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占先为主”的史因     

作者:星学 (来稿,多伦多)

 

最近,美国正式承认以色列对占领的戈兰高地有主权,系继十个月前官宣耶路撒冷为以国首都并迁美使馆后的又一骇世之举,再次激荡了当地及国际社会,为中东和平带来了新的不定。

 

自小在不绝于耳阿以冲突报道声中长大的我,对这厢地理熟过本土的边陲。出国后宗教知识见长,对这三教合一源头的了解益多,弄清了现世乱象的因果,现简捋一下其前世今生,供读者谙悉。

 

犹太人系大洪水幸存者挪亞的長子閃米特後裔,其十世孫亞伯拉罕居于古文明發祥地吾珥(現今伊拉克境内)。他被上帝呼召離開富庶的兩河流域,遷徙到2000公里外的迦南(現今以色列/巴勒斯坦)。当地人稱其為希伯來﹐意為“大河那邊過來的”。

 

亞伯拉罕有孫子掃羅和雅各,后者被上帝改名“以色列”(与神较力者),他的12子是日後其族裔众支派之首。其中的約瑟曾当上埃及宰相﹐接合家70余口去定居尼罗河畔﹐經過400年生養繁衍壯大成几百萬人。再由摩西帶領返回迦南,後大衛王建立了以色列國,其子所羅門修建耶路撒冷聖殿(现仅遗“哭墙”)。之後國裂为“南北朝”﹐分別于2600年前被亞述和巴比倫两大帝国所滅。

 

之后这带依次淪為波斯﹑希臘﹑羅馬帝國殖民地﹐耶穌便誕生在羅馬時期。公元135年﹐羅馬人多次鎮壓了猶太人起義﹐撤“猶太省”而更名“巴勒斯坦”,把以色列人赶往四方“在萬國中被拋來拋去”。故地相继入阿拉伯﹑奧斯曼﹑大英帝國的版图﹐直至1948年以色列复國,散居天涯的希伯來人不斷返归﹐目前国之人口逾600萬﹐占全球猶人總數一半。

 

然割舍一己祖居地讓空降者“鳩占鵲巢”,阿拉伯人當然不干﹐战争自猶太立國翌日便爆發﹐屡战不停至今。巴勒斯坦的原意為“非利士人之地”﹐非利士系挪亞次子含的後裔、迦南地原住民之一。而阿拉伯﹐意為“沙漠的居民”﹐是從亞伯拉罕的婢女所生的以實瑪利、及其他妾出的眾庶子而來﹐住在約旦河東岸和埃及等地。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则是亞捫﹑摩亞〔現今約旦〕人的祖宗﹔雅各之兄以掃﹐是以東〔現今敘利亞﹐沙特〕人的鼻祖。

 

由此可见﹐以阿双方是同父異母一家人﹐猶太教與回教也共尊亞伯拉罕為先祖﹑先知,阿語中亞伯拉罕被譯作“易卜拉辛”、以實瑪利作“易斯瑪儀”、雅各作“葉爾孤白”、所羅門作“蘇萊曼”—。以阿之间綿延几千年的冤仇﹐既非宗教沖突亦非領土之爭﹐而是兄弟阋牆﹐这早為《圣经》定义過。

 

而以色列的复国﹐遠在其滅亡前《旧约》就明文預言了﹐兩千多年後的今日准確應驗。以阿之間的惡斗﹐早在兩族形成之初就已昭然,目前愈演愈烈。倘若猶太人當初廣傳耶和華而非“據為己有”、讓其它族裔也因此蒙福﹐穆罕默德恐怕也就不用因聽道被拒而發奮圖創﹐憑著博聞強記加上個人感受和天启,歷經23年成就《古蘭經》﹐建立跟猶太人匹敵﹑擁有十几億穆斯林的“大國”了。假如以色列人當初不死守教條﹑以“神的選民”自倨﹐而是幡然悔過﹑承認耶穌是基督﹐當今的宏大基督教又可能是另番景象了。

 

话说回近代耶路撒冷地位。以色列在1948年复国,称耶路撒冷为永远的首都;由于城区东部为约旦和巴勒斯坦人掌控,被后者宣称为将建国的京城。争执不下,联合国提出了国际管理,耶城地位特立,但遭巴勒斯坦人拒绝。1967年战争中犹军占据阖城兼并之,独揽为以国的京畿,“3000多年前便是猶太人的首都”,可是未得国际社会的认可,故所有驻以外交使团都还是在特拉维夫。直至去年美国宣布迁使馆进耶城,率先力挺以色列,极少数国家跟进。同样获国际承认的巴勒斯坦政府,则始终坚持耶路撒冷东城是其国之首都,不允以色列侵占独霸。

 

再说戈兰高地。它居高临下以色列,面积约为1800平方公里,古时曾为以色列所拥有。1944年叙利亚独立后属于叙国疆域,得联合国承认,其时以色列尚未复国呢。后来战争中以色列拿下了高地的2/3,叙利亚兴兵收复未果,现状保持半世纪多至今,以色列在其地广建定居点移民,但国际社会一直未承认以国对占领区领土权。现在美国打破局面,“送”土地给以色列,但未得盟友的支持,联合国仍不认同高地的归属有变。

 

其实近来美以的这些惊人之举措,是川普和内塔尼亚胡鉴于各人远虑国利与近忧连任选情所策,还是自个优先。那占先为主,祖宗曾居等说辞,难成国际社会准则。惟虽理不直,但拳强气壮。局外人只能拭目待观后变,料脱不了古老预言窠臼。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