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舘門口閙紛爭,城中解說戰狼作風玻璃心

馮志强

2020年12月14日,《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發了一條消息: 噴漆塗鴉,恣意惡評:多倫多地區的中餐館感受來自鐵桿親北京份子的高熱壓力。(Graffiti, bad reviews: Toronto-area Chinese restaurant feels the heat from Beijing loyalists)翌日,12月15日,《多倫多太陽報》就同一條新聞也發出消息:搗毀中餐館財物有政治動機嗎?(Vandalism at Chinese restaurant politically motivated? )同一日,網絡新聞媒體,FR. News-24 也刷屏報道:搗毀財物,恣意惡評,發出威脅:多倫多地區的中餐館感受北京朝聖派的高熱壓力。(Vandalism, bad reviews, threats: Toronto-area Chinese restaurant feels heat from Beijing worshipers)

事發原因是一家位於列治文山的中餐館在店門口張貼告示:「請戴上口罩,預防武漢不明肺炎」。於是,有些人受不了,先是網上惡評如潮,詆毀這家餐館的菜餚與服務,緊接著是電話威脅,到後來這家餐館店門被噴上淫穢的塗鴉。更甚者,竟然有人慫恿向中共當局舉報店主,叫他們回香港就碰上麻煩。

據説,一開始,店主有點扛不住。後來,輿論出來了,居然餐館門口站成長龍,排隊照顧餐館生意。事態發展有些出乎意料,但在情理之中。公道自在。

從法律層面分析,網上惡評如潮是網絡霸凌,internet bullying。電話威脅是言語騷擾,   verbal assault。噴上淫穢的塗鴉是搗毀財物,vandalism。這三項都是觸犯刑律的檢控罪名。當地警察局以仇恨犯罪的名目立案,

事態發展到如此程度,有説法講,由於針對店門口告示的一段評論煽動引起的。“這家餐廳及老闆是種族主義者,對講普通話的人帶有種族歧視。他們明顯歧視中國大陸顧客,至今還在用『武漢病毒』來稱呼新冠狀病毒肺炎。”

多倫多地區華人社區移民來源,跟世界各地華人社區的情形差不多。按地域分,不外乎來自大陸,來自台灣,來自香港。按照所操方言區分,有講普通話的,Putonghua;有講國語的,Mandarin;有講粵語的,Cantonese。儘管存在這些方言差異,但是華人都使用統一的漢語。可以講,華人社區享有同種同族同文的族裔背景,正所謂一筆寫不出兩個華字。所以講,華人社區發生紛爭,縱有千萬種原因,決計凑不上種族歧視的原因。因爲華人社區不存在種族差異,也就沒有了種族歧視性質的紛爭。

有些華人一旦與其他族裔個人或群體發生紛爭,如同怨婦或如同小媳婦,更是祭出種族歧視的説法護身。孰不知加拿大社會由千萬個體組成,每個人對社會都肩負責任。社會有問題,大家挺身修補,而不是站在一邊只是指責抱怨。縱有委屈,也抱持寬容心,加强溝通,求同存異。動羈抛出種族歧視來對付社會紛爭,只能説是玻璃心在作祟。

在一些華人心目中, 誰使用“武漢肺炎”或“武漢病毒”來指稱新冠狀病毒肺炎,如同刨了他家祖墳,即刻暴跳如雷,氣急敗壞,聲嘶力竭,行狀何其恐怖,情緒何其恐惶。試試用現代修辭來形容一下,莫不是戰狼發威。真不知道緣何原因。

有沒有聽説過“香港脚”這個説法?殊不知,“香港脚”這個詞被用了幾世幾代,指稱脚氣病。香港氣候環境濕熱,脚的衛生沒做好,很容易染上脚氣病;而且香港民衆有很多患上這種皮膚病。於是,“香港脚”成了脚氣病的代名詞,就這樣延用至今。香港社會對於“香港脚”成了脚氣病的代名詞,卻從來沒有弄出過歇斯蒂利的大陣仗。

兩廂對比,悟出一個道理:教育很重要。大陸的教育注重標準答案。從教習講普通話開始,就往大腦灌輸標準答案。思維必須順從標準答案,生活必須遵守標準答案。沒有了標準答案,不知道如何思想。沒有了標準答案,不知道如何生活。但是,到了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講究自由思想,講究包容相處;沒有標準答案的。該如何給自己定位呢?這就是新移民來到加拿大所面臨的人生挑戰。

台灣和香港的教育同世界教育接軌,培養獨立思維,培養自由思想,尊重個性發揮,排斥獨斷專橫的論斷。台灣的李安和大陸的張藝謀,同登國際電影舞臺,各自的格局不一樣。李嘉誠從潮州“泥腿子”來到香港,卻踏著“香港脚”走向全世界。

“香港脚”走在多倫多的大街上,沒有驚慌失措。在這裡的華人社區,講國語或粵語的語境裡,人們日常交談中提起當今時役,很平常地稱呼它“武漢肺炎”。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