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少加拿大的聯邦和省債必須更新國家政策以發展經濟

作者:徐振偉

我是加拿大公民。我和妻子及三個女兒於1995 年來到加拿大。已經超過 25 年了。我們非常適應加拿大的生活,但在這些二十六年來,我最關心的是加拿大的民生和經濟。

我住在多倫多,最擔心的就是安大略省的債務情況。雖然我之前的文章也提到過安省的總債務於2020年3月是3,480  億加元,每年利息支出125億加元。這個數字有多大?這意味著在 1後加10個零( 或 125後加8個零,目前安省級債務已增至4,700億加元。這是多麼迅速的增長啊!那是因為 Covid-19 新冠病毒疫情的襲擊。我們省政府在醫療和福利補助上確實花費了出乎意料的巨額金錢支出。

安大略省目前的全省之省內生產總值GDP為8,500億加元,我們省的債務相當於其省內生產總值GDP的41 %。 按3.6 % 的利率計算,平均每年需要支付超過169億加元的利息,這已經是一個非常低的利率水平了。

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債務更加沉重。 2020年3月,加拿大聯邦債務總額高達24,340億加元,而全國之國內生產總值GDP僅為23,110億加元。債務達到了國內生產總值GDP 的 105.3 %,這表明欠的錢比加拿大人的平均收入還多。 2021年持續受新冠疫情影響,債務預計將再增加7,130億加元,使聯邦債務總額超過30,000億加元。此外,聯邦債務利率也遠高於安大略省。以2021年平均債務總額計算的利息支出將達到3,780億加元,相當於近10.3 % 的利率。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利率?除長期復息利率效應外,由於4 % 的加拿大政府債券由外國債權人持有,原來有的以美元計算,有的以歐元計算,有的以英鎊計算,有的以其它世界主要貨幣計算。因此,通過將轉換為加元的平均利率放在一起,將把債務利率提高到 10.3 % 。

儘管新冠疫情病毒襲擊造成了實質性的政府債務大幅增加,但在 2019 年之前,加拿大的聯邦債務已經很高了,安大略省的債務也很高。因此,在對加拿大政府來說,一定很清楚的是必須照顧民生。我們需要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來控制支出。除了目之新冠疫情必需提供足夠的醫療服務及人民的身命保障與生活補外,  更要: 加強經濟,鼓勵投資,支持貿易,增加就業,創造繁榮,降低稅收,平衡預算、削減赤字、進行開放西向東原油管道和使用技術修復取代碳稅。所有這些都是現時急需正確解決方案的主要問題。

加拿大人目前的需求!  首先, 我們必須逐步減少聯邦債務,或者我們需要啟動一個全民公投以找到減少聯邦債務的方法。如果我們可以逐年逐漸減少聯邦債務,如實做到平衡預算,即使預算不平衡,我們必須也要想辦法減少聯邦債務並繼續減少不必要的及或 超出預算的支出。

可以考慮按照每個納稅人之每年評估稅額增加1 ~ 10  % 稅收。所有這些額外的徵收稅款應用作減少省和聯邦債務的專項資金。根據納稅人收入之高低來確定額外應納專項稅額百分比, 收入越少的人支付較少, 收入越多的人支付較多。也鼓勵那些極超高收入富豪和大企業及實業家帶頭巨額捐款。政府提供優惠政策作為回報,並將其定義為對我們國家的重大貢獻,並允許聯邦和 / 或省政府向慷慨解囊者簽署感謝證書和頒發勳章給予個人和公司。表揚他們非凡的行為,讓他們覺得幫助政府和我們國家清理及平衡債務是一個偉大的貢獻。通過這種方式, 加拿大定能夠逐年減少債務。再這, 政府必須立法規定, 從居民收到的專項稅款和供款必須指定用於償還債務,不得用於任何其他付款或費用。從省府籌集的資金必須用於償還省債務;從聯邦籌集的資金必須用於償還聯邦債務。所以很快我們就能讓我們的經濟變得越來越好。如是這,所有的債務都可以在 5 到 6 年內還清。不用說,加拿大經濟一定會大大改進!

加拿大面臨著許多問題。尤其是加拿大靠近美國,主流社會的思想和政策趨向於效仿美國狀態。但今天,加拿大在經濟和政治上應該有自己的定位。我們不需要100 % 遵循美國路線。我們加國的政策最重要的是我國本身的發展和民生問題的解決。政黨之間爭議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全加拿大人民能夠於國家關鍵目標上達成共識是當務之急。

此外,政府還應考慮加大發展力度。自然資源,尤其是阿爾伯特省。由於原油的開發需要巨額資金,如未經政府許可,原油未能通過鐵路或管道向全國各省各地輸送,另對外開放出口又受阻,就不會取得經濟效益,也沒有人願意在加拿大出資大力投資開發石油資源。

聯邦政府目前由自由黨執政,並有對阿爾伯特省取了不公平的政策。因為超過  90  %  的阿爾伯特省公民是支持保守黨的,  尤其甚至阿爾伯特省三級政府多年來一直反對自由黨。自由黨不希望保守黨從中受益。 因此,它以環保為藉口,聯合加拿大綠黨和新民主黨( NDP )對阿爾伯特省進行“ 偏見攻擊 ”。 根據 C-69 法案,該法案違反了阿爾伯特省自然資源開發的專屬憲法管轄權,這將使任何主要管道開發的前景黯淡。 還有 C-48 法案,此法案禁止油輪從卑詩省北部海岸的一段區域進行運輸唯一針對 那只有阿爾伯塔省生產的一種產品(瀝青 )。實在不公正!

阿爾伯特省的石油未能發往全國。因此全省經濟越來越困難。在如此持續的迫害下,阿爾伯特省可能尋求獨立並引起政治動盪。同時魁北克也會尋求獨立。加拿大就不會成為一個大國。即使阿爾伯特省不尋求獨立,就可能會像魁北克省一樣, 向聯邦政府索取特權和補助。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阿爾伯特省一直受到迫害。我相信如果加拿大原油運輸開放,原油數量可以減少,石油價格可以降低。我們自己的內外部經濟也將有所提升,總體而言,阿爾伯特省的經濟增長,  將導致稅收增加。從而使國家經濟增長。加拿大人不會為那高昂的汽油上升價而擔憂。

除了原油,阿爾伯特省的落基山脈還含有其他各種貴金屬資源,包括礦石。像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一樣,它擁有農業和林業資源,特別是木材。如果這些資源可以靠出口賺取收入是一大筆利潤。由於美國不僅阻礙了我們的原油管道越境到美國,而且對加拿大的關稅政策沒有放鬆,因此我們需要對出口到美國的鋼鐵和木材支付高額關稅。所以我們不能依賴出口美國的自然資源業務會有很好的預期盈利效果。

在出口業務方面,目前只有中國可以大量投資和購買加拿大自然資源,也只有中國才能與加拿大進行大規模的自然資源貿易。 由於中國正在蓬勃發展,中國也希望與加拿大保持良好的關係。 但由於各種情況,特別是從孟晚舟事件開始到現在,近三年加中關係急劇惡化,加拿大甚至與美國合作考慮將孟晚舟遣送美國。 加拿大真的有必要這樣做嗎? 這種情況影響了自由黨的治理,因為大多數的華裔加拿大人確實期待加中之間友誼如往昔日互通有無,有意建立長期良好關係

放眼加拿大整個國家,自由黨的總黨員人數比保守黨多約12 % ~ 13 %。保守黨的總黨員人數比新民主黨多約 10 % ~ 12 %。因此,僅根據各黨派的總黨員人數預測選民投票率,保守黨不可能超過自由黨。如果保守黨能夠在聯邦選舉中贏出,每每是因為自由黨在國際或國內事務上犯了大錯。例如,哈珀之所以能夠代表保守黨執政近十二年,主要是因為自由黨當時對人頭稅的錯誤判斷,害怕會涉及大量經濟補償,導致失去議員席位。還有自由黨腐敗等醜聞持續了好幾年,所以大多數非黨公民尤其是加拿大華裔確實出來投票,最終保守黨贏得了聯邦選舉。

特魯多成為加拿大總理是因為他的外表新俊和父親的政績成就影響。 然而,由於他還不夠成熟,對很多問題缺乏心思考慮,他認為需要展示自己的身份,所以花了幾千萬的費用來裝修官邸。而哈珀總理執政12年, 卻一直沒有裝修官邸。探望女王,特魯多攜帶全家大小與聘請保姆, 同行出訪英國。開支上花費高昂,雖然絕對數字不高,但讓民眾對他失望,認為他不是一個全心致力於加拿大為人民福利的領導人。

然而,由於特魯多的運氣較好,保守黨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沒有更好的競爭對手來贏得聯邦選舉。於 2019 年 11 月的流行病毒在開始襲擊中,他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動用大部分財政預算並增加加拿大債務的借貸,為包括中產階級和低收入人群在內的普通平民提供生活津貼和補助。他這樣做是對的,因為疫情期間,人民生活不好,很多人不能工作,沒有收入。如何支付房租和房貸甚至無力維持正常生活的企業主也無法維持足夠的利潤來支付房租和工資為!因此,這次疫情改變了特魯多的形象,這對加拿大來說也是一件好事。今年無論他什麼時候提出大選,他都能獲勝。這只是贏得多少的問題。除非保守黨真的能提出新議題和新計劃, 如減少聯邦債務和阿爾伯特省管道問題的解決方案等,那麼形勢則趨將走向保守黨。

但這並不能解決加拿大人民現在和未來的生活安定。欠下這麼大筆的債務, 遲早要還,不然就會像希臘、葡萄牙、西班牙等歐洲小國一樣。 他們都背負著大量無法償還的外債,而且他們的福利又不能減少,導致他們多種基本需求不足。 借錢,依靠其他國家的支持,最終使整個國家的經濟停滯不前。我不希望加拿大也一樣。

減債刻不容緩! 如果我們不再減少聯邦和省級債務並節省債務利息,那將是非常危險的。現在,每個省都有債務,安大略省的債務第二大,而新斯高沙省的債務最大。減少債務儲蓄也可以減少每年支付的利息,剩下的錢可以用來做很多公共事務,以緩解醫療、建設、教育等問題。即使政府有多餘的錢,也需要儲備。它不能隨意花費,也不能用它來做一些非實質性的基礎設施。還需要節約資源,需要公民的合作。目前,沒有更好的方法來減少債務。我在此呼籲人民,希望我們作為加拿大公民,能夠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因為這些年來我們享受了很多福利,福利水平從未下降。人民也應該回饋國家。我們的經濟肯定將得到改善。讓國家一年比一年好。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