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4)

作者:刘作义

教她握笔、用墨、识字。
还教会她画画。
画得很好。
五官端正,胸部饱满,发育很好。挺让人喜欢的。
姨娘说了’:”你大了不颠倒男人才怪呢?做媒的少不了”。
秋月没有正面搭理,却笑着递给她包好的翡翠观音说:“你帮我藏着”。这是徐侍郎给她的。
姨娘故意说:“一块石头你也这么宝贝”!
秋月说:“那是要还给人家的呀。我打个谜子给你猜。先讲癞子的故事给你听”。
“他本名赖志。烧炭为生。少语寡言。一年撑了一木筏炭和木柴到桂垣漓江边卖。生意好得很。得了大把银两。他拿了点碎银上岸。其余藏好。在木筏暗处。准备尽快把酒肉买好回来。谁知回来木筏不见了。他急忙到上下游寻找。最后跑到岸上找。还是不见。这是一个大热天,流汗太多,又累,十分着急,就到罗义昌的施粥施水处要点吃的。
不想倒在地上。
罗炤致交代赶快救人。后来又了解了木筏被偷的事。
两天后罗炤致亲自给银子和食物给他。再送他走。
他跪着叩了三个头,说:“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就走了。
这些都是大公子讲给秋月听的。
后来昭平这一段桂江水路就出了癞子拦江查问被窃银子的事。
“姨娘,:故事讲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姨娘笑着说:“我没仔细听,自己打的谜子自己猜”。
秋月也不瞒她,还说听二公子讲:“赖志腰圆体壮,烧炭烟熏火燎,脸很黑。又傲啸山林,拦住过往船只,严加盘查。问木筏银子失窃事。只网开一面,可让罗义昌的商船平安通行。所以就被称为癞子了“。意为难过昭平这关,癞子头难剃。
“后来岑春煊总督交代巡抚张联桂和提督陆荣廷去与罗炤致商量,带上银票去见癞子”。
罗炤致笑着说:”不用兵丁保护。我带上银票和帐房去就行了“。
原来此时罗已第二次捐官,是从二品顶戴,但他不穿官服,也不要护送。这说明捐官不是为了仕途,而是好与官场往来周旋办事。
果然平安无事。
见面时,癞子还准备行大礼下跪。
罗炤致连忙拦住:“你答应我一件事就行了“。
癞子说:“那就见过寨中兄弟”。意思就是要和大家商量才好答复.。
这本是实话。但罗听来就是推辞了。就再追问:”你不做主,谁做主”?
癞子还是不答。
罗再逼问:“你说的报恩不就作废了么”?
癞子依然不答。
罗进一步说:“你答应了,就是好人。你不答应,官府就说我通匪了”!
罗炤致急了:“横竖我就是死了。”立即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想要自尽。这可是真的。原来他想到寅吃卯粮,亏空太大,就此死了。
癞子眼疾手快,夺过凶器,连声说:”何必,何必。有话好商量。有恩报恩没有变!没有变!若有天打雷劈“!又加了一句:“死无葬身之地”!
帐房一场虚惊,冷汗涔涔。解下捆在腰上的银票放到癞子面前。
罗说:’这是给你的银子。你和兄弟们分了。回家买田买地。过安稳日子”。
癞子还是不答,也不道谢。
罗炤致从怀里掏出一小包东西想放到口里。
癞子一掌把那东西扫到地上,踩上一脚。说:“就依你了“!
罗说:“皇恩浩荡”!
桂江晴空丽日。风景十分美好。
罗回到桂垣。
巡抚、提督在码头迎接。
两广总督又赐宴奖赏。
从此这段水路就太平了,可直达番禺。。
人们就又叫起他的原名賴志。
这时满城锣鼓庆升平。
说着说着官船就顺流而下。
青山绿水,如入画境。
这让柳名誉平生首次饱览了甲天下的桂林山水。
过了昭平。
柳信沆坐了一条快艇来到叔父船上。
柳名誉说:“平安无事”。
柳信沆答道:“这也是早做了打点”。
果然兵勇在江边巡防不断。
此处才出桂垣,还不到平乐,更不到梧州。进入西江才能到番禺。
柳名誉夸奖信沆道:“谋而后动。再辛苦一趟:带上银票,勖勉兵勇,务必护卫好官船平安到番禺。此乃皇恩浩荡,奉旨上任”。
柳信沆立即遵命而行。
一同去的还有大公子。
他刚毕业于岑春煊开办的广东高级警官学校。
此次回家省亲。
在梧州长洲岛还要停一下,从这里带上一些土产上北京给岳父,以解老人家思乡之情。以后就在任铁道大臣的岳父手下当差了。
原来桂江这一带盗匪出没。大多为太平军回乡的散兵游勇,也有失地无业游民。
原因是此处离恭城龙虎关很近。
该关为湘桂咽喉。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