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吴瑶瑶律师荣任联邦法官 谈到华裔的“奴性”

作者:林达敏

当我在缅尼吐巴大学读书时,第一个华裔考进了法律学院,却有廖某说:“中国人读法律,不知羞耻!”如今五十年过去了,华裔社会日益进步,见识渐广,地位日高,如此论调早已成为明日黄花,不合时宜。最近政府委任吴瑶瑶律师(Avvy Yao-Yao Go)为联邦法院法官。虽已有华裔在各级法院任职法官,但联邦法院在华裔历史上是创举。消息传阅,华裔无不欢欣鼓舞。

三十年来,吴瑶瑶律师是“多伦多华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主任。该机构为华裔做了很多迫切需要的好事。中国的法律,源自农业社会,侧重刑法。西方法律,则源自商业社会,有很多复杂的律例用以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商业关系。中国到了近几十年才逐渐具有这样的律例,而且中国几千年来是人治国家,不是法治国家。中国人普遍缺乏法律常识,在加拿大生活,有时犯了法还不知道,只可自认倒霉,无话可说。“法律援助中心”致力帮助劳苦阶层,免费提供咨询服务,且代表出庭辩护和诉讼,对“恶法”提出书面意见,促使政府采取适当措施,解决问题。我钦佩发起人的信念。他们的信念和成果,造福了大量有需要的民众。

吴律师对社会的不平,民间的疾苦,有着深切的同情。她将法律智识和社会意识糅合一起,能言善辩,敢于为民众出头,是非真伪因此得到判断。她有如旷野的呼声,社会中的一股清流。中国人的家教,侧重打骂,养成国人主退、主守、主安分、主知足的民族性,善于计算个人小利以自保,缺乏敢说敢任事的精神。多伦多七十余万华裔,需要吴律师这样的实干派。她于法律具有大学问,谓之智;热爱社会谓之仁;不畏权势谓之勇。华裔社会应该明白智、仁、勇的难能可贵。

我对廖某“中国人读法律,不知羞耻”的论调听不顺耳,然而我对他本人,并没有看不顺眼,因他亦非居心不良。当时的华裔社会,也没人觉得他不对劲。持此论调的人,又岂止廖某一人?这是时代的标识。他受到这样文化的影响,身不由己,如洪水中之浮木,水之趋下,火之趋油,而口出狂言。

那时主流社会对华裔有“潜规则”,就是只许担任理工科的工作,而且所允许最高的职位,是医生和大学教授。遂令华裔父母心,但愿子女当上医生和大学教授。华裔子女对此趋之若鹜,若痴若狂。如果做不成医生和大学教授,就做工程师或化验员(lab technician)。从事其他职业的人,都给人看不起,如地产经纪、保险经纪,都被人认为是读书不成,才会做这样的“行当”。有女同学找到银行前台的工作,闻者竟哈哈大笑,认为好做不做,怎么会做这样的工作?而最给人看不起的,是中小学老师。这才是最大的笑话,试问如没有中小学老师,又何来医生和大学教授?

严厉的家长,使中国人产生了崇拜权势的奴性,对权势绝对服从,明哲保身,“令之俯则俯,令之仰则仰,处则静,呼则应。”华裔社会,接受了主流社会的意识,还变本加厉。这正是现代心理学的“队长性格类型”(Capo Personality)。纳粹时期,在他们控制的地区,都建集中营扣押犹太人,然后把他们处死。在营中,囚犯受军事管理,分成小队。纳粹党人发现在犹太囚犯中,偶尔有些人接受纳粹排犹的意识,而且更加激烈,于是指派这些人为队长。战后心理学家研究此现象,确认了“队长性格类型”,但中国人没有这样的观念,只称之为“奴性”。

那时候,“奴性”妖风吹遍整个华裔社会。廖某、廖队长、廖奴已退休,新一代已长成。昔日给人看不起的人,在加拿大这片土地上,洒了我们的血,流了我们的泪。有些地产经纪,累积了千万的资产,保险经纪进入了业界的百万圆桌。银行前台职员,有做到加拿大八大银行的副总裁。中小学教师,有做到校长和教育局主席。麦鼎鸿(Inky Mark)在缅省达芬市(Dauphin)任中学教师,当选市议员、市长和国会议员,见证了“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成为顶天立地的栋梁之材。

日裔早川一会(Samuel Hayakawa)在温哥华出生,缅尼吐巴大学毕业,在美国取得博士。在里根(Ronald Reagan)任加州州长时,成为三藩市州立大学(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校长,因处理学潮有功,经里根支持成为联邦参议员。他说:“少数族裔的父母,不应限制子女的就业。应让子女自由发展,有些特别努力或特别幸运,就可冲破主流的局限。”吴瑶瑶律师是其中的佼佼者。吴律师语通中外,道贯华洋,功业卓著,享誉社会,今荣获委任,绝非偶然。在你受命重任的光荣时刻,冀望你允许我表示庆贺和最高的祝愿!

(图片:吴瑶瑶律师)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