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故事三题

作者:殷贤华(来稿,重庆)

 

梦缘

    网络作家阿宅天天宅在家里码字,都是上午九点动笔,写到晚上九点搁笔,然后上床睡觉,养足精神第二天继续战斗,生活过得挺有规律。

    最近,阿宅常常深夜惊醒,灵感迸发,想起床挑灯夜战。可奇怪的是,当他打开电脑,电脑里总是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他根本无法写作。他估计是电脑出了毛病,便约了电脑公司技术员上门服务。但第二天天亮,等到技术员上门,那些字又完完全全回到电脑里。

    你的电脑没有任何问题,也并没有中病毒,至于你讲的问题,兴许是见鬼了吧!如此折腾了几回,技术员不耐烦地说。

    见鬼?阿宅一愣,他倔劲上来了,他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天晚上刚到九点,阿宅就准时关了电脑,连澡都没有洗就早早上床,关灯睡觉。其实他并没有真睡着,他想看看他的电脑到底会发生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阿宅最终抗不住睡意,不知不觉睡着了。阿宅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家里的电脑自动开机了,电脑里的那些字自动汇聚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字人,像个袖珍型的小男孩,从电脑中走出来,沿着写字台桌面往下滑,再通过木地板向门口走去。接着,小字人透过门缝钻了出去!

    这小字人要到哪里去?阿宅轻手轻脚起床,胡乱抓了件外套穿上,偷偷地跟了出去。

    小字人穿过过道,转过楼梯间,步下楼梯,再转过下一层楼梯间,向过道走去,最后在一个虚掩的房门前停住了。阿宅向下望去,竟看见另外一个小小的字人,像个袖珍型的小女孩,站在小男孩字人面前,阿宅惊讶地张大嘴,眼镜差点掉地上!

    小妹妹,你家主人身体好些了吗?小男孩字人竟然开口说话了!

    小哥哥,今天晚上我可没心情陪你慢慢聊天了,我都快急死了!小女孩字人带着哭腔。

    小男孩字人上前一步握住小女孩字人的手,安慰说,小妹妹,别着急,有什么事你说,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小哥哥,我家主人突发心脏病,晕倒在床,生命垂危!我知道急救药就在写字台上,可我们只是字人,没有办法帮她拿呀。我家主人天天宅在家里开网店,跟你家主人一样,都是孤身一人,没人照顾,这可怎么办呀?

    两个纸人在那里唉声叹气,阿宅再也顾不得许多,大踏步上前推开房门,果然看见床上躺着一位漂亮的女孩,脸色惨白,瞳孔已经放大,她的手指向写字台!事不宜迟,阿宅迅速将写字台上的药丸喂到女孩嘴里……

    第二天早晨,阿宅醒来,感到脑袋很疼,但回想起昨夜的梦境却历历在目。他正准备起床,忽然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阿宅打开门,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面前站着的竟是昨夜梦中的女孩!女孩大大方方说,昨天晚上是你救我的吧,谢谢你大恩人,我是专门上楼来表示谢意的!

    阿宅狐疑而结巴地问,你,你,你怎么确定是我救了你?

    女孩扑哧一笑,昨晚你的名片掉在我家了,这上面不是有你家住址嘛,你是我楼上邻居,咱们真是有缘!

    ……

阿宅和女孩成了一家人,一个网络写作,一个开网店,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一年后,他们生了个大胖小子,给这个家庭带来无穷的乐趣。大胖小子晚上不爱睡觉,常常跟两个小纸人玩得不亦说乎……

抗洪

从医院出来,翻过山头,整个村落就尽收眼底。

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普照大地,给整个村落镶上一道金边。一群白羊在山脚悠闲地吃草,几只大黑狗在大树下追逐嬉闹,显得那么清新自然而富有情趣,鲁队长脸上浮现出笑意。但隐约可见破败的房屋和冲毁的小桥,这又让鲁队长明白:洪水刚离开不久,洪水的的确确祸害过这里。

鲁队长擦擦汗,忐忑不安的心舒缓开来。

路过大狗家门口,鲁队长看见烟囱正冒烟,便进门看个究竟,原来大狗一个人在厨房做烤鱼,弄得一脸的土灰和油渍。鲁队长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点钟都不到。

鲁队长开玩笑说,大狗,你饿死鬼投的胎呀,这么早就做午饭了。大狗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正色说,我家媳妇老早就叫我做烤鱼吃,但队里不是一直忙嘛,抗洪救灾又耽搁了几天。现在暴雨停了,洪水退了,我就赶紧抽点时间给她做。

看你那狗样,还挺疼媳妇的,鲁队长望望里屋打趣道,她人呢?

她到村里开会去了,大狗一边添柴火一边回答。

跨过水渠,鲁队长路过六柱家门口,看见六柱坐在院子里,正专心致志地摆弄一件什么洋玩意儿。鲁队长上前递过一支烟,打趣道,哟,六柱,土包子学会赶时髦了?

六柱抬起头,这才注意到鲁队长,连忙让座说,我儿子想进学校管乐队,想吹萨克斯,但队里不是一直忙嘛,抗洪救灾又耽搁了几天。现在暴雨停了,洪水退了,我就赶紧抽点时间给他买了。网上买的,到货快,我早该给他买了。

鲁队长拍拍六柱的肩,赞许地说,你儿子喜欢音乐,这是好事,当爸爸的应该支持!鲁队长望望里屋问,你媳妇和你儿子呢?

他们到村里开会去了,六柱一边看说明书一边回答。

前面不远就是家门了,鲁队长高兴地吹起了口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个人迎面走来,近了才看清原来是二憨。

二憨一副愁眉苦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打招呼说,鲁队长,我正有事要找你帮忙呢!

有屁快放!鲁队长笑眯眯地。

二憨说,我爹老了,他的最大愿望就是想到北京看看天安门,看看长城。我想陪他到北京一趟,帮他实现这个愿望。队里不是一直忙嘛,抗洪救灾又耽搁了几天。现在暴雨停了,洪水退了,我想马上陪他去,但费用不够,我想给你借点钱。你知道我们治安巡逻队四个人,就你家庭条件好一点……

有孝心,好样的,我支持你!鲁队长竖起大拇指说,需要多少,我马上微信转账给你!

那太谢谢啦!二憨激动得手足无措,憨厚地笑了。

走进大院子,跨进家门,家里空荡荡的,媳妇不在,连卧病在床的老娘都不在。鲁队长感到很奇怪。他给媳妇打手机,没有回应,他这才注意到整个大院子家家户户都没有人。

莫不是都到村里开大会去了?

鲁队长急匆匆赶到村委会,果然看见村委会办公楼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今天开什么会呀?鲁队长问,但没有任何人理他。鲁队长挤到会场前方一看,会标竟然是“抗洪救灾烈士追悼大会”!台上,村委会主任带着哭腔,一边擦眼泪一边说,为了抢救被洪水冲走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我们村治安巡逻队的鲁队长、大狗、六柱、二憨四名队员全部壮烈牺牲!他们是烈士,他们是英雄,他们是我们村的骄傲,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鲁队长惊得差点晕厥过去!

他看见大狗的媳妇,哭得像个泪人,大狗,你怎么这么狠心抛下我,你答应过要给我做烤鱼吃的呀!

他看见六柱的儿子,哭得撕心裂肺,爸爸,您快回来,,我求求您快回来,您答应给我买萨克斯的呀!

他看见二憨的老爹,哭得呼天抢地,儿啊,你说过要陪我去北京,你说话不算数了吗?你说话不算数了吗?

鲁队长还看见自己的媳妇正扶着老娘,哽咽着,眼圈通红。老娘脸上挂着泪痕,似乎眼泪已哭干。鲁队长连忙掏出手帕,想给她们擦擦脸,但她们浑然不觉。

儿啊,你是好样的,你是娘的骄傲!老娘喃喃着,但你不该走啊,你答应给娘买一副银手镯祛除寒气的,你没有做到呀!

老娘!鲁队长一下子跪了下去,他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精致的银手镯来,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艳遇

    刚下飞机就倾盆大雨雷电交加,宁总皱皱眉。跟在后面的贾总撑开伞上前一步说:“宁兄,听说机场附近开了家新客栈,叫盛世唐朝,有品位有特色。集团总部招待所离这里太远,反正我们也是明天才参加会议,不如今晚就住这家客栈如何?我请客!”

    宁总想了想点点头:“好吧,谢谢贾老弟,下次我回请你!”

    两人相视而笑,出租车很快将两人送到盛世唐朝。一进大厅,但见这里金碧辉煌,人来人往,好不气派热闹!一个漂亮的服务员赶紧上前,引导两人穿过大厅,步过后堂,转过亭台水榭,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四合院。

    服务员将宁总引进宽大的寝房,微笑着问:“这是盛世唐朝寝宫一号,是我们这里最顶级豪华套房,先生您满意吗?”

    宁总没说话,做了个点赞的手势。

    服务员热情地介绍:“房间里所有的水果、糕点、酒水、小吃、香料等,都是免费赠送。我特别推荐我们盛世唐朝特制的唐朝香和自酿的唐朝酒,一个闻后飘飘欲仙,一个饮后飘飘欲仙,先生您尽可享用!”

    宁总这才开口:“谢谢,盛世唐朝还真是有品位有特色!”

    “但我要提醒您一下,”服务员指着寝房写字台上方的一幅画,正色道,“这是幅神秘莫测的古画,没有人能说清它的来历,您可以欣赏,但请您千万不要触摸。因为这幅画很古怪,曾有触摸过这画的客人说看见画中美人生气地张开嘴,也有触摸过这画的客人说看见画中人举起了拳头。有人为此生病,有人为此受伤……”

    “有这么八卦的事?”宁总被逗笑了。他看了看那幅画,感觉很稀松平常,不过就是一幅美女肖像画,画中美女面无表情,嘴唇紧闭,双手合十。

    服务员离开后,宁总关上门。他和集团另一分公司贾总约伴到集团总部参加会议,这一路旅途劳累,现在洗了个热水澡,顿时感觉神清气爽。此刻窗外雨小了许多,但不时划亮的闪电,仍然让外面的世界光怪陆离。他不由得点起一炷唐朝香,饮上一小杯唐朝酒。

    宁总品了品,总体感觉还不错,有一缕淡淡的清香,有一股微甜的酒意。他走到写字台前,仔细地打量起这幅古画来。

    画中的美女上身是粉红短襦,下身束淡黄裙,肩上加有深灰披帛,这是盛唐时期女子的装饰。宁总还知道短襦一般有夹有絮,短至腰部,裙子长而多幅,这种襦裙装是唐代乃至整个中国服装史中非常精彩而又动人的一种配套装束。美女额头正中有颗漂亮的美人痣,脸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美人面无表情,但眼睛似乎脉脉含情盯着宁总。

    宁总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乘着酒兴,他把酒杯放在美女嘴边,喃喃自语:“美女啊,我喜欢您的美人痣,喜欢您的酒窝。如果有缘,您出来陪我喝一杯,咱们共度良宵吧!”说完自嘲地摇摇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上床睡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宁总忽然感觉有一只细嫩的手正搭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抚摸。他打开灯睁开眼,看见一个美女正坐在自己床沿,端着一只酒杯,万般风情地望着自己。“您是谁?您怎么在我房里?”他一下子坐了起来。

    美女微笑着不说话,眼神勾魂。宁总这才注意到,美女上身是粉红短襦,下身束淡黄裙,肩上加有深灰披帛。不但如此,美女额头正中有颗漂亮的美人痣,脸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宁总醒悟过来,惊诧万分叫道:“您,您就是画中美女?”

    美女点点头,但还是微笑着不说话,把另一只酒杯递给宁总,眼神勾魂。宁总注意到,写字台上方的画框里已经空无一人……

    这是人?是仙?是妖?宁总又惊又怕又喜,正忐忑间,美人的唇已经递了上来,一波身体的异香袭来,宁总甚至能感受到美人的心跳和体温。我这是在做梦吧?这一定是做春梦!这是新聊斋,这是人与仙与妖的跨界艳遇!他咬咬牙,感觉一股热流涌过全身,不由自主将唇迎了上去……

   从睡梦中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宁总感觉脑袋昏昏沉沉,他急急忙忙赶回集团总部,原定的会议上午就已经结束,贾总被提拔为集团总部副总裁。

    宁总的头还疼。在机场附近的药店,他懊恼地买了点药,准备返程回分公司。他忽然听到店外传来尖声尖气的声音:“什么敲诈?十万元只是老娘的卖身钱!我要追加五万元的服务员演出费、古画装裱费、催情药费、迷幻香费!”

    宁总一愣,他跑到店外,看见一个急匆匆的背影在打电话。这个背影身段苗条,打扮妖娆。“什么小点声?你瞒不了我,集团总部准备突击考核你和姓宁的业绩,在你两人中提拔一位副总裁,要不是你事先弄到绝密消息,让姓宁的关键时刻消失,这副总裁的宝座还不一定是你的呢!”背影转过街角的刹那回了一次头,宁总感觉天旋地转,他隐约看见——

   美女的额头正中有颗漂亮的美人痣,脸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