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小小说

作者:殷贤华 (来稿)

 

你究竟会啥

 

苗苗的年龄都快三十了,还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眼看就要变成剩女了,苗苗自己倒无所谓,可把苗苗妈急坏了。

 

苗苗妈到处为女儿物色对象,终于有一个姓高的单身男青年答应见面。小高在一家国企工作,工资待遇和家庭条件都不错。

 

苗苗和小高在一家咖啡馆见了面,苗苗见小高长得高大帅气,不由得心生喜欢。但小高见苗苗长相一般,不由得皱皱眉。小高漫不经心地问:“你会做家务吗?”

 

苗苗想了想回答:“怎么说呢,我妈妈说我挺能干的,只有一两件家务不会做!”

 

小高一听,眉头舒展了些。小高心想:这女孩身材矮小,身体单薄,力气小,估计不会做一两件家务重活。既然苗苗妈都夸自己女儿能干,那就试着交往吧!

 

就这样,苗苗和小高确定了恋爱关系。

 

过了几天,小高邀请苗苗到家里玩,要把女朋友介绍给父母。小高的计划是,自己和苗苗两人在厨房做饭,把苗苗的能干展示给父母看。

 

等进了厨房,小高就忙乎起来。小高安排苗苗说:“咱们分头干,你先炖个排骨汤吧!”没想到苗苗摇头回答:“我不会做。”

 

小高一愣:“没关系,要不你先把鲈鱼蒸好。”苗苗大大咧咧回答:“我也不会做。”

 

小高感到很意外,不高兴地说:“那你拌几个凉菜,总可以了吧!”苗苗还是摇头不止。

 

这下小高生气了,大声质问:“怎么回事?你的妈妈不是夸你挺能干的,只有一两件家务不会做吗?”

 

苗苗挺起胸脯,理直气壮回应:“是呀,我妈妈是说过我只有两件家务不会——就是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哼!”

 

小高噎住了……

 

 

 

骗子

 

 

 

骗子路过村口,看见一个光头端着碗,衣衫褴褛,两眼无神,脸上很脏。

 

骗子问,你的碗我能瞧瞧吗?

 

光头大大咧咧回答,这是我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随便看!

 

骗子接过碗,感到手里一沉。骗子端详了许久,心里也一沉。

 

光头不耐烦地说,看上我家碗了吧,不如我卖给你,我换钱吃烤全羊!

 

好啊,骗子不动声色问,那你想卖多少钱?

 

两千!光头抹抹嘴,回答得很干脆,少一个子儿都不卖,因为村里的烤全羊就这价!

 

骗子笑着点点头……

 

几天后,骗子再次来到乡下,看见光头躺在山路边晒太阳,不远处有一头壮牛在吃草。

 

光头还是那样:衣衫褴褛,两眼无神,脸上很脏。光头好久才认出骗子,高兴地舔舔嘴,谢谢你买我的碗,烤全羊真好吃!

 

骗子咬牙切齿骂道,你这个骗子,信不信我杀了你!你家的那只影青瓷碗釉色青白淡雅,釉面明澈丽洁,胎质坚致腻白,色泽温润如玉,我还以为是被称作“色白花青”的北宋中期景德镇所独创的影青瓷珍品!结果拿回城做鉴定,却只是个价值几十元的仿品!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光头害怕而委屈地说,反正烤全羊我已经吃了,没钱赔你了。要不,我把旁边这头牛便宜卖给你,也只要两千元,就当赔偿你了!

 

骗子不相信地问,一头壮牛只卖两千元,你是傻子吧!

 

光头嘿嘿傻笑,是的,别人都叫我傻子。

 

骗子笑着点点头……

 

骗子牵着牛经过村口,被一位大爷抓住了衣领。大爷厉声问,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偷我家的牛!我家的牛颈上有吊牌,上面有“李记”二字,你可看清楚喽?

 

骗子看了看,果真如此,不由慌了,语无伦次解释说,我,我这是跟一个光头买的。

 

大爷冷笑说,你这个小偷!村里最近是来了个光头流浪汉,但他是傻子,他能卖牛给你?

 

打小偷啊!几个赶上来的村民喊着,拳头雨点一样落下来,骗子差点哭出声来——我只是个骗子,我真不是小偷……

 

 

 

[作者简介]

 

殷贤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日报》《北京文学》《四川文学》《短篇小说》《小说月刊》《故事会》以及新加坡作协《新华文学》《越南华文文学》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3300余件,有200余篇作品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读者》等文摘类纸媒转载,中国作协《小说选刊》转载其作品4次。自2011年起连续9年入选全国微型小说年度权威选本及排行榜,部分作品入选全国各地中高考试题及教辅读物。获《小说选刊》2016年全国微小说精品奖等奖项,出版小说集《天壤之别》《梦中窥人》《金牌乌鸦嘴》等。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