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7)   

作者:刘作义

 

看来是意外,但必有原因。

多亏另一蹊跷事转移了视线。

就是罗家兄妹俩都是大脚。

对男性说很正常。

对女性而言,在官宦人家眼里就不成体统,有失大家闺秀身份:少了三寸金莲!

现在赴沪就任道尹家的二少爷,与罗府千金,要喜结良缘了。新娘却是出人意外的一双普普通通的大脚。

好事者就要瞧瞧这对引人注意的大脚。

原来是一位师爷从大公子处得知。

那年春假大公子奉父命到福建连城,要亲眼见识罗家兄妹。

大公子自然没有明说是来干什么的,却人不知鬼不觉照了像,还作了素描。

素描的主角大眼、大胸、大脚。青春、热情。

正在田间干活。

大公子想用此表现自己主观的想法和感受。

照片对兄妹都作了留影。

男的气宇轩昂。女的不失青春秀丽。

柳名誉尽管知道大脚有失闺秀身份,但他看重的是缘分,立即下了换门亲的聘礼,再三感谢张联桂巡抚夫人做的大媒。

现在似乎对大脚有了议论。

但婚礼还是办得十分得体热闹。

二公子赴沪迎亲队伍中有一位伴娘,年过半百,夫妻双全,儿孙满堂。

带了一根黄瓜,一根香蕉在花烛夜前晚上,对新娘说:“恭禧!婚姻大事。百孝为先,无后为大。男女交合,人生大事。除了阳萎的不说,阳具不外两种:一为黄瓜,一为香蕉。前者勃起,直插阴道。另者就是香蕉:不举。不能插入。新娘千万不要急,可猛力掐一下龟头。帮新郎将阳具插入”。

翌日吉时,鼓乐齐鸣,鞭炮声满天,宾客盈门,盛况空前。

远道从桂垣来的也有不少。

自然是先至宁,再至沪,后返桂。

当然这都因柳名誉仕途看好。

宁、沪官场也大都有贺礼。

哈同花园的主人犹太人都少不祝贺。说:“我们西方人听到了都很高兴。这是大上海这个大都会的喜庆。”

这应该说是柳名誉生涯的锦上添花。

是福禄寿结合的高峰。

而非官阶最高。

钦差都当过,即任主考,典试官。

后世的《清代将军大臣年表》就是佐证。

婚礼定于光绪戊申(1908年)的一天。

这是个吉日。

罗大脚就成了柳家媳妇。

同年另一个吉日。

桂垣罗炤致大摆宴席,满堂彩礼,一片吉祥。

来自闽西南汀州府连城县小山村的罗家侄男与柳家七姑娘成婚。

新娘是大家闺秀。亭亭玉立。

新郎纯朴拘谨。体格魁梧、健壮。

两广总督岑春煊送来贺礼。

广西巡抚张大人的贺礼十分厚重。

一盒锦缎、一串金锁。

后者的寓意就是连生贵子。

大约黄金就有五两。意思是五福临门。

原因是刚收了两位不花钱白送过来的丫头,就借此还礼了。

以后就是如夫人了。

她们都认罗家为娘家。

罗柳联姻喜事十分像样。

柳名誉仿佛也回到桂垣,亲临主婚。其实身在江宁。

当然家宴还是少不了的。

宴前焚香上告祖先。

默默祝愿新人相敬如宾。夫唱妇随,白头偕老。

徐桐大人府邸采办途经江宁,要返回京城。

他是徐大人本家,帮办府内事务,在徐府很能说得上话。

柳名誉听到消息,赶忙派人联络徐采办。

又立刻追回,加了些银子,交代一定挽留,看看风景名胜,再走。

同时又派出心腹师爷带人采买苏州香茗和绣品、南京咸水鸭、金华火腿和笋干等土仪。

买回后经夫人看过,确是上品。再用油纸妥为包好。

那是柳名誉丁忧回桂垣前半个月,也即还在京时,徐侍郎衔父命到柳府问候,嘱可在家静养,痊愈后始回礼部当差。

正说话间柳二公子与秋月前后进来了。

公子拿着一幅画,说:“父亲,你看秋月画的月下美人图。佳人多俊,风韵飘逸。亏得我和大哥手把手把这丫头教灵了”。

徐侍郎从怀里马上拿出一尊翡翠观音,这是太后赏赐其父的。说:“画我要了,权将这观音抵押。黄金赠佳人”。

柳名誉却吓得目瞪口呆。心想:怎么御赐的观音变成定情之物?色胆包天,胆大妄为。

徐侍郎迫不及待,亲手将观音交到秋月手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