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要大膽說出心中所想

作者:黃春暉

 

找工作不容易,得到一份工作以後的維持和發展更不簡單,箇中滋味苦樂自知,生存過程難得風調雨順。如何被僱主和圈子裡的人接受,認知其存在和發揮其價值,也即是生存之道,卻是值得大大地探討一番。

洋僱主一般不吝對員工的讚美之詞,即使如此,不少中國人還是得到諸如不愛與人交流,情緒不高之類的評語。這當中語言障礙是原因之一,相當一部分需要較多語言交流的工作,如文員、技術和銷售人員,由於對英語的運用技巧與當地人的語言習慣還有很大的差距,勉強過了面試關,但實際工作過程中聽和說的表現仍困難重重,工作效果大打折扣。提高英語能力不是這裡要談論的內容,因我覺得更大的癥結在於常說的文化差異,導致不少有工之人未能更進一步,差則事與願違,飯碗不保。

存在這樣一種現象,在中國人當中被視為“刺頭”(廣東話稱“惡人”)的人物在西人圈子卻多吃得開。他們並非有過人的本事,更好的語言能力或調整適應能力,緣何備受青睞?主流接受、欣賞和重視的人完全是循其價值觀而定的。我不知道“謙虛”(modest)一詞在西方社會算不算一種美德,但肯定不屬褒揚之列,相反我倒認為坦率(frank)的地位等同於“謙虛”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正如商品的使用價值是通過轉化為價值而實現的,聰明內斂不及敢言善辯,原因在此。

西方哲學講究悲劇與悲劇精神,追求人與人、人與自然的正面衝突,同時在衝突中表現一種令人恐懼震撼的崇高精神。刀劍決鬥、左輪手槍一顆子彈賭生死乃至鬥雞般的爭吵,體現的是靈魂與肉體的大搏殺,以此表現人格意識的歡愉。從農業背景中誕生的中國文明,有著完全不同於西方人文主義的特殊成分,它忽略個人意志和個人價值,習慣於看重個體集合而成的集體的人,缺乏積極參與人世現實的競爭意識。不論在工作中還是在學校的課堂上,每當發表自己見解的時候,中國人習慣於自己的發言必須是有分量的,最好還能博得一片掌聲,個人的思想時刻不忘寄託於周圍。而老外們卻是想啥說啥,一吐為快,與不平處甚至不依不饒,個人主義第一。

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例子是兩年前冬天,一所大學的教職員工為爭取薪酬平等,在嚴寒下支起大鐵桶燒炭取暖,在大街上手拉手唱歌呼喊派傳單,如此堅持了兩個多月……這世界上的好事均不是誰恩賜的,所謂的自由、平等和權利,只不過是一種動態的平衡,群體于社會如此,人于公司何嘗不是。為人師表的,為三斗米尚須竭力抗爭,辛苦如此,何況盼望享受加拿大這好那好的新老移民。

過於溫順內向的員工,在別人看來就是對周圍、對公司漠不關心,缺乏交流的慾望。有要求有碰撞時選擇沉默迴避,沒有人覺得你大度真君子,相反會認為你傻,不懂規矩,不會捍衛自己的權利,這個社會推崇並引以為傲的東西怎能視之無物?可以想象,你用不太地道的英語大膽說出心中所想,你肯定會收到驚喜,得到重視,非一紙“魷魚單”。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