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赞

作者:姚船

枫叶变了颜色,有的红肜彤,有的黄灿灿。这个时节,不少加拿大人乐意外出秋游赏枫。

枫叶是加拿大的标志。红白两色的国旗上,东西两边是两块红色,中间较大的白色部分,端端正正印着一个红色枫叶图案,难怪人们称加拿大为枫叶国。

满树枫叶,有的随风飘荡落到地上。抬头望,低头看,满眼都是枫叶。瞥向后园,走出家门,映入眼帘的除了枫叶,还是枫叶,更遑论身处公园或置身郊外,那色彩斑烂、漫山遍野的枫林更令人陶醉。

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岁岁月月浸淫在密密枫树的氛围中,自然与枫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感情。从一踏上加拿大,我就见到很多枫树,一直不以为然。与枫叶结缘,还是二十多年前,亲手在自家后园种了两株枫树。买来时只有约一米高,像一支小竹竿撑着的伞。

俗话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不到十年,两棵小枫就生长成挺拨的大树,枝粗叶壮,夏天在草地上罩下一大片阴凉。从窗口望出去,看它们随四季的转换而变化。枝头吐嫩芽,春天来了;绿叶密匝匝,自是盛夏;叶子变颜色,正是秋时;枫叶脱尽,冬天已降临。周而复始。而我最乐意看到的,是秋日阳光下,满树金光灿烂,片片黄叶随风轻盈飘下,草地也变成一片金黄。这时候,我会不知不觉走出小屋,检几片美丽的枫叶,放到书桌上。那宛似张开手掌的叶子,令人赏心悦目。

我喜爱枫叶,是它朴朴实实,体现大自然的美。枫树,不论一棵,一排,或一片,它们都默默茁壮成长,生出翠绿茂密的叶子,不依托妖艳的花朵来展示自己。而到秋风吹,恍惚一夜间,它们就以变幻的叶色来妆点世界,红的胜似二月花,黄的似金子璀璨。美丽壮观,不加雕琢,天然景色,像是上天给予人们慷慨的赏赐。

而枫叶的品性又令我赞叹不已。以拟人化比喻,它们谁也不出风头,最有平等友好精神。没有谁独占鳌头,同一棵树万千叶子,不争艳斗丽,都是统一色调,用连袂的美点缀风景,缔造美好的环境,让人们感受视觉上的轻松和内心的愉悦。

眼前片片枫叶,又让我感慨万千。不是吗?当幼芽趁春风吹拂,在看似干瘪的枝条上萌发,爆出两片嫩叶,恰似新生命诞生。吸取阳光雨露,小叶子快快生长,变成了叶脉清晰的绿叶。一片又一片,一簇又一簇,相互偎依,成了可遮日乘凉的大绿伞。等到秋风起,如听到冲锋号角,叶子瞬间变颜色,或深红、或丹红,或深黄、或嫩黄,各自呈现最亮丽的色彩。然而,巅峰过后,落到地上,只剩一片凋零。

每当我拿着工具清理后园,打扫落叶,把它们装进一个个买来的专用牛皮纸袋,摆放在车道边,等市政工人装车运走时,免不了在心里一声叹息。到明年,它们已化成一堆堆有机绿肥,回到市民家的菜园或草地。我想,枫叶一年的变化遭遇,不亦有点像人的一生?从小到大,奋斗成长,以不同姿态,从无到有,在成就之后,最终默默归去,只留一片精彩在人间。

加拿大人喜爱枫叶,除了地理环境的客观因素,主观上也许正是枫叶的特性,朴实、平静,低调不张扬,默默积聚力量,自我升华,一旦时刻成熟,立即献出所有,为世界增添几分美好,这和生活在这片沃土上主人的品格何等相似!

我赞美枫叶。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