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作乐去赏樱

作者:星学  (来稿,多伦多)

新冠瘟疫使得春之惯例踏青看花成了泡影,因居家令、关闭公园等,人雪藏寓所无处可去。幸今春暖姗姗迟至,五月中旬多伦多还飘霰雪,昭示漫冬会一蹴而就暑夏,几将完全掠过本来就短的春季,叫惜春者略少了些没得尽享初开花卉懿美的遗憾。

随着市长上周宣布取消限制、市民可排闧出户溜达骑车,意外缩短了宅家预期,早已憋屈坏了的人们疯也似的涌出,尽尝户外明媚春光大喘新鲜空气,尽管要持社交距离禁扎堆,总算恢复了“人身自由”,也缘此猛省随意出门并非“天经地义”,来之其实不易。

俺不太懂这解封令之因由:全省每日新增案例仍高居在三四百多,病死率亦不低,咋地贸然开禁了,难道不怕前功尽弃或第二波瘟情爆发?但闻最新报道纽约晚近确诊者绝大多数皆窝居在室,未曾外出、搭公车等,坐家中而“疫从天降”,教人费解,或许呆家抑疠实效有限,故而为之?还可能的是严峻现实考量,为重振经济颓势救世、逐步复工营造前提。不得而知。

不管缘何,大众终能自在进出来往了,解了不少的忧,惯于行空的天马此段时节被栓羁在槽忒久了,都想出来驰骋遛遛,透气放风。

“解缰”后出门放足,迎迓而来的春讯无疑是“消息树”樱花,另类“春江水暖鸭先知”。只可惜大多地区最负盛名的High Park仍不开,那里的大片老林丹樱盛开绽放世人却无法近赏。市府为避疫期大批市民前往观看从而播散病毒,专辟了花况的昼夜线上直播,通过电视网络展现单樱茂秀的炫丽影像供大家欣赏,取代躬亲游历。

俺从荧屏上瞧着那香雪海的靓貌丽质,一如畴昔倩姿,惟憾树下坪上空无一人,寂静得出鸟,徒叫满株绚烂“寂寞开无主”,确是从未见过的,定破了该园樱赏史的纪录,空前或绝后的一幕。

鉴于此情,出户漫行赏樱的我们就走街串巷骑游,在市里的几处绿林苑地转悠,寻觅那不具成林气候的“散兵游勇”樱树浏览。这些个地方俺熟悉得如数家珍,只缘久居闹市廿余载了。打量这些“孤本”一木成林,整个树冠遍绣花千骨朵,万蕾银屑满枝头,如同华盖般,煞是好看;虽独树形只,但不失“一叶知春”。另还有些玉兰、梨花等,亦是一树的似锦繁花,叫人春心荡漾陶醉。

多大主图书馆楼边的那一小片樱林,惜被正在扩建的馆厦工程所筑的围栏挡起来,仅能“红杏出墙”样地赏析其冠。下城三一铃木公园内的那爿徒樱,也专被高高的铁栅给圈起来,不让人们近身,只能隔栏远眺遥拍。这几处地每年均是挤满人群的摄影热地,眼下防疫不容聚众,游人就不能云集树下同框留念了。

骑行悠哉泛览中,望着春来得释放的众生欢欣雀跃,我略有恍若隔世感。这并非在庆祝战疫的拐点与终胜,只反映了疫霾锁不住人类对美好未来之渴望与向往。纵然抗疠尚在进行时,解禁的前景未卜,人们却“当下有酒当下醉”,且走且珍惜,喜忧朝前行。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