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查哨 (10)

作者:刘作义

 

那年段祺瑞从德国归来,镇守长江一带,邀请过柳到要塞看新装备的克虏伯大炮。少不了应酬,也免不了犒劳,当然都是要花银子的。这样就有一面之缘了。

那是段执政一句话就能办到的事情。

或许天从人愿。

但他的诉求始终得不到正面答复。

北伐完了也毫无结果。

一转眼十来年过去了。

他不愿晚辈看笑话,这也是不去汉口的原因,始终郁郁不乐,后谢世。

其实他一开始就错了。

离开史馆就应带走所有私人物品。

何况还有御赐珍品?

必须记住:正确时间做正确之事。即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从军事上讲就是错失战机。

这也是时过境迁,人事全非!

当然时局的天翻地覆更是不可逆转之事。

没有预见,更没有应变。

结局必然如此。

棺木由北平南归故里。

走的是水路。

从天津运到广州。

转入西江。

船在梧州长洲岛路祭。

这是红水河与桂江汇流处。两种颜色河水合流。俗称鸳鸯江。

祭礼场面是前所未有,围观的是人山人海。

祭方是当地关府。

关府主人在北平。电报命家人办理。

主人是光绪6年(1881年)同科进士,又同时点翰林,还是柳大公子的岳父。

曾任厘金总监,铁道大臣。后人定居故都。

祭礼结束,转入桂江。

逆流而上,抵达桂垣。

长眠于漓江西岸李家村旁。

装殓穿戴的是长袍马褂,表明是前朝遗老。

但也还有一套中山装。

似乎也适应新建立的民国。

说起此套中山装也有故事。

原是为出任教育部通志馆编纂做的。但礼聘时遭到留洋的新派反对。

理由是不能聘用被推翻的封建满清遗老。

不过身前他有时还是穿着,表示还是接受推翻帝制这样巨变的。

其风光一时的另一姻亲,钱庄富户罗家清末就繁华落地。

那是户部查税。

因其代理藩司收支。结果张抚台也担了干系。

这就是俗称的火烧罗义仓。

因他家的义仓火起,熊熊大火吞噬了一切。

这样帐目就查无实据。

大事化小。

看是财产被烧掉了,其实部分转回福建老家,部分给妻小亲眷,剩余的寄放好友处。结果是福建汀州连城老家的在打土豪分田地中,化为乌有。其余的沦为多次抄家的猎物。

柳家那年在沪结婚生了柳名誉长孙。

抗战时他高中毕业后考上航空机械士。

解放后居委会要他送肥下乡。

他说有辱斯文,吃氰化物死了。

小一岁的二弟高中毕业,读完军校,升到通讯营长。没去台湾,回到家乡,自然是反革命了。

更小的三弟广西大学银会系毕业。

他一表人才。

长得像舅。

魁梧英俊。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