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手有别     

作者:星学

在我们人类社会中,那些在日常生活里便利使用右手做事、书写的人,被称之为“右利手”;反之,则被唤作为“左利手”,俗语叫“左撇子”。

全世界人口的大约90%以上,都是右利手者,以至于一些工具的打造方式如剪刀等,均是以右手使用的姿势来设计制作的,但这就令得左利手们用起来不那么顺畅、有点别扭。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嘛。其实,所谓的“利手”,都是相对而言的,如右利者的右手,多是在速度、准确性、灵活性为主的活动中占具优势,可是在耐力、支撑、其它静力用劲的动作当中,左手却并不居于劣势。

为什么会有一些人是左手便利呢?其原因至今尚未搞明白。目前医学界大致上认为,它是先天的因素所造成的,或者是与胎儿在子宫内发育时的姿势、分娩过程中经过产道受到了某种挤压等有关系;当然,也不排除出生以后的日常生活环境及家教的影响等后天因素干扰。此外,根据数据统计,拥有左利手的人大多数是男性,故而还有另一种揣测是,或许跟胎儿孕育中的睾丸酮的某些作用有关联。

左利手跟人的身体健康方面的关系,迄今始终无定论,莫衷一是。有的调查发现,左撇子们容易罹患过敏性疾病、剧烈的偏头痛等;或者注意力不集中症,如过动症[ADHD]等;还有生理与心理性别认同错位、焦虑症等;也有追踪观察显示,精神分裂症一族中,左利手占了五分之二,明显高于右利手者。而女性左利手者长乳腺癌的风险,约是其他女人的四倍;得直肠和结肠癌的机率,为其他女性的32倍。在遭遇交通事故的概率方面,左利手为右利手一族的5.3倍之多。原因均不详。

十几年前,美国的科研人员对人群大样本的死亡率分析研究,有一项结果揭示:使用右手的人们,平均寿命为68.7岁;而使用左手的,寿命要短将近4年。平均寿命最长的一族,属于“均利手”,即左手与右手都擅长使用的人,他们的平均寿命达到了69.7岁。鉴于这一点,而左撇子最好是常常练习使用右手,灵活地运用右手进行活动,这样靠着“左右开弓”的替代与补偿,能够避免一些风险与意外事故,可以益寿延年。毕竟人的大脑两个半球的全面锻炼发展,有增强逻辑思维与语言会话的能力等,就是右利手者们也学着练习应用左手,也有益无害。

另外据研究,左利手者的记忆力比较强,更有希望成为杰出的政治家、运动健将和艺术家等。在有记载的世界名人中,左利手者不在少数,各个界别的均有。光说大国领袖吧,像亚历山大大帝、凯撒皇帝、拿破仑、维多利亚女皇、丘吉尔、杜鲁门、克林顿、奥巴马、伊丽莎白女王等。商界精英:有洛克菲勒、比尔-盖茨、乔布斯等。艺术巨匠:有达芬奇、贝多芬、莫扎特、安徒生等。体育界的就更多了,不胜枚举,在每日各大赛事的荧屏转播上屡见不鲜。

左利手出现在中外史籍上的最早记录,并不是医学文献,而是宗教宝典。三千多年前的《旧约圣经》中“士师记”里就有明载,在以色列的便雅敏族两万六千名的兵丁中,有七百壮士是左利手的,他们能够精巧地使用机弦甩石来打击敌人,弹无虚发。士师以笏是左利手,他受上帝的差遣,只身深入敌后虎穴,以晋献礼物为名,出其不意地近身手刃了敌酋摩押王,情节颇似当年荆轲刺秦始皇,不过以笏是大事终成了、毕其功于一剑。再后来,以色列国的大卫王手下,众勇士精兵中也不乏左利手者,这在《圣经》中也有提及。

除了生理上的不同以外,在人类社会的文化与习俗上,左右手也产生了分别。在中国古时候,汉朝是以右侧为尊贵的,恰有典故“无出其右”而成为了一个成语,流传至今;其它朝代则不少以左为尊位的,故亦有“虚位以左”等成语传世。而在外国的经典中,大多是尊崇右手边的,最早《箴言》中描述上帝是,“右手有长寿,左手有富贵”,神的右手铺张诸天,施展能力,拯救扶持投靠者。耶稣复活后升天,也是坐在了神的右手边,未来将以右手执着七星灯来行最后的大审判。我们既然是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所造的,那么绝大多数的人皆是右利手就不足为奇了。

在神的选民—犹太民族的观念中,右手代表了力量、福分、保障等,左手代表了软弱、失势等。晚近的以色列人著作中,左与右分别还代表了恶与善。无独有偶,台湾东部的阿米族大多数部落中,流传着这一说法:“人的右肩臂部住着好神,左肩臂住着恶神”。在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以及中东、非洲地区的伊斯兰教国度,右手被视为洁净的,左手则是不洁的,由此衍生出诸多的礼仪及生活上的讲究。

像穆斯林及阿拉伯人,在递送物品给别人的时候,一定得用右手,否则便是极度的不恭敬,等于在羞辱对方。同样,当他人递送过来东西时,受者也必须要用右手去接纳,纵使这时该手正在被占用着,也得迅速地腾出来去收下。与人握手、举手发问等,都要使用右手,若是代以左手,便是一种无礼的行为。至于吃饭进食等,那就更得用右手了,主抓食物、直接填进嘴里,有时候饭间左手连露出来都不行。倘以左手来取食进餐,是忒没礼貌的表现。所以那些左利手们,在用膳的时候必须以右手取食,左手充其量做辅佐的撕扯帮着。

就算是在生产劳作中,左手多是起着辅助功用,像阿拉伯妇女在干农活的时候,右手忙个不停,左手常是将裹在身上的长布衫不时地紧掖在腋下,偶尔挪出来帮衬一下活计。还说是在洗澡之中,肚脐之上的部量要用右手搓洗,脐下的部位则用左手来盥洗。至于出恭大解后的清洁肛周,则是用水冲洗的,更是左手为之,“左手是不洁净”由此可见。

因此在中东及非洲地区,旅馆的卫生间马桶会有两套,除了正常标准的以外,旁边还有一个类似的坐便器,但没有盖儿,座后有个朝上的水管喉头,可供住客便后洗腚之需。如今的欧美地区,有些高级宾馆也有设计了这洗便器,以服务那些来自阿拉伯世界的旅客。记得我刚出国时首次瞧科厕所里这“多此一座”的装置,弄不清是干吗用的,直到后来才晓得了个中原委、恍然知悟。毕竟在国内时孤陋寡闻,从未见过这一用具。据说当地医师还认为,他们地域的痔疮等肛周病发生率很低,与这一便后用水彻底清洁的习惯不无关系。

还有的报道,某些阿拉伯国家的法律,对于偷盗犯罪的处罚是很严苛的,重者要砍掉其右手。那些遭受了该刑惩的人从此在社会上便难以抬起头来,因为大家一看就知道了他的前科,而且失去了那只主要的手、代表洁净的手,甚难生活和存留下去。所以人人惧怕这一不失残酷的刑法,不敢铤而走险行窃做宵小,于是使得这方面的社会秩序好很多,像沙特等国家的偷窃案件就相对很少发生。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