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東傳華夏的奇緣(續)

本报专栏作者:加拿大湛山精舍住持达义法师

中國佛教最初以塔為寺

早期佛寺的平面布局大致與印度的寺廟相同,以塔為寺的主體,稱為造塔為寺,以佛塔供養佛像、佛經,並繞塔誦經。以後寺內建置佛殿,供奉佛像,供信徒膜拜,於是佛寺內塔殿並重,而塔仍在佛殿之前。齊雲塔又名釋迦舍利塔,在洛陽白馬寺以東 250 米處,是白馬寺的附屬建築。它最初是木塔,創建於東漢永平已巳年(69年),北宋末年被金兵燒毀。現存寶塔建於金大定十五年(1175年),是一座十三層的四方形樓閣式磚塔,高 35 米。塔的外形具有唐代風格,輪廓采用拋物線設計,玲瓏挺拔、古雅秀麗。塔的底部為方形須彌座,各邊長7.8米,塔頂置寶瓶式塔剎。這座塔是洛陽一帶地面上現存最古老的建築,與白馬寺東西相望、交相輝映。

佛教同中國固有傳統文化的交融

佛教傳入中國,經過了漫長的與中國本土文化相互沖突、排斥,又相互適應、協調的過程,直到最終完成中國化,其間大約歷經八百年的時間。由於中國自秦始皇時代神仙思想就已出現,求長生不老尚且不及,哪能接受無常、苦、無我的佛教信仰。所以,佛教最初傳入中國,一開始就把佛陀當做神明來祀奉,帶有明顯有神論的思想色彩。漢明帝因為夜夢金人而啟發佛教信仰,這就說明信仰的動機是在夢兆瑞應,而不是因為知法見法的感動而信佛。後漢書記載:楚王英「晚節更喜黃老,學為浮屠齋戒祭祀」。這就說明當時的佛教依附於黃老祠祀之下,沒有純粹獨立的地位;當時的中國人是在自己的文化思想下去接受適合自己需要的佛教,而不是以純凈的信仰來學習佛教。而這時的塔寺崇拜的風氣伴隨著般若思想與阿彌陀凈土思想,正旺盛地推動著大乘思想的傳播。

於是,塔寺與祠祀,般若空義與清凈無為,凈土與仙境,漸漸有了兼容之處,再加上絲綢之路的交易頻繁,就慢慢地提供了大乘佛法發展的一個空間。當時大乘思想的佛身觀,不論是般若思想的定中見佛,或凈土的無量光佛,乃至修行人的夢中見佛,均已在印度發展起來,經過西北印度的貴霜王朝,轉到西域,再傳入中國。這樣的人文時空因緣,自然會有助於大乘佛法在中國的傳播發展。

公元 75 年,漢明帝在洛陽城西雍門外創建白馬寺,繪以千乘萬騎繞塔三匝圖,並繪釋迦佛像,設置於清涼臺。人們把對佛法的渴望通過對白馬寺的命名而表達出來。這些活動都表現了人們對佛法的熱誠。從根本上來講,表明了佛法的博大、精深,令世人仰慕與想往!

白馬寺在最初建立的二百年裏,為佛教在以儒學立國的中原大地贏得了一席之地。佛教寺院在中國的出現,首先是對佛法博大精深的一種見證。千百年以來,大乘佛法就是這樣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流傳著,中國人也努力地依照著自己的方式來闡釋教義,發展教法,產生了中國本土的凈土宗、禪宗、天台宗、華嚴宗。佛教傳入中國的一個重要的歷史意義是:佛教生發於印度,大成於中國。

如果說,印度佛教是一粒種子,那麽中國就像一塊水草豐美的廣袤土地,給這粒種子肥沃的土壤,使得它落地生根,並逐漸枝繁葉茂。佛教的傳入也為中國人帶來了嶄新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帶來了對人生終極目的新的探討。因此,繼諸子百家、黃老思想之後,佛教為中華思想文明的天空又增添了一顆璀璨的明星,成為中國文化不可缺少的一個組成部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