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威权主义与民主制度角力之下,中国到底需要谁赢

长期以来,美国大选对于中共的领导人来说,既是一个引人入胜的话题,也是恼怒的根源。

 

可以说,这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民主活动,北京的政府官员总会密切关注。

 

这也无形地提醒着这个国家的14亿人,在自己的政治路线上没有太多选择,中国媒体对美国大选的报道因此受到严格控制。

 

不过,此次美国大选到来之际,新冠疫情仍在不断蔓延,全球经济遭到重创,政治两极化加剧,中国察觉到有些事情已发生了变化。

 

似乎突然间面临合法性危机的不是中国的威权主义,而是西方的民主制度。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自由和富裕的经济体,美国曾被认为可以凭借其政府的透明度和问责制更有力地抗击疫情,但现在已远远落后。

 

中国尽管在初期对疫情的隐瞒被认为暴露了其体制的固有弱点,后期却通过一个严厉集权国家的庞大权力,有效而畅通无阻地对民众进行核酸检测或隔离。

 

这里的工厂、商店、餐馆和学校都已开门营业,公共交通上的乘客人数略低于普通水平。中国是今年唯一一个预计将保持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没有任何公共讨论的情况下完成的。在严格的审查制度下,社会的运作过程截然相反,任何人都不被允许对任何级别的政府决策者投出一张有意义的赞成或反对票。

 

过去的一些基本面正在发生改变,这种感觉正达到顶峰。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但没有暴露出弱点,还显示出优势,这种反差让中国长出了一口气。

 

“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个月举行的一场表彰抗疫卫生工作者和英雄的活动中表示。

 

用来佐证这条信息的,是中国官方电视台新闻报道中充斥着的严峻的统计数字,讲述着美国不断恶化的卫生灾难,以及抗议活动、反对者和大选活动混乱的画面。

 

潜台词似乎是,谁能赢得大选似乎并不重要,重点是美国政治体制出了毛病,它的局限性暴露了出来,它在世界舞台上的力量和威望正在下降。

 

在本月举行的北京车展上,亮丽灯光映衬着炫目的消费品。再也没有比这一幕更好的视觉隐喻能形容中国对其体制日益增长的信心了。

 

这也是思考这个时代的一个很好角度:在中美关系中,经济合作应该取代意识形态对抗。

 

在大型展览中心举办的这个展会,是新冠全球大流行以来全球举办的首个主要车展,证明了中国抗击疫情的胜利。

 

除了人们仍佩戴的口罩,现场和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并无两样。

 

手上拿着各式各样宣传册的人潮簇拥在展台周围,肆意与站在车旁身着紧身裙的模特摆姿势拍照,就像是很古老时代的回忆。

 

如果说这场车展是中国遏制疫情能力的体现,那么它也证明了一些更深层次和更长期的问题——它有能力将全球贸易的大潮引向自己的方向。

 

车展中最贵的汽车之一是一款浅绿色的全电动SUV,价格为人民币55万元(8万美元)。“红旗”轿车,这是一个以稳重和苏联风格著称的豪车品牌。

 

“我们应该支持我们自己国家制造的品牌,”一名男子一边检查前排乘客座位上的皮饰,一边对我说。

 

这源于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所带来的象征意义,当年正是他开启了美国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1972年,在尼克松对北京展开历史性访问时,他乘坐传统的红旗车沿着车辆寥寥的道路行驶。这是两国交往的开始,这种互动后来持续了40多年。

 

自那以后,几乎每一位美国总统都相信,中美交往不仅有利于中国和在中国获利的跨国公司,也有利于美国和整个世界。

 

有人认为,这不仅会促进全球繁荣,还将使中国融入自由的全球秩序,甚至促进中国接受国内政治改革的可能性。

 

但实际上,中国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它唯一的目标是通过自己的方式,在全球舞台上夺回自己应有的地位。

 

到2016年美国大选时,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出口国。

 

然而,它也被指从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工业机密盗窃,并打算实施一场可能是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对单个种族的监禁。

 

在2016年那场竞选中,对于跟中国进行日益增长的贸易和接触是否明智这一问题,日渐式微的共识出现破裂。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竞选第一任期时,向他的蓝领阶层选民表示,奉行极度贸易保护主义的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背弃其对自由贸易的承诺,让自己得以成为一个超级经济大国。

 

他认为,在失业问题上,中国让美国工人处境更糟,而非更好。

 

他带着这个论调一路入主白宫,从此天翻地覆。

 

在特朗普与中国展开以牙还牙式的贸易战的巅峰期,共有3620亿美元的商品遭受惩罚性关税。

 

今年,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实施一连串政治压力,同时加大经济制裁。

 

红旗展台前那辆闪闪发光的中国产绿色SUV吸引了不少这个一党制国家受益者的目光时,我问其中一位,他希望谁能赢得美国大选?

 

“可能是拜登吧,”他说,“我讨厌特朗普。”

 

“因为他对中国太苛责了?”我问道。

 

“有点,”他回答,“我觉得他是个疯子。”

 

中国领导人可能越来越觉得,美国民主已经过了保质期,但如果他们必须做出选择,他们是否也会高兴地看到特朗普败北?

 

这当然是美国情报界的评估,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以及他对中国政府的严厉批评,意味着共产党领导层宁愿他败选。

 

但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不同意这种看法。

 

“如果你问我中国的利益所在,”他说,“我会倾向于选特朗普,而不是拜登。”

 

“不是因为特朗普对中国利益的损害会比拜登小,而是因为他对美国的损害肯定会比拜登大。”

 

在特朗普上任伊始,他曾多次表示与习近平有着良好的关系。

 

这是一个迹象,体现了为互利而建立更紧密经济联系的想法已经恶化到何种程度。

 

著名的中国观察人士现在准备开诚布公地表示,美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衰落符合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大国的利益。

 

虽然一些观察人士认为,早在疫情爆发和特朗普上台之前,中国就相信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将会终结,但变化是,中国已准备好将它拿到台面上。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成为更好选择的原因,绝不是因为他支持民主理念,而是因为他常被视为这些理念的拒绝者和破坏者。

 

例如,他对新闻自由的指责之声,对于敌视独立监督,并有意使互联网进一步屈从于其意愿的中国政府来说,就像音乐一样悦耳。

 

虽然特朗普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的批评愈发强烈,但其动机似乎是出于对贸易和经济利益的狭隘考虑。

 

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称,特朗普曾对习近平表示,他支持习近平对维吾尔人的严厉镇压。但特朗普本人否认这一说法。

 

尽管他嘲笑乔•拜登(Joe Biden)此前支持加强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但相比之下,北京方面担心的可能是拜登,后者可能为维护民主价值做出更多努力。

 

与奉行孤立主义的特朗普相比,拜登在修复与民主盟友的关系、通过建立联盟向中国施压方面也更占优势。

 

在一些美国学者眼中,克里斯蒂安•纪(Christian Ji)是华盛顿以中国学生为目标的排外政策的牺牲品之一。

 

作为一名在亚利桑那州学习计算机科学的交换生,由于美国政府对数百名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大学的中国研究人员实施入境禁令,他在上月被吊销了签证。

 

因为这项法令本身旨在将本科生拒之门外,而不适用于纪先生,他的签证后来获得恢复。

 

尽管这段经历让他对特朗普总统感到愤怒,但并没有改变他对美国的看法。

 

“我真的很喜欢美国的环境,”当我们在北京的一家茶馆见面时,他告诉我。

 

“这里的污染比中国少,教学更多地基于想法。在中国,人们更关注对或错。”

 

这提醒我们,尽管中国越来越相信西方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中,但美国的价值观仍受到许多中国人的尊重。

 

如果民主灯塔真的已黯然失色,那么你可能会疑惑,2018年美国有36万中国学生,是美国在华学生人数的30倍多,这是为何?

 

中国领导人也清楚,一些民主国家也成功地控制了疫情,比如日本、新西兰和韩国。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即便一些国家为疫情依然焦头烂额,但人们仍有理由对开放社会最终学习、适应和纠错的能力持乐观态度。

 

虽然对个人权利的保护可能会使控制流行病变得更加困难,但一个可以将人们“铐在家里”的制度不太可能是公共卫生领域的乌托邦。

 

因此,中国认为疫情加速了一个“多极”世界的到来,在这个世界中,中国的威权准则与民主准则同等重要,这可能更像是一厢情愿,而非历史预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美国总统重申自由世界秩序的信念,并重返世界舞台,这在短期内对中国可能会好得多。

 

拜登很可能承诺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他已称习近平为“恶棍”,这表明华盛顿的共识已发生相当大的转变。

 

但他可能会在关税问题上采取更为温和的立场,他将更愿意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寻求合作,中国可能会利用这些合作来发挥优势。

 

中国的统治者并不必从任期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他们正在考虑的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美国重树普世价值引领者地位,并重现山巅之城的辉煌,才是他们最担忧的。

 

来源:John Sudworth / BBC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