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盟友和敌人如何看待国会暴乱

当一群愤怒的暴徒冲进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心脏时,世界其他地方的民众怀着沮丧和难以置信的心情,看着难以想像的场景在华盛顿上演。

对于许许多多看到武装抗议者强行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现场直播的人来说,这是对世界所有民主国家的一则警告:如果这会在美国发生,那么它也会在任何地方发生。

“眼下,我们目睹了一场针对民主建筑和民主制度的基础发起的袭击,”德国政府负责跨大西洋事务的协调员彼得·拜尔(Peter Beyer)说道。说这番话时,他正通过电视观看来自华盛顿的现场直播。“这不仅仅是美国的国家问题,它还震动了世界,至少是震动了所有的民主国家。”

尽管周三的暴力事件令人震惊,但在一些人看来,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在这样一片混乱中结束,并不令人意外。

暴徒爬上国会大厦的参议院一侧。

“这就是你散播仇恨的结果,”欧洲议会议员、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亲密盟友斯特凡纳·塞茹尔内(Stéphane Séjourné)在Twitter上写道。“民主并非从天而降,它需要我们的捍卫和保护。”

几个国家的领导人直接指责特朗普总统应为暴力事件负责。

“和平移交权力是每个民主国家的基石。这是美国曾经教给世界的一课,”德国副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写道。“唐纳德·特朗普通过煽动暴力和破坏来瓦解它,这是可耻的。”

英国保守党前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在Twitter上说,特朗普“今晚让美国民主蒙羞,也让美国的朋友痛心疾首,但他不是美国”。

连北约秘书长也采取了不同寻常的举措,对一个成员国的内政发表了意见。“华盛顿的景象令人震惊,”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一条推文中写道。“必须尊重这次民主选举的结果。”

对许多外国领导人而言,美国的景象也令人不安地联想到近来其国内民主所受到的攻击。

德国外交大臣海科·马斯(Heiko Maas)将此次国会大厦袭击事件与最近一群极右抗议者试图闯入德国国会大厦(Reichstag)联系到了一起。

“煽动性言论导致了德国国会大厦台阶上的暴力行为,现在又轮到了美国国会大厦,”马斯在Twitter上写道。“对民主制度的蔑视产生了破坏性影响。”

“民主的敌人将会对华盛顿这些难以置信的图片感到开心,”马斯补充道。

暴徒试图闯入众议院会议厅,国会警察拔枪守卫着一扇被封锁的门。

确实如此。

袭击事件发生在香港警方逮捕50余名民主活动人士不到一天后,这被视为对美国全球信誉的一记沉重打击,使其更难以对全球各地践踏民主价值的威权主义领导人进行问责。

世界上的威权主义领导人“一定处于欢欣鼓舞的情绪中”,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的撰稿人约西·梅尔曼(Yossi Melman)写道。他提到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和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

在俄罗斯,暴力事件与克里姆林宫宣传的美国民主正在崩溃的说法完全吻合。俄罗斯政府控制的新闻频道Rossiya-24通过一个分屏播放了国会大厦的混乱场面,其中一边展示的是俄罗斯东正教圣诞节欢乐的庆祝活动,另一边则是华盛顿的暴力混乱场面。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在国家电视台向他的部长们说教民主的“好处”,而伊朗官方媒体每分钟都在更新最新消息,强调特朗普通过谎称选举舞弊而在煽动暴力中扮演的角色。

在中国,由共产党控制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嘲笑了美国对香港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的支持,在2019年的抗议活动中,香港立法会曾一度被占领。

类似的伪善指控在中国受到严格审查的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很多人提到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在2019年的一份声明,当时她曾称香港的抗议活动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香港一名饱受攻击的反对派活动人士迅速将香港短暂占领立法会与美国国会的暴乱区分开来。

“让我明确一点,任何人都无法用香港发生的事情来证明今天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是合理的,”邵岚(Joey Siu)在Twitter上写道。“是的,两边都进入了立法会会议厅,但一个是决心为捍卫民主做出牺牲,另一个则是试图破坏民主。”

国会大厦的圆形大厅。

人们都非常担心,暴力将传达出关于美国民主脆弱性的信息。

“作为墨西哥人,令我们惊讶的是美国这个一直以来的民主榜样,第一次成了民主反例,”墨西哥报纸专栏作家兼见识主持人安娜·保拉·奥多里卡(Ana Paula Ordorica)说,她去年11月还在为Televisa电视公司报道美国大选。“这通常是被美国围观的其他国家才会发生的事。”

在恐惧和担忧中,也有一些希冀的声音,坚称这是特朗普任内的最后一次动荡,而不是西方民主终结的开始。

“我相信美国民主的力量,”西班牙总理佩德罗·桑切斯(Pedro Sánchez)在推文中写道。“新总统 @JoeBiden 将会克服这段紧张时期,团结美国人民。”

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iriakos Mitsotakis)也认同这一点,发推称:“美国民主是坚韧的,根深蒂固,必将战胜这场危机。”

来源:纽约时报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