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痴癲與天才所想到的   

作者:星學

衆所周知:天才,是指着那些智慧人類中的佼佼者;与之相对,白痴恰好反之。這兩類的人群在蕓蕓衆生之中均佔極少數,故而罕見。他们都是因为脑部功能的异常两极化而造成的。但是蛮有意思的是,二者在某些生理特徵方面却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也就是说,天才似乎也顯示出某種瘋人的稟性,而痴子卻表現出某种天才的資質,教人迷惑費解。怪不得有句老話説到:天才與白痴只有一步之遙。

从医学机理上,痴呆属于一種智力發育方面的欠缺與障礙,从而導致了思維与行爲的不正常举止。通常多是由於先天不足、分娩生產时的创傷、後天的腦部疾患等所造成的。不過又因著各个病因與病態所致的腦組織受損範圍与程度的不同,他们的智障临床表現也不一樣,有的並非那麽的“完全徹底”,可能只是脑子的某些部位之功能失调,而另一部分却不恁地低下,反倒相對地有所代偿偏高、超过正常強度,因此就令外在表象上痴呆跟天才的特質矛盾地交織著。

例如,有的白痴病人可以在別人的長篇大论演講之後,立馬就復述出講員所言的全部内容,背誦得一个字不差,就如同一部錄音機刻录下的一样。還有的患者能够在有人讀過的《聖經》节段之後,隨意指出来哪一卷书、哪一个章節,他均可以應口而出是哪些金句,機械、準確得厉害。這些都令现场的人们惊讶不已、嘆爲觀止。然而,這種貌似天才的超乎寻常的表現,卻是他们的疾病表征的一種,乃是普通人所無发企及的。

世人一般而言的所谓“天才”,则是指著腦筋特别發達、有创造力的奇想,超群绝伦,但是他們的其它方面的生理功能都还是正常的,与普通人无异。到底天才的脑袋结构跟凡夫俗子的有啥不同?人类对此充满了好奇心,以至于在近代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去世以后,经其遗嘱的同意后人把他的大脑组织取出来、切片做仔细的科学研究,看看究竟科学泰斗的脑回和细胞等与平常人的有何巨细的差异。结果仅仅发现,其脑组织中管理语言与表述功能的那些区域稍微小一些,而负责处理数据与空间的功能区范围较大些,而且他的神经胶质细胞亦多于正常人的。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石破天惊的大重大发现。可见并不是组织结构的显著差别致使了功能的两极分化,出现天才与痴呆的。

不過,在人类生活的长期實際觀察与不全的历史资料記載中,有些天才人物确实也伴随有類似于痴顛样的症候。像《莎士比亞樂府故事》的作者卻爾士朗伯,以及他的妹妹瑪麗朗伯,两人皆是英國文壇上的璀璨巨星,可是他倆均罹患有不明的“腦疾”,日常生活中经常有着一些“狂人”妄擧之态,令周遭的人驚駭不已。這些经查家谱,都是從晚年成爲了瘋癲的其父母亲那兒遗传繼承下來的,一定是某個先天性的因素比较孱弱之缘故,致使了这种家族性的缺陷,但是却没有妨碍兄妹俩成为了著名的文学家。

除此他俩之外,有着这同一傾向的名人還有:大詩人、哲学家希腊的亞里士多德兄弟和侄子,法兰西的大文豪大、小仲馬父子等多人,不難窺出這種生理特質的家族聚集性,它们肯定于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宿主在文学写作上的杰出贡献,具体详细的机理却不得而知。

另据史载,有一些天才人物尚还表现出类似于“羊角風”般的突发抽搐症狀。例如希臘帝國的君王亞歷山大、羅馬帝国的皇帝凱撒、法蘭西帝国的君王拿破侖、英國的大科學家牛頓和大詩人拜倫、納粹德国的國家元首希特勒等,或都存有著這一潜质毛病。當他們的疾症无端發作的時候,每每使得身邊的人恐怖惊讶不已,從而認爲这些伟人確實是“與衆不同”的。

像公元前凱撒大帝在率領部下攻打羅馬城池的時候,突然间癲癇病發作了,仆倒在地上抽搐不止、昏迷不醒人事,致使原本凌厉的攻勢不得不停頓了下來。其麾下的别的將領都束手無策,焦急等待着他的苏醒再下敕令。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希特勒的军队橫掃法國,把英法聯軍追趕到了敦刻爾克的海邊時,本來一蹴而就即可輕易全殲这34萬敵方生力軍的,可就在這時候他卻突然下令停止了進攻,結果貽誤了寶貴的戰機,让几十万敌兵仓皇渡海而去、逃回了英伦三岛,酿下了日后劲敌复在诺曼底登陆大反攻、从而败北的苦酒。当时的这一奇怪的原因始终是个謎,至今眾說紛紜不已,但有一則傳説竟然显示,此乃因爲当時希特勒遽然犯了劇烈的羊角風病,頭痛不已而無法執事,沒有他的亲自手令指示,前线官兵只好按兵不動待命,眼睜睜地瞧著對方的殘兵敗將們慌乱乘船漂流而撤,坐失了痛击灭敌的大好时機,為日後的德國战败埋下了伏筆。这究竟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此外还據传,法国皇帝拿破侖的嘴唇和右肩膀時常有痙攣抽搐,俄國沙皇彼得大帝的面部肌肉也经常不由自主地抽動,这均顯示出他們有類似的輕度腦恙的徵象。有的天才人物的该表象更厲害严重一些,临床相关症狀也就表现得更为突出些,説明了他们腦部的先天性缺陷十分明顯,以至於甚至有短暫的精神變態、歇斯底里发作,还多有某种幻覺、幻視、幻聼等现象,根据史书的记录,古希臘的大哲學家蘇格拉底、近代法國的大科學家笛卡爾、德國的名作家歌德、以及中世纪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大探險家哥倫布等人,均有不同程度的這一指徵。就连著名神學家麥里勃蘭西也自述,他曾经清晰地聽到了上帝的昭示;而英國的革命家奧利佛克朗惠爾,有一天躺在床上,忽然幻覺著門洞大開,走近來一位碩大無朋的婦人对他说,“你將会成爲英國历史上最偉大的人物”。

正是這些撲朔迷離的人體與智力上的奇异現象,給人类社会中的天才和痴顛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霧紗。叫人至今不知其中的奥秘。不过事实显然,只有天才能同常人一道創造世界的文明史,而痴呆卻是永遠不行的。

晚近些年来,一些新脑性病种横空出世,像忧抑症、躁郁症、自闭症、老年痴呆等。其中忧郁症迅速蹿升名列常见病前茅,极大危及人的健在。医学界至今未能找到原因和疗法。综观起来,那些略具“天才”倾向者,过分敏感、多愁善叹的,比较容易中招。还有在分娩、大手术后、青春期与更年期,易罹此病。自闭症的孩童,在封闭自我的同时,也可展现出某些超常天资的一面,但生活很难自理,亦属以前鲜见的病种。至于老年痴呆,是在上了岁数后发病的疾患,记忆力完全丧失,无情感波动,病因也不明,说是用脑不够,可是那些劳心者大国领袖也获这病,不支持此说;又云铝制器皿的长期使用导致之,但大样本的证据亦欠足,莫衷一是。究竟是啥子原因,还有待于进一步地深入研究或能揭晓。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