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是嚼過的口香糖渣,黏在鞋底:蹭掉它!

馮志强

2020年初,或者更早,地球村發生一場時疫,延續至今,攪得周天寒徹。最早出現在媒體報道中的疫情案例來自中國武漢,繼而史無前例地在境内和海外迅猛蔓延。很多國家紛紛被疫情困擾,而宣佈處於緊急狀態的國家和城市,多不勝數。

國際共識已然成形,疫情源頭就在中國。這麽多的國家和城市宣佈緊急狀態,不似開戰,勝似開戰,如同處在戰時狀態,應戰一種蛋白質,卻一籌莫展。那是一種比以往的病毒來得更聰明的病毒,COVID-19 virus。

據《星島日報》2020年4月28日報道,加拿大的亞裔社區,更明確地說, 華裔族群淪爲該疫情的代罪羔羊。該報登載《平權會》一份即時的民意調查。報告内容揭示有多達14%的受訪者相信或懷疑亞裔人士帶有新冠病毒。更有21%的受訪者表示,在公車上不會坐在一個沒有戴口罩的亞裔乘客旁邊。還有13%的受訪人士表示知悉在他們居住的社區,曾發生因為COVID-19疫情引起的種族歧視問題。

目前,COVID-19疫情高漲的時刻,華裔族群中聲稱遭歧視的聲浪也高漲起來。社會上出現的一些對華裔族群的過份言論和個別的肢體碰撞事件,即便處於青萍之末,都被冠之歧視言論或行爲。真是不能免俗啊!華裔族群一旦跟其他族裔的群體或社區閙紛爭,便以受害者的身份四出投訴,而遭歧視的投訴則出現頻率最高。

究竟,歧視是何等社會惡習?傳統的歧視概念是這樣界定的:針對弱勢群體的不公平對待可以視作歧視。弱勢可以由於群體間的差別造成;不公平特別容易發生在社會相處和獲取生活資源等方面。族裔群體相互尊重和各族裔群體際機會均等的社會氣氛則是免受歧視滋擾的社會徵候。

歷史記載,第一批来加拿大的華人是在1788年登陆加拿大西岸。説到鋪設橫貫東西兩岸,連接大西洋太平洋的火車軌道,華裔先祖豈止功不可沒,寶貴的生命鮮血都貢奉上了。華人在建設加拿大的過程中自有問心無愧的地位和頂天立地的驕傲。

由於文化背景和經濟地位的差別,在相當時期内,華人在白人占優勢的社會裡爭取不到應有的地位。這是一段十分遺憾的歷史。至於見諸報端的言論說:“加拿大社會一百多年來從未停止對華裔社區的歧視。”其實,歷史沿革至今并非這樣。

1947年,華裔公民被賦予選舉權和被選舉權。1957年,鄭天華先生成爲華裔第一人,當選國會議員。1999年,伍冰枝女士成爲加拿大第26任總督。2006年,當時政府的總理哈珀先生為歷史上的排華“人頭稅”親口道歉。時至今日,華裔族群受到相當尊重了。有了相互尊重,還要有機會均等,那才是免受歧視滋擾的多元族裔社會。享有機會均等就如同華裔族群珍惜並且維持自己的尊嚴而贏得尊重一樣,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來爭取。

首先,我們需要學會追求最大公約數的方法看待我們処身之中的多元族裔社會:求大同,存小異。既然大家具備多元化的族裔背景,我們勢必各不相同;但是我們可以和睦相處,一定相同之處多於相異之處。因此,在社會相處中不要刻意著眼在各自的差別程度上,否則勢必就會標簽化自己,邊緣化自己。一不小心,就容易跌落自己歧視自己的陷阱。

其次,我們先祖是締造加拿大國的參與者。加拿大立國在1867年。華裔先祖早在1788年已經踏足這片土地。

當前,在營造多元族裔社會的和諧氣氛,投身各族裔群體相互尊重,機會均等的建設中,我們要繼承歷史上的擔當,要激發當家管家的情懷,不要扮演可憐兮兮的“小媳婦”,也不要裝扮“怨婦”,四處投怨訴苦。已故美國總統肯尼迪説過:「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我們可否在這裡將“國家”換成“社會”,捫心自問。

同時,我們也要體察自己是否不經意地落入因偏見生歧視的光境裡,因爲有的族裔群體有不一樣的飲食習慣,食物的氣味使得我們不愉快;因爲有的族裔群體有不一樣的穿戴習慣,服飾的款色使得我們不愉快。

如此,他們招徠我們的嘲笑,甚至沒法被我們接納。由此,一種不平等的見識產生了,必然會引起不和諧的社會行爲。

我們曾經受害於被人歧視,我們豈要加害他人。“己所不慾勿施於人”是中華文化裡的精彩訓誡。我們要發揚。我們也要檢討自己。

維護華裔群體利益的社區團體要發揮守望者的角色,示警歧視或被歧視的跡象;發揮倡導者的角色,建設性地積極化解歧視事件;發揮協調者的角色,貫徹多邊斡旋,在各個族裔群體之間,增強溝通理解,消弭隔膜誤解。

很幸運,我們生活在講究人道人權的加拿大多元族裔社會。我們要守住。大家努力。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