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 叶  (11)     

作者:刘作义

 

一晚。

慈禧方便后,问:“谁在值守?”

女官回答:”帐外甘肃岑大人”。指的就是岑春煊。

这就是太后查哨。

这是通俗的说法。

是在特定的时、空发生。

不能等同一般的基层把总、千总的放哨、查哨。

它关系着皇室、太后、大清的安危祸福。

足见慈禧的精明警惕。

时时刻刻以社稷为重。

此时朔风呼啸,狗吠骡马嘶鸣。

星火闪烁。

巡逻守望的人影火把在夜幕中穿梭出没。

慈禧在此纷扰之中,手捻佛珠,沉静从容。十分放心。

神态安详。

果然选中了勤王之人,心中暗喜。

岑成了明星闪耀在太后心中。

慈禧不禁又想起“课读习武,报效朝廷”。

这是岑觐见帝、后时的回答。

原来光绪按慈禧吩咐问“慈父何语难忘?”岑就答了这句。太后听了不加粉饰直率之言,就常出现心头。

也因此岑受重用,平步青云。一开始入仕即授广东布政使。三月后又调任甘肃按察使。

当然这也因其父岑毓英的赫赫战功,荫及其子。其实就是觐见时回答对了,深获帝、后好感的缘故。

慈禧此番命其勤王就突显数十年来自己看人无数,确有眼力,没有走眼。用对了人。十分欣慰。

英雄虎子。真是大清之福!天降斯人。幸甚幸甚!

岑一直跟随护卫,回銮北京。也就与迎銮的负责大臣袁世凯首次拱手照面。

后岑任陕西巡抚,调山西巡抚,升两广总督。

可见慈禧的宠信。

当然也是慈禧的自信。最后已破回避的祖制了。总之由于答对了帝、后所问,甚至回答到了帝、后心坎上,就春风得意,平步青云了。

至于清室命运如何?

柳名誉前程怎样?

前者决定后者。

满清衰败的大势显露。

两江总督刘大帅手谕:柳名誉着调淮安府尹。

柳名誉平静地接过宪令。

一叶知秋。

大概是恩师徐桐大学士因保举义和团被羞辱致死,其子侍郎又系狱中。

一荣俱荣,一枯俱枯。

自己自然是不该升,该罚,该降。

命该如此!

但还是忍不住要想知道究竟刘大帅是以何具体言词处置自己。

据说“大帅发话:大肆招摇,还未赴沪上任,就与洋人勾结。英文弥勒氏评论报都登了江宁大员二公子沪上新婚。照片上清楚可见哈同送的贺礼花篮。此乃朝廷大忌。赴宁上任途中,从广州至上海坐的是英商怡和洋行的轮船。不走正道驿路。可见醉心淫巧奇技,结欢洋人”。又说:“御赐如意,未必都如意。老夫还得唯太后马首是瞻。柳某人不去淮安,老夫就该告老还乡。红顶子不保。”

还说“朝廷重臣:切忌,切忌与洋鬼子交往。”

柳名誉心里明白,不过托词而已。但把自己归为帝党,确实想也想不到,着实吓了一跳。连御赐如意都一清二楚。可怕!

前后一想似乎与总督不容自己相关。

因自己是翰林丁忧铁板候补江宁,但与总督既无渊源,又是多年京官,且还有御赐如意,总督就不放心了,等同坐探在身边。于是上海道出缺就保举了,意在攆走。现在太后说了算。不正好是攆走的时机。这就是史官褒贬人物让人畏惧之处!

柳名誉这才明白了是刘大帅容不得自己的真正原因。

自然也是时局大变给了刘某方便。彼一时也,此一时也。具体说就是徐桐大人死于非命,洋鬼子进了北京,刘某可下手了。

到了淮安任上,柳寄情刻印所著诗文。

现流行的桂林山水古诗集中收的就是从此刻本选出。

又协助修治本不是主管的大运河。

河督衙门就设在淮安这里。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