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 叶  (18)         

作者:刘作义

 

后来他就成了抗战胜利后香港广西银行分行首任副经理。难怪李鸿章的幼子、留美金融博士就望梅止渴,失之交臂,空欢喜一场。

本来李公子是去当经理的。

现在将副经理变更为经理,即原定副经理提升为经理。

总不能委屈李公子任副经理吧。

就只好另用他人。

实质是塞了一个人来做副经理。因此人是省财政厅长爱女推荐的西大同学。当然也是财政厅长未来的女婿。

银行设在尖沙嘴金马仑道。月薪港币400元。

此女提出要完婚。

他避而回家,逃婚,离开香港。

其实他魂牵梦绕,一刻也忘不了香港。

其母罗大脚发现他痴情地看着穿洋服的一位女郎各种姿态的一叠照片睡着了。

照片上的女郎姿容出众,身材婀娜妙曼。原来是位供职汇丰银行的西贡小姐。

奈何香港一别,天各一方,劳燕分飞,再无见面之日。

当时来往香港内地极为自由。

可是银会系讲师千家驹已是中共国家工商管理局副局长,写了介绍信,他就用了新名字,执信到广西省财粮贸办公室任职。

他做梦都想平步青云,就没回香港了。

后下放省物资局。

再下放铅锌矿区开采矿石。

此时他插翅也难飞了。

属管制对象,劳动改造。

因高中参加三青团,是分队长。属历史反革命。

最后铅中毒。

那是在矿山开采,汗流浃背,回来累得没有洗澡染上的疾病。不能直立行走,极度痛苦而亡。

这不仅是其个人不幸,柳家梦碎,也是大陆同胞不少人的遭遇。

据说,桂垣的文华饭店住过一位女宾。

她打听魁星楼柳府太史第的后人下落。

惊动了国保。

后经盘查,是其母生前有寻亲愿望:要觅香港广西银行分行副经理。

此女宾极可能是坠入爱河的西贡女郎遗下的后人。

证明就是:她在国保的协助下,来到墓地,献上了花圈祭品,悼念因残疾而终之反革命。还照了相。真情感动了在场人。

究竟此寻亲者是佛冈人还是西贡人?不得而知。毕竟不是国保关注之点。

后来国保听上级说,其母颇有来头,还与桂系有些渊源。

她是佛冈望族,却出生香港。

四代以来都是西贡堤岸华侨。

佛冈叔祖辈有人在广西执掌财政。

西贡的反法兰西秘密组织就想方设法联系。

香港广西银行就是入口。

此时其母正在汇丰银行上班。

很快其母就因佛冈乡亲、同姓同宗与目标人物认识,更认识其男友,即银行副经理。后坠入爱河。

此女宾喃喃自语:妈妈说害了你。副经理却说轻信了千老师。

此次寻亲前她走访了在深圳定居的白发老人千家驹。

该国保上级亲眼见到了千与其合影。

千回答她赴桂寻亲,说:“去是还母愿。不过要有心理准备。当年香港广西银行倒向中共的势力不小。反桂系的人士以省参议长李任仁为首大都在那里。李是白崇禧读小学的校长。李他们发表了拥护中共宣言。副经理的胞妹参加了中共桂北总队,牺牲在全州。副经理是烈士家属。谁会想到竟会成了悲剧人物!”

副经理的胞兄当过通讯营长,有一高中同学。

医学院毕业。

因其兄是红7军元老、省委第一书记。

巴结的人不少。

很快入党。

升医院院长。

再升省卫生厅处长。

安排他当了医疗器械厂修理工。

后英年早逝。

岑春煊儿子的岳父是大名鼎鼎的民国总理唐绍仪(也是顾维钧另女岳父)。

岑家的后人大都知道黄花岗烈士攻打的两广总督是岑春煊。

联共的马林、包罗廷,国共两党的孙中山、周恩来等都反岑春煊。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