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主义(之一)

作者:北矢

之一:楼道主义的由来

在主义的分类中,至今还找不到楼道主义这种条目。可我肯定地认为楼道主义是存在的。给楼道缀上主义也是实至名归的。这是因为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我住过的那栋楼的楼道给我的记忆就是这样。每当我想起那个楼道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主义。就这么地,楼道和主义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互不分离地蛰伏在我的记忆深处,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来没有消退过。

其实,除了这种记忆造成的联想,我还有这么几点看法来支持楼道注义:

其一,楼道最东头那间房子住的是吴教授,吴教授是国家级的教授,有名气。而住在西头第三家的,也是有名气的,是这所大学的工会薛主席。单凭着这二个名人,楼道主义首先就具有一定的档次了。

其二,楼道两侧有30多扇门,除了一扇公用厕所的门,还有一扇水池子门之外,剩下的都是住户的门。门没有编号, 得按照东西方向的顺序数。比如最西头南侧第三家是薛主席的家。要找吴教授,就得走到最东头,找到北侧第一家就是了。门的外头是厨房。各家的厨房都是敞开式结构而不是封闭式的,几乎都是一种模式没有明显的差别。厨房只有厨而无房,准确地说是楼道厨。楼道厨紧贴着门的侧墙面朝楼道。一张陈旧办公桌用来掌厨,上面放着菜墩饭锅水瓢洗菜盆、油盐酱醋咸菜罐子、炒菜勺子叉子铲子这些。桌子的上方靠墙支撑着一块长条木板,上面放着碗筷盘碟那些清洁性的餐具。厨桌旁边是煤气灶,煤气罐在灶台的下面,水缸紧挨着煤气灶。这30多个住户中除了吴教授、薛主席外,还住着其他一些有名气的人。名人原本就讲究主义,名人多,主义也就多。其实,即使楼道里没有这些个名人,就凭着楼道独有的物质和精神环境也会弄出不少的主义来。可以这样概括地说,随便点出楼道的哪一个主义, 都决不会是徒有虚名的。

其三,楼道有三个主义呈现出即相容又相克的哲学态势。这三个主义有吴教授一个,吴教授讲究的是理想主义。薛主席也有一个,薛主席讲究的是唯物主义。楼道里还有另外一个主义,不能不特别提出来,就是钳工张二丙子的狗屁主义。这三个主义是楼道主义的核心分支。

之所以将张二丙子的狗屁主义也算作一个主义,这是因为张二丙子认为吴教授的主义是狗屁,薛主席的主义也是一个狗屁。但是他可能不知道狗屁对主义否定的同时,却又和主义上下搭界成一体,这就让狗屁主义和哲学的精髓沾上了边。既然和哲学有关系,那就不能不提出来做个阐述。

虽然张二丙子讲究狗屁主义,但是我怀疑张二丙子可能不知道狗屁主义和哲学相关。这点是有根据的。那次当我和张二丙子说起薛主席的唯物主义和他的狗屁主义相互关系时,我曾经问过张二丙子是否知道哲学的精髓,他回答我,精髓就是精子。张二丙子以为用精子来替代精髓表述更到位。这就让我想到了流行歌曲,唱家走的是通俗唱法的路子。我认为张二丙子的狗屁主义也是走的通俗路子,和吴教授和薛主席的都不一样。吴教授的主义是美声,而薛主席的主义应该算是民族和原生态的混杂。其实,也可以说张二丙子的狗屁主义走的是低俗的路子,不是说狗屁主义是低俗,而是张二丙子将主义概括为狗屁,这的确低俗。就象他将精髓称为精子一样,也不管是什么精髓,是哪一个的精髓,都一概而论而不区别对待。哲学的精髓就是哲学的精髓,不应该被称为哲学的精子。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