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落沉,玉石俱焚

作者:馮志强

美國總統川普在7月14日簽署生效《香港自治法》。該項法案2020年5月21日在美國參議院提出,眾參兩院分別在2020年7月1日和2日全票通過。

《香港自治法》列明生效後,美國國務卿須在2020年11月,以及往後每年,向國會報告觸犯該法案而受制裁的官員和金融機構的名單,制裁那些附和或配合中共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或《香港基本法》的人員及其金融機構。被制裁個人可以凍結個人資產、拒絕入境或者家屬移民等;被制裁的金融機構禁止得到美國金融機構借貸、禁止銀行交易、禁止外匯交易、限製商品或技術出口等一系列制裁措施。被制裁個人或機構不得買賣或持有美國物業;甚至被制裁的金融機構公司的代表或控股股東俱不得入境.

《香港自治法》在美國國會兩院全票高效通過,川普總統迅速簽署生效。這是針對中共政府出臺“港版《國安法》”的反制行動。

港版《國安法》經中共在2020年6月1日列入立法計劃,分別在6月20日通過一讀,6月29日通過二讀;在6月30日完成立法全過程。當天(2020年6月30日),第四十九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公布該法案生效,列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

其實,《香港基本法》第23条明確规定,香港应該自行立法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可是,自從2002年以來,港府推行23條立法,屢試不爽,遭遇極大的民意反對。

而今到了2020年,香港回歸才23年,中共政府顧不得”50年不變”的承諾,脫去白手套,不再裝斯文,繼1989年,再露崢嶸,毀了香港立足世界的最後一份資本。法制獨立盡殞!

港版《國安法》列明中央对“极少数”香港国安案件有管辖权,而香港特首可以指派审案的法官。如此條文讓司法独立置身何地?更遑論保障香港價值、保障人权,乃至“一国两制”的地位。

香港將不再香港。香港在中華民族從封建禁錮走向世界開放昌明的過程中,一直發揮著功不可沒的作用。

就從國共內戰後期說起吧。中共在北京(當時的北平)建都,延請社會各界賢達赴北平共襄國是,處身”國統區”的諸多人物都是先經南下抵達香港,再北上轉進。要不然,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和會議達成的《共同綱領》如何為中共建政妝色;要不然,缺少了香港這一站,開國大典那齣戲演起來,登臺的生旦净末丑必定遜色不少。

然而,香港調景嶺一帶開放安置國民政府潰散的軍政人員和眷屬,減輕國民政府在台灣重建的沈重負擔,并且減輕中共新建政權接收舊政府時許多冗雜事項。香港的擔當和包容,要不要說一說?

香港是全球經濟活動的自由港。中共建政初期遭封鎖,還不是這區區彈丸之地攬起大陸出進口貿易的重任,還充當轉介國際金融資本進入內地的橋梁。不止如此,近四十年,內地經濟改革開放,缺了香港推一把,能有今天的格局嗎?

再説香港的熱血衷腸。在内地許多次遭遇才“百年一遇”的洪澇地震的時候,哪一次沒看見香港民衆身先現場,救災救難;慷慨解囊,捐金錢捐物資,更不在話下。

這樣的香港社會,這樣的香港價值:慷慨包容,經濟活躍,民智理達。原本是英國女皇冠上的珍珠,如今不知落入誰家的酒囊飯袋?

23條立法,民意極其反對。港版《國安法》立法之前,一個六百萬人口的城市,一百萬人上街表達民意,二百萬人上街表達民意。清清楚楚,香港的民意不要這種立法。可是,民衆反對的事情卻偏偏要去做,硬是做出來了。

英國詩人拜倫寫過《哀希臘》為這民族感嘆。當今,人們不乏激情吟唱《不要爲我哭泣,阿根廷》。現在,面對香港落沉,玉石俱焚,誰人爲之哀慟?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