奥运会加拿大花式滑冰获首枚金牌, 右一为陈伟群 (图片来源: The Canadian Press)

陈伟群与爸爸陈灿赐(Lewis Chen) (图片来源: Google Image)

陈伟群扮演歌剧院幽灵(图片来源: CTV)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