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健“折腾日本”记 (中)

作者:继明(北京)

让日本男人长出头发

1985年底,时任日本首相竹下登的秘书(也是女婿)山口在与孔健、北京商人李晓华见面时随口谈及,日本人讲礼貌、上班族很注重个人形象,但由于生活压力等原因,日本男人近年来“脱发族”剧增,虽从中国青岛等地进口大量假发,但非长久之计……

上世纪80年代留学日本属国内第一热门,一衣带水、文化相似,其热门程度远甚于如今的美欧。孔健刚站稳脚跟,即开始帮朋友留学日本。李晓华当时碰上事业瓶颈,他的连襟、某出版社编辑,与孔健是多年朋友,孔健受托帮他办理了赴日留学。李晓华到日本后,孔健先安排他学日语,后带他结识日本各界人士。

见过山口后,孔健把此事交李晓华“落实”。李晓华通过各方关系查询到国内“章光101生发液”正卖的红火,其研发依据中医原理,以天然药材为材料,防脱,滋润,保湿,改善毛躁,生发效果显著,为当时灸手可热之品牌。李晓华闻讯大喜,立即飞回国内与“章光101”接洽,谈判过程中,李晓华出手赠送两辆大巴给赵章光、以接送工人上下班,此举也打动了赵章光,双方很快达成协议,李晓华拿下“章光101”日本代理权。

“章光101”立即在日本大卖,且生发效果明显,很快轰动了全日本、以至家喻户晓。尤其听说生发液含有汉方药,更加坚信不疑,成千上万的日本男人蜂拥而至抢购,在日华人也趁机争当分销商。一时间,“生发”、“男人长头发”在日本电视、报纸上成街谈巷议一大话题,媒体纷纷以“挽救成千上万日本男性”,“解除了日本人固有的脱发烦恼”推波助澜……

一个充满戏剧性的故事是孔健“亲自”参与的。他去出席伊豆半岛“清流庄”副社长田中清的婚礼,新郎父亲是伊豆半岛“孔健会”会长,邀请的嘉宾有三船敏郎、渡哲也、高仓健、日本活佛酒井雄哉、大藏制药会长上原……等名流。新郎给各桌客人敬酒、来到孔健面前时,他看到新郎秃顶严重,就有些冒昧的说,“我正好带来了中国的‘章光101’,保证你新婚一个月后长出头发”。不料这时平时寡言少语的高仓健上来斜刺里插了一杠子,“孔先生,我尊重你,但你如果能让我的恩师酒井雄哉也一个月长出头发,我就真信了。”接下来还有更“狠”的一句,“如果这药真灵,酒井活佛就跟你去曲阜祭孔、并出任孔子文化大学客座教授。”

孔健当时无话可说,他也知道高仓健与酒井活佛的深厚情谊,当年高仓健妻子自杀,酒井活佛给予了他很多安慰、开解。有三年时间,用鸭舌帽遮着脸的高仓健天天到庙里打扫卫生,碰到有人说,“这人像高仓健”,他便回答“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结果半年后,新郎田中清和酒井活佛都长出了头发,活佛开玩笑说,“我被高仓健耍了,为什么我现在每周还要用推子理发?”他也如约和孔健一起去曲阜祭孔、并成为孔子文化大学客座教授。

有意思的是,日本男人长头发的故事后来演变成:“竹下登首相访华,给日本民众带回来了‘章光101’生发剂’,因为首相自己也脱发,使用过认为有效,就趁访华之际买了上百箱,回来作为礼品送人……”。

李晓华以“章光101”赚得盆满钵满,从一个多年骑自行车上下班的“艰苦奋斗者”、摇身一变成为国内第一个拥有两辆法拉利的富翁,平价引进中国产品,到日本卖出发达国家消费价格,让他迅速积累了资本,成为当年国内屈指可数的“亿万富翁”。

多年后,日本制药厂将“章光101”进行研究分析,打出本土生产新一代生发剂。日本“柳屋生发液”,花王“生发水精华液”等品牌如今已世界闻名、大量打入中国市场。

孔健乐意看到朋友赚钱,也几乎没为钱的事与朋友发生不和。1994年回北京办《中国巨龙新闻》发布会,人民大会堂1000人宴会,孔健“抓住”早已回国的李晓华,让他买了一回单。

掀起日本气功热

职业摔跤明星猪木宽至在主持了欢迎孔健的“饭局”后,俩人很快成为好朋友。在猪木带孔健见过的众多朋友中,不少人是赞助商。作为体育明星,是必须为赞助商做出某种回报的。猪木与孔健偶然聊到特异功能、气功治病,没想到后来在日本掀起了一股轰动一时的“气功热”。

孔健在《人民画报》做记者那几年,正值80年代初“气功热”风靡中国大地,他多次采访过气功和特异功能,认识不少相关人士。猪木开始的想法只是请几个中国气功师,到日本给他认识的赞助商们“发发功”、“治治病”,没想过做的太大。日本一直有自己气功、特异功能研究,名字叫“超能力”,但规模、影响都很小,当时日语里还没有“气功”这个词。

1986年9月,孔健“攒”起一个中国气功代表团访日,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任团长,气功师有严新,邹为家,何建新等人,因签证一次只能签三个月,后期气功师有悟乐,王斌……等。中国气功代表团的到来很快在日本引起巨大反响,严新、邹为家等人先是给一些个人佐川清、石川良一(日本财团董事长)、龙川井二……气功治病,这几个人皆反映效果不错。接着中国气功师又上电视台表演,黄金时间由北野武导演的、一周一次的节目。众多中国气功师还到大饭店等公共场合做表演,严新发功,某大学生后背上多年的肿块两小时内就消失了。日立市的铃木,坐轮椅生活20多年,跟严新练功两小时后竟站起来走了……。

随着这拨气功热不断升温,最后发展到多家日本电视台共同参与。“朝日”、“东京”、“日经”,“富士台”等几个国家频道邀请中国气功师到镜头前表演,结果出现了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景象。朝日电视“晚间最前线”节目,何建新向电视观众表演、教学、发功,电视台开通100部传真机,让观众把亲身感受和家里“怪现象”记录下来:夫妻俩浑身发热、不自觉就全身动起来,还有的家里宠物对着电视叫个不停……种种不可思议现象在整个日本列岛掀起轩然大波,好似中国神灵到来、病毒克星降临,甚至包括日本总理大臣田中角荣等众多上层人物,皆认为中国气功是健身治病良方。

紧接着又有近百名中国气功师如星火燎原般纷至沓来到日本传授技艺,发功、治病,半年内日本成立了上百个“中国气功治疗中心”,全日本几乎人人谈气功、特异功能。经中国气功师悟乐发功治疗,日本厚生省副大臣园田次郎的夫人患肺癌被医生宣布只能活半年,结果存活了5年,园田次郎感激说“救了我的夫人,救了我们全家”。佐川清肺气肿严重,被医生判了“死缓”,经气功治疗活了十年(也是某种回报,佐川清后来为猪木出巨资赴伊拉克解救人质,赞助孔健带日本媒体赴中国全面报道气功)。甚至在日本最著名的小山游园世界,除气功表演外,何建新还对肉包子发功,每天竟然也能卖上百万日元,让人大开眼界。

孔健还说了件他至今感觉挺神奇的事。他与严新等人坐飞机,严新中途突然说他感到恶心、不舒服,好像听到飞机下面的“鬼哭狼嚎”,其实那一会飞机飞过的是长崎——二战时被美国投原子弹、死了好几万人的地方。

日本电视台邀请中国气功师表演一次付费100万日元(相当于7万人民币),中国气功师进账多多,孔健也“取之有道”、收入不菲。

做“事后诸葛亮”式总结,中国气功师日本发功治病种种“神奇效果”中有很多“信则灵”成分,气功师对气功治病的机理并不明了。相对来说,日本人对气功治病想法比较单纯,也没走向迷信、狂热。至今,日本仍在研究气功和特异功能,不过态度很冷静,有更多科学成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