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特朗普其人其事  

作者:林達敏

1929年美國经濟大衰退。英國劍橋大學的肯恩[John Maynard Keynes]向羅斯福總統提議大量提高政府開支救市。肯恩對羅斯福的印像是“ 他似乎不太明白我在講什麼。” 但是羅斯福還是採納了他的提議, 透過大量的福利方案提高政府開支, 效果顯著。戰後西方国家爭相仿效, 福利越來越多, 賦稅也越來越重。有錢人不需要怎樣交稅。他們可以運用在政治上的影響力,通過合法避稅的法例。越有錢的人,越不需要交稅。交稅的擔子落在“ 普通人” 身上。

普通人就是大多數人,通常是沒有大學畢業的本地人。他們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基石,多從事低層的勞工。他們認為政府橫徵暴斂, 不再甘心納重稅維持福利。另一方面,歐洲國家戰後幾十年經濟蓬勃,從中東和北非進口大量勞工,多是穆斯林教徒。普通人感到威脅,認為移民搶去職位,因此也反移民、反穆斯林。他們認為管理國家的箐英己和他們脫節,不再理會他們。這是昏天黑地的時期,政治、社會、思想都需要改革。所以他們又反箐英。這樣的政治共識,就是<右翼民粹主義> [Right Wing Populism] 。它包含着<本土主義> [nativism] 把國家的文化和利益放在首位,拒絕社會平等和溶合,反対多元文化,反對自由貿易,提倡傳統價值觀。代他們發言,把他們的力量組織起來的,都是右翼政黨的右翼人士,有些還是留在原來的政黨,有些是自立門户,另外建黨。

歐洲右翼民粹主義之風吹到了加拿大和美國。在加拿大,曼寧[Chester Manning]建立了改革黨,與其他右翼力量結合成為<加拿大聯盟>把進步保守黨吞併,除去<進步>二字而成為保守黨。。魁北克省的邊聶爾[Maxime Bernier] 脱離保守黨,建立了人民黨,現巳在魁省執政。在美國,黑權和婦女解放,墮胎合法運動,同性婚姻 刺激右翼民粹主義崛起。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特朗普在政治舞台出場了。

特朗普[Donald Trump], 有香港人異譯為“當奴侵”是德裔人。祖父從巴伐利亜[Bavaria] 移民到紐約市做木工,因経營超市和地產致富。父親承繼祖業。特朗普年少時頑劣,過着糊塗的生活,以行為放蕩聞名。他13歲那年,父母偷偷替他在紐約軍事學院[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 報了名,而且迅雷不及掩耳把他送入學,讓他沒有机機會反抗。這是一所軍事中學。他果然在這兒浪子回頭,進了賓夕法尼亜大學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於1968年取得學士學位,主修金融。他那時向父親借點[小錢]做生意,父親借給了他一百萬。他把父親的房地產生意擴充,把鈔票弄得滾滾來,在全世界經營房地產、酒店和賭場。2017年<福布斯>估計他有30億美元淨資產。

特朗普侄女瑪麗Mary Trump寫成了<<太多也永不够: 我的家族如何造成世上最危險的人>>一書。她指出特朗普是自戀狂,自視甚高,無法忍受不同的觀點,對人挑剔,但又要人祟拜他、讚頌他,經常忿怒、吹噓。好像特朗普這樣少年得志的人容易成為自戀狂。

為了贏得選票,特朗普挑撥美國<普通人>反袳民和排華的暗流,以吹噓與中國做生意無美金可賺還要倒貼為己任。在競選期間他揚言要對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2016年,他接受共和黨提名為縂統候選人,在演説時說道:“我們不能讓中國這樣強姦美國。” 政治的辭令,往往把最骯髒的事情包裝到堂哉皇哉,冠以最崇高的理想和道德。而特朗普根本就不包裝。普通人認為他言人所不敢言,一窩蜂地投他的票,使他成為美國縂統。

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宣佈對一系列中國貨物收進口稅,每年稅額約六百億美元。6月15日他又宣佈對價值五百億美元的中国產品徵收25%的關稅。中國隨即反擊,向美國進口產品徵收對等關稅。中美貿易戰暴發了!此後幾經波折的談判也沒法避免雙方互徵高關稅。七月美國Rutgers大學商學院的一名系主任Farrokh Langdana 發表演說,指出特朗普誤導世人。凡在學堂讀過經濟的人,都知道要研究一個國家是否資金外流,除了看貿易差額還要看資金流動[capital  flow] 。如果把中美資金流動和貿易差额一起看,美國沒有資金外流到中國的問題。全世界的經濟學家都認同這看法。

美國人大使大用,和120國有貿易差额。中國是美國從外國進口的第一來源國,所以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差额特別大。自開放改革以來,中國賺來的外滙65%是美金。這是中國人民的血汗錢,不能全部庫藏起來,因為錢會貶值,使人民的血汗化為烏有,必須投資以求保值甚至增值。吸納投資的國家必須政治穩定,而以美國為首選。中美貿易差额大部份又回到美國。首先是購買國庫券[treasury bill] ,其次是直接投資,比較側重地產、洒店和娛楽事業。紐約的豪華酒店華爾道夫[Waldorf Astoria]就是給中國買了。還有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 在美國創立生意。中國人祟拜美國,移民、留學、旅行都以美國為首選。平民百姓的人家又為美國帶回來多少的美金?現在中美每年的貿易额是六千億美元:中國出口到美國五千億,美國出口到中國一千億,但是資金流動超過一萬四千億而以美國佔優勢。

貿易戰使中國的進出口業和製造業受到影響,失業率上升。美國的汽車業在本國的市场巳經飽和,要靠中國市場。現因關稅而減少在中国的銷量。美國有些製造業如自行車,用中国零件。現在成本增高。中国向美國購買大量的大豆,產於美國中西部。這兒是特朗普的死硬支持者。為了迫使特朗普讓步,中国提高大豆關稅,使美國中西部發生經濟問題。中國出口大量電子產品到美國,採用韓國、台灣、越南、泰國的零件。這些地方都受到影響。很多要投資的人因為局勢不明朗,採取觀望明態度。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始那一年,中美雙方在對方的投資減少了60%,但中國加強外滙管制也是因素。

特朗普大炮連天。聽起來似乎很對,但仔細一想並不對。他自私自利的政治投機,巳為世界帶來傷害。经濟學家為我們描繪了觸目驚心的前景。現在新冠狀病毒肺痰流行全球,世界经濟衰退。如果中美貿易戰不停止,這次经濟衰退會比上世纪三十年代還悲慘。中國有大量的勞工,美國的科技領導全世界。中國廉價貨品,不但提高了美國的生活質素,還可以防止通貨澎漲。中美兩國建立正常的貿易關係,互通有無,兩國可以維持優貿的生活數十年。特朗普把個人私利置於國家之上,他是“政客” ,不是政治家。ss昔日尼克松提倡中美蘇三国協調,打造一百年的世界和平。這才是政治家的胸襟和遠見。

美國今年11月大選。很多上次投票給特朗普的人現在後侮,他選情告急,必須製造一國外的敵人凝聚支持。美國在南海巳部署了兩支航空母艦艦隊,現在又增加了一艘導彈驅逐艦。7月14日美國軍機在高空從南到北飛越中國。7月份特朗普忽然要中國三天内關閉休士頓總領事館並撒走工作人員。特朗普在撩打。猶記小時我們給鄰居的小孩打了,告知爸爸,爸爸就駡:“我巳叫你不要走近他。你不走近他,他就不能打你!”我們要聽爸爸的話,照爸爸的吩咐做事,不跟他打。

有人説一在電視看到特朗普就作嘔。我到處詢問,未有發現上吐下瀉的現像,除非當事人自巳生病。現在是特朗普要把中美關係弄糟,習近平要把中美關係弄好。美國的<促進會>[80-20 Initiative] 目的是結集80%的亜裔在選舉縂統時集體投票,登記成為會員的有十多萬人。投票吧!把特朗普趕下台,中國有幸,美國有幸,世界有幸!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