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一遍 印第安人非殷商后裔 文化与华夏无关 (三)

作者:周继明(No1Sport第一体育)

中国人应有独立、与时俱进的历史观

有点意思的是,甲骨文“可能”源自苏美尔楔形文字,甲骨文“可能”传播到美洲、演变成玛雅文字,这两个与中国文化“生死攸关”的问题,最早既不是中国人、亦非现居住在两河流域的叙利亚、伊拉克人所提出,而是“八百杆子才打的到”的欧洲人所为。

当然,这也与欧洲人那个历史时期率先发现美洲新大陆,实现工业革命,首创皿煮与科学,民族独立,思想、个性大解放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紧密相关。拿破仑出征非洲,然后才有解开埃及金字塔之谜、商博良破解罗塞塔石碑。从1616年起就不断有意大利、法国、德国的考古爱好者先后发现、破译了苏美尔楔形文字,一个叫C.J Ball的欧洲人早在1913年就有《汉语与苏美尔语》的论著。有关甲骨文与苏美尔楔形文字、苏美尔人与东方人关系,在中国流传最广、最权威的一段话来自美国希腊裔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Stavrianos, L.S.)1970年出版的《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苏美尔人既不是印欧人的一支,也不是闪米特人的一支,这一点很奇怪,他们的语言与汉语相似,这说明他们的原籍可能是东方某地。”

还好,是中国人自己十九世纪末发现、破译了甲骨文。否则,就成了被欧美文字历史研究者“打到了家门口”、差点就“破门而入”了,汉字从哪来、到哪去了,全欧美学者“说了算”?即便是众多国内研究者“迟到”加入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研究后,仍像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小脚老太太,几十年来一直没有系统、令世人(不仅中国人自己)信服的“研究成果“,或至少没能向大众普及足够的正确知识和态度。网络、手机目所能及范围里乱七八糟、胡说八道的视频、文字横行无忌、误导大众即为证明。

有关华夏民族起源与汉字起源,国内研究者、爱好者大致可分为两个“泾渭分明”的阵线,一为“西来派”,另一为“东去派”。

“西来派”最初的启蒙及理论基础来自那几位欧美学者最初的猜测,但缺乏更深入的研究,既没新证据佐证,也没新角度解读。谨慎者唯唯诺诺的止步于给出明确结论大门外,胆儿大者则直接把猜测推至极致:华夏民族与甲骨文“肯定”皆西来自苏美尔人、及楔形文字(也有“西来”自古埃及者、如苏三,自古印度论者……),此派研究者代表为跨民国时代的顾颉刚(1898—1980年),票友代表为苏三。“西来派”最大的根据和最多的证据就是“形似”,此派认为从时间、及先进程度上,苏美尔文明都领先华夏文明上千年之久,但在一个分子生物学已深入介入不同人群迁徙线路、及相互关系的时代,只有“形似(包括人和文字)”根本不足以证明“血缘关系”、早就out了。

相比之下,“东去派”的“音似”论证法更low、有的都low到下水道里了。湖南某大学教授杜钢建就大言不惭的宣称,英语和英国人皆来自湖南英县的“英”,英语的go来自汉语的“狗”……在甲骨文“东去”美洲演变成玛雅文字的“论证”中,也有现代汉语的“你”、“我”、“他”,在印第安土著语中有相似读音,汉语“花”印第安语读“发”……的“证据”。你们连最简单的“三里不同音”都不知道吗?又何况远隔千山万水乎?一种文字至少3000个单词,仅3、4个“音似”就敢说传承?与“西来派”的谦虚、自卑不同,很多“东去派”坚定认为华夏民族和甲骨文乃现代人类、现代文字的“单一起源”,华夏文明比其“东去”后衍生的几大文明早发和先进了上千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无知加胆儿大。

更有点意思的是,本应针锋相对的国内“西来派”与“东去派”,他们中很多人手里都握有同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国远古传说(如《山海经》)。这件武器既像是小学生在证明理科公式时,生怕丢掉的一个重要条件,丢了就肯定是错了;又像是一件魔术师的大褂,要什么就从里往外拿什么,而恰好这段中国远古史一直是缺乏实证的——即便我无法证明是对的你也不能证明我是错的。于是“西来派”就“顾头不顾腚”的把苏美尔王朝(或古埃及法老、古印度王朝)认成始于他域的华夏夏朝,商朝乃他们“西来”后的“接班人”;“东去派”则多了个“来回”,他们也将夏朝与苏美尔王朝(或埃及法老)“无缝焊接”,但把中华始祖黄帝他老人家先“安排”在“国内”,他的“接班人”后“东去”了两河流域、并创建了苏美尔王朝和楔形文字,然后再回到华夏大地……但这些人拿起这件武器去“攻击前面敌人”的同时,屁股后面立即露出了“最大的破腚”——但也许他们真的是孤陋寡闻、根本不知道黄种人与白种人是不能“小孩过家家”般随时切换的。

在我一个多年关注不同人种智商、体育商差异的体育码字者看来,无论是谈人种差异、文化差异、文字差异,还是全人类共同发展,丢掉智商这个最重要的条件,没体育商的参与,或忽略人类走出非洲迁徙路上的温度差异在敏感期不同人群形成不同人种特征的作用,你根本就不能正确的解开那个公式,就不可能有正确的结论。I’m for sure。

这几句话也是“斗胆”说给讲中国科学史的“南江(复旦江晓原)北吴(清华吴国盛)”两位教授听的,最近在视频和文字里看了不少他俩的高谈阔论。

汉字被很多人认为是最简洁、最优美、智商因素最高的文字,讲汉字的历史、讲甲骨文是否应该有中国人自己海纳百川、虚怀若谷的胸怀和独立、与时俱进的声音?谈世界文化、历史、发展亦应如此?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