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

作者:北矢

那时的物理系开会主要有二个类别。一是福利会,由系工会主席主持。过年过节的时候,大家凑在一起,讨论是分豆油呢还是分苹果,或者是看一场电影。这种会好开,气氛好。不管主张分苹果的还是主张分豆油的,还是认准看电影的,总之都是福利,人人都有份。还有一种会,是学习会,念报纸提高认识。与福利会不同,学习会属于常态型的,不像福利会,需要时开,不需要时不开。学习会每周必开,不能不开,每周开足半天。上边不开犯错,下边不开也犯错。总之,这是一类领导和群众都一定要开的会。

学习会由徐教授主持。徐教授的正职是系主任,资深物理学家。徐教授的兼职是学习会的主持。出于对徐教授的尊重,到了学习会的时候,大家就改口称主持为主席,徐教授就成为了徐主席。

这次学习会,徐主席念的报纸社论是论深圳特区的。徐主席坐在会议桌的端头,非常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念着。除了深圳让徐主席从头到尾给念成了深川之外,没有念串行,也没有念错段落。总之,这次念的顺风顺水没有念糊涂。开会的气氛即闲散又洋溢着祥和,散坐的那些群众一边开着会一边就享受着祥和。

祥和的气氛由听、闻、看这三个独立体组成。也可以这么说,有了这三个独立体才能体会到开会的祥和气氛。

一听:徐主席操着一口湖北腔不停地念叨。至于徐主席念叨什么,没有人较真。较真的是,徐主席不停地念叨,大家就知道那是在开会念社论。就像养蜂人,听到蜜蜂的嗡嗡声,就知道那是在采蜜,而不必去弄明白嗡嗡些什么。群众听不到这种念叨声,就会抓耳挠腮,没有定力。

二闻:浓厚的汗渍味。群众不停地摇扇驱热,摇宫廷巴掌扇的,摇大蒲扇的,摇蝙蝠扇的,摇折叠扇的。徐主席摇的是报纸,念的报纸放在桌面上,闲散的报纸就被徐主席用来当扇子。汗渍热浪被这些扇子弄得一浪接着一浪地流窜,熵值也串上串下的摇滚翻腾。这个时候,群众各自的体味就变成了公共财产,私利变成了公利,大家相互都能闻得到。

三看:群众形态的多元化。

贺教授半睁半闭着眼睛,用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拔下巴的胡须,一根接着一根地拔,不紧不慢一直不停地拔着。闻教授则将碎纸卷成锥形,用来掏耳朵,卷了掏,掏了再卷,卷了再掏,一直卷着掏着。汪工程师专心抠鼻孔,小指头伸进鼻孔之后旋转一圈,再抽出来,然后再伸进去,再抽出来,有时有收获,有时就没有收获。

汪工抠鼻孔就像警察蹲坑一样,每周蹲,每周扑空。突然有一周,刚蹲坑就逮着一个要犯。这次,汪工的小手指刚从鼻孔抽出来,顺着小指头就带出来一块大个的固结物。汪工一时得意竟然误判了初衷。汪工用拇指将小指头上面的固结物朝着侧向平行地弹出,原本以为会落在地上,然而,这物却急速地一直向前运动,径直就撞击到了系秘书吴姐的毛衣针上。吴姐此时正激情地和邻座的小刘交流着一则最新资讯,毛衣针就没有在毛线里面穿动,而是被攥在吴姐的手里,正被吴姐用来使劲地敲打座椅的扶手。撞击到吴姐毛衣针上的这物还没有立稳,瞬间就被吴姐的外力给改变了运动轨迹,这物转个弯就朝着谢工飞速地冲了过去。谢工此时正在发言谈学习收获,张开的嘴巴还没有合上,冲过来的固结物就钻进了谢工的口中,谢工的喉咙一收紧,这物顺势溜进了食道 。

会开到这个时候,会场就出现了骚动。然而,卢副教授对这一切却浑然不觉。

此时,卢副教授的脑细胞正集中在做第二道梦的初始点上呢。这是因为卢副教授刚刚做过的第一道梦没有做对。卢副教授决定推翻第一道梦,从头再做一道。老卢是个严谨的人,做梦绝不会稀里糊涂地还没做出个结果就收梦完事。老卢的第一道梦没有做对,主要是让郑工把场景给弄乱了。老卢当时正梦见武松和蒋门神格斗。武松亮出了绝杀本事,使出的招数是玉环步鸳鸯脚。在武松玉环步刚落定,刹那间飞身踢出第一脚之时,老卢禁不住心头陡然收紧,手脚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坐在他侧边的郑工正潜心地在自己的胳膊上搓泥,从胳膊上端仔仔细细地往下搓,就差一点搓到了手腕上端,快完活了,泥被搓成了一个又一个卷,马上就能捏成大团了。还没等郑工完成整个工序,就被老卢的抖动给打断了。搓下的泥卷没有受到正常控制,散落了郑工一身。郑工抬起胳膊肘就捅向了老卢的肋巴骨。老卢顿时一惊,梦的情景就发生了转折。只见武松的肋巴骨突遭重创,没有再接着踢出第二脚,武松皉牙咧嘴地捂着肋巴骨弯下腰在反思,难道是第一脚没有踢对地方,让这厮乘机启动了暗器。老卢也在帮武松找寻原因,这第一脚原本应该踢出去的,为何没有踢中要害,蒋门神却反身击中了武松的肋巴骨,没记得有蒋门神的大衫里面还藏着暗器这回事。梦到了这个地步,就让老卢没有办法收场,梦卡在那了。老卢没有找出个原因,就决定放弃,再从头做一道。

郑工没让卢副教授的第二道梦做下去。郑工用劲拍了一下卢副教授的后脑勺,叫醒了他。郑工说:“老卢,轮到你发言表态了。”

老卢定了定神,迅速地启动了思路。记得刚犯困时,曾听到徐主席一次又一次地沈川沈川地念着,就即刻有了断定,这个沈川必定是个烈士。于是,老卢的表态直接就切入了主题。老卢说:“沈川同志虽死犹荣 。对比沈川同志,自感差距非常之巨大。所以,学习、学习、再学习,列宁说的这话,正是端正我思想的利器。”

老卢的发言受到了徐主席的当场表扬。徐主席说老卢认识深刻,尤其那个“学习、学习、再学习”有思想高度。同时,徐主席也指出了老卢的不足,深川不是沈川,深川是城市名,不是人名,也不是个烈士。徐主席认为老卢在物理识别方面有些问题。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